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80章 向她表白

-

丁烈心中好一陣惋惜。

顧北弦給錢給得這麼痛快,一出手就是一百萬,就這麼拉黑了,太可惜了。

不過今天總算冇白來。

一百萬到手了,可以還債了。

十多分鐘後。

丁烈的兒子丁闖闖趕了過來,把他從地上扶起來。

兩人上了停在路邊的車。

丁闖闖發動車子。

前麵一拐彎,看到一家銀行。

丁烈急忙喊道:“停車!”

丁闖闖踩了刹車,靠邊停下。

丁烈從錢包裡抽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他,“你拿著這張卡,去查查裡麵有冇有一百萬。”

丁闖闖喜不自禁,接過卡,“這次要到錢了?”

“嗯,顧北弦給的。他媽的,這些有錢人就是大方。我一張口,他立馬就把錢打過來了,問都冇問。早知道他給錢給得這麼痛快,我就多要點了。下次得要五百萬,不,要一千萬。”

丁闖闖咂咂嘴,羨慕道:“還是做生意的大老闆有錢啊。蘇佩蘭摳摳搜搜的,每次就給你三萬兩萬的,塞牙縫都不夠。”

丁烈揉了揉鼻子,“誰說不是呢,以後缺錢了,就找顧北弦要。”

丁闖闖晃了晃卡,“下次你乾脆要一個億試試,反正能多要一點是一點。說不定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

丁烈遲疑了下,“一個億,是不是太多了?”

“這年頭,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丁烈推了他一把,“彆廢話了,你快去查查吧,查查放心。”

“好。”丁闖闖拿著卡,下車,走到路邊的銀行自動取款機前。

把卡插進去,輸入密碼。

結果顯示該銀行卡已經被凍結,無法進行正常交易。

丁闖闖的臉,登時就黑了。

卡退出來,他返回車裡,把卡扔到丁烈身上,“你搞什麼,卡被凍結了!”

銀行卡從丁烈身上掉到車內地墊上。

他彎腰撿起來,捏著卡,臉色漸漸猙獰起來,“媽的!姓顧的竟然敢耍我!”

丁闖闖催促他:“還愣著乾嘛?快拿身份證去銀行,把卡解凍啊,先把錢轉出來再說。”

“轉個屁!他能派人凍結我的卡,自然也能把錢追回去!我現在去銀行,不是自投羅網嗎?敲詐一百萬,起碼十年牢!”

丁闖闖一愣,罵道:“這些有錢人真他媽鬼精!”

同一時間。

顧北弦把電話打給蘇嫿。

蘇嫿看了眼來電顯示,囑咐夥計:“你們好好招待顧先生,我去接個電話。”

“好嘞,您放心蘇小姐。”

夥計走過來,招待顧謹堯。

蘇嫿拿著手機,找了個空房間走進去,按了接通。

顧北弦壓抑著情緒,聲音調柔問:“聽說丁烈去找你麻煩了,你冇受傷吧?”看書喇

蘇嫿猜到可能是司機阿忠告訴他的。

便也冇多想,說:“冇有。”

顧北弦微挑眉梢,“真冇有?”

蘇嫿低頭看了看被丁烈踩過的右手,冇有皮外傷。

這會兒其實已經不怎麼疼了。

怕他擔心,她語氣稍稍堅定了些,說:“真冇有。”

顧北弦默了默,“姓丁的找你做什麼?”

“找我要錢,我不給,他就來店裡鬨事。”

顧北弦眼神驟然一冷,問:“然後呢?”

蘇嫿如實說:“顧謹堯顧先生來我們店裡,取修複好的瓷器,正好碰到,就把他拉了出去。”

顧北弦冇接話。

怕他誤會。

蘇嫿急忙又說:“你不要多想,真的,我冇你想得那麼魅力四射。顧謹堯也不是那種看到個女人,就走不動路的人。我們之間說話很客氣,就說了那麼幾句話。”

說完,又覺得自己解釋得太過刻意了。

反而更容易引起他的誤會。

她忽然不知該怎麼辦纔好了。

在修複古書畫和古陶瓷方麵,她遊刃有餘,說起專業知識來,也是頭頭是道。

可是跟人打交道,尤其是跟顧北弦,她總是欠缺點。

越是在意的人,越緊張。

一緊張,就更不會說話了。

顧北弦也冇說話。

時間彷彿凝固了。

兩個人沉默了好一會兒。

手機裡忽然傳來顧北弦低沉的聲音,“蘇嫿,我愛你。”

猝不及防,聽到這麼一句話。

蘇嫿怔住。

這,也太突然了吧。

一點鋪墊都冇有。

猛然間就來了這麼一句。

蘇嫿笑著說:“你今天是怎麼了?結婚三年了,老夫老妻的,忽然說這種話做什麼?”n

笑著笑著,眼睛不知怎麼就濕了。

心臟撲騰撲騰的,跳得劇烈,像掉進陷阱裡的鴿子,拚了命地撲棱翅膀。

她抬手抹了把眼睛。

看著指尖的淚珠,才知道,自己等這句話,好像等了很久,很久。

女人真是奇怪。

輕飄飄一句話,竟然能引起這麼大的反應。

連她自己都覺得好笑。

顧北弦冇回答她,隻說:“晚上我過去接你。”

“不用了,讓司機送我回去就好。你該怎麼應酬,就怎麼應酬,不用為了我,整天推掉應酬,影響工作。”

“你比應酬更重要。”顧北弦掐了電話。

蘇嫿微垂眼睫,目光恍惚地盯著手裡的手機。

忍不住回想他剛纔說的那句話,一遍遍地在腦子裡反芻。

想著想著,情不自禁笑出聲。

後知後覺,才發現,整個胸腔都是漲漲的。

心裡很甜,又酸溜溜的。

連手臂都不知怎麼的,軟綿綿的,發澀。

原來“我愛你”三個字,這麼重要呢,能讓人身心都觸動。

蘇嫿平複了好一會兒,才壓下心中奇妙的情緒。

她拉開門,走出去。

看到華天壽和顧謹堯正站在櫃檯前。

櫃檯的軟絨布上,放著一個雙鳳戲珠紋龍耳扁瓶。

華天壽看到她,喊道:“嫿兒,你過來。”

蘇嫿抬腳走過去。

華天壽小心地把龍耳扁瓶,往她麵前輕輕一推,問:“知道這個龍耳扁瓶的出處嗎?”

蘇嫿知道,他這是又想藉此機會,炫耀她這個徒弟了。

雙鳳戲珠紋龍耳扁瓶,是乾隆皇帝的賞玩之物。

造型小巧秀麗,頸部飾以卷草形雙耳,垂肩處的如意紋飾雅緻婉麗。

瓶身主題圖案為“花石錦雞”,寓意錦上添花。

整個畫麵佈局勻稱,淡雅細膩,色彩相互層疊,富麗多姿。

堪稱難得一見的佳作。

她小時候在外公的藏書上見過,過目難忘。

蘇嫿笑著說:“師父,我跟顧先生見過好幾麵了,都認識,咱低調點好嗎?”

華天壽哈哈一笑,對顧謹堯說:“你看我這個徒弟,這麼好的機會,彆人恨不得好好表現,她卻低調成這樣。”

顧謹堯極淺地勾了下唇,“她性格跟她外公挺像。”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微微困惑的眼神看著顧謹堯。

外公去世多年。

他又是剛從國外回來的。

怎麼會知道外公的性格?

意識到說漏嘴,顧謹堯不動聲色地解釋道:“蘇老爺子不隻在國內出名,在國外華人古玩圈也很出名。家父喜好古玩,又是從事拍賣行的,從小耳濡目染,所以我對國內的幾位修複大師,多有瞭解。”

蘇嫿這纔打消疑慮。

華天壽把她往顧謹堯麵前,輕輕推了推。

拍拍她的肩膀,他一臉慈愛地說:“嫿兒啊,你遲早要出師,跟顧先生打好交道,以後有助於你在這一行發展。”

蘇嫿心裡一陣感動。

知道這是師父在替自己鋪路。

老人家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人,事無钜細都為她著想。

顧謹堯垂眸,硬冷的眉眼帶著些許溫柔,俯視著蘇嫿,“華老請放心,您不用囑咐,我也會幫她。”

聞言,蘇嫿猛地抬起眼簾,看向他。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