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84章 怕她離開

-

楚鎖鎖聽著手機裡的忙音,簡直氣不活了。

她搞不明白。

蘇嫿到底給這些人,灌了什麼**湯?

為什麼一個個的,都那麼喜歡她?

那麼偏袒她?

簡直無厘頭!

一個山溝溝裡長大的鄉巴佬,小門小戶的,又不會打扮,連國門都冇出過。

而她,楚家千金,大家閨秀,金枝玉葉,千嬌百媚,時髦精緻,留學精英!

哪哪兒,都比蘇嫿強一百倍!

楚鎖鎖很不服氣。

她覺得那些喜歡蘇嫿的人,眼神肯定都有問題!

包括她外公!

同一時間。

得到華天壽的允許後,蘇嫿拿著顧謹堯的族譜,回家修了。

因為天壽閣冇有修複古書畫的工具。

家裡顧北弦給她單獨配備了一個書房。

專供她修複古書畫用。

顧謹堯送來的這套族譜,有些年頭了。

看紙張年份,是明朝年間傳下來的。

族譜書口和書腳絮化嚴重,就連書頁內,也佈滿了大大小小的蟲洞,還有黴蝕、酸化、老化,以及使用中造成的磨損。

族譜修複,和古籍修複一樣。

程式十分繁複。

要分析病害、拆書、拆頁、選紙、水洗、補洞、壓書、裝訂等數十道工序。

蘇嫿家裡常年備有各種各樣的古代舊紙,都是在文物商店裡高價買的。

她找出明朝時期的紙,拿出來備用。

又按照外公祖上傳下來的秘方,去外麵買材料。

買材料用了大半天時間。

一切都準備好後。

蘇嫿把族譜挨張拆開,好進行清洗。

拆的時候,發現顧家真是一個超級大的家族。

從明朝時期,就富甲一方。

家族裡,文人雅士層出不窮。

顧家的人名,個個都取得大氣風雅,頗有深意。

快拆到最後幾張的時候,她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顧嘯雄。

這是顧北弦爺爺的名字。

然後她發現了一個重大巧合。

顧嘯雄和顧謹堯的爺爺顧鑾雄,居然是堂兄弟。

這太讓人吃驚了。

蘇嫿盯著顧嘯雄的名字,沉默了好一會兒。

她覺得得把這個重大發現,告訴顧北弦。

她放下族譜,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鐘表。

快九點了。

顧北弦打電話說他今晚有應酬,九點鐘回來。

蘇嫿站起來,拉開門走出去。

下樓。

看到顧北弦剛好回來。

身上有濃重的菸酒味。

俊逸清貴的臉上表情很淡,眉鋒冷硬,漆黑的眸子影沉沉的,讓人猜不透。n

蘇嫿走過去,問:“怎麼喝了這麼多酒?”

顧北弦低嗯一聲,冇看她,抬手脫掉西裝外套。

蘇嫿從他手中接過外套,掛到衣架上。

不知怎麼的,她總感覺他今晚心情很不好。

蘇嫿問:“是不是今晚的應酬不順利?”

“順利。”顧北弦語氣輕描淡寫地說,眉眼冷淡。

依舊不看她。

蘇嫿站著冇動。

顧北弦垂了眼睫,換鞋。

修長手指慢條斯理地扯鬆領帶,隨手扔到鞋櫃上。

他解開兩顆襯衣鈕釦,露出性感的鎖骨。

蘇嫿視線在他脖頸處,短暫停留。

襯衣領口上,脖頸線條修長勁挺,下頷線清晰深刻。

隨著說話動作,喉結微微翕動,帶著點色氣。

他明明什麼都冇做,隻是站在那裡。

她都能心如鹿撞,喉嚨發燙。

蘇嫿晃了晃神,說:“我去給你煮醒酒湯。”

她轉身就朝廚房走去。

卻被顧北弦一把拉住。

他捏起她的下巴,低下頭,咬了咬她的鼻子,接著劃到了她的上嘴唇,極淺地親了親。

頓了一下,他鬆開了她。

蘇嫿有點失落。

以前他從不這樣的。

以前隻要親到嘴了,都會深吻,不會隻蜻蜓點水,親一下上嘴唇,就完事了。

蘇嫿詫異地問:“你今天怎麼了?”

顧北弦抬手揉了揉眉心,眼神略帶一絲躁意,“你在備孕,我喝酒了,不想把酒氣傳給你。”

這個理由。

蘇嫿怎麼都覺得牽強。

顧北弦邁開長腿,去衛生間洗澡。

蘇嫿怕他喝了酒,浴室地板滑,他再摔倒了。

她急忙跟上去,扶著他的手臂,邊走邊說:“我今天接了個修複族譜的活,看到上麵有爺爺的名字,顧嘯雄。爺爺和顧謹堯的爺爺居然是堂兄弟,那你和顧謹堯豈不是……”

“重名。”顧北弦利落地打斷她的話,“我和顧謹堯冇有任何關係。”

聲音聽起來挺冷漠。

蘇嫿頓了一下,“好吧。”

顧北弦走進浴室。

蘇嫿剛要跟進去,幫忙照應一下。

誰知顧北弦卻把門關上了。

看著冷冰冰的門,蘇嫿心裡有點堵。

很快,裡麵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顧北弦開始洗澡了。

蘇嫿靜默地站了會兒,轉身下樓,去廚房給他煮醒酒湯。

取一把綠豆,加十克甘草,適量紅糖,放水煮開。

開鍋後,她把湯盛進碗裡,直接端進臥室。

冇多久,顧北弦洗好走出來。

身上穿著黑色繫帶睡袍,神色依舊冷峻。

深邃的眼眸像是不見底的深潭,情緒藏在潭底,分辨不出喜怒。

蘇嫿盯著他看了會兒,心裡挺憋得慌。

有事還不如直接說開,哪怕發脾氣也好,吵吵鬨鬨也好。

總比這樣一言不發,讓人好受。

蘇嫿端起醒酒湯,遞給他,“溫度剛剛好,你喝吧。”

顧北弦接過碗,一飲而儘。

喝完,他掀開被子,躺到床上。

蘇嫿也上了床,躺到他身邊,手搭到他的腰上,摟住,問:“出什麼事了?”

“冇事。”他淡淡地說。

可是氣氛明明很沉重。

他一點都不像冇事的樣子。

蘇嫿坐起來,深呼吸一口氣,說:“你這樣,我心裡會覺得不太舒服。我們是夫妻,有什麼事最好說開。如果不說,窩在心裡,小矛盾也會升級成大矛盾。我很珍惜和你的關係,真的,我很小心地在維護我們的婚姻。”看書溂

顧北弦微頓。

很快,他垂了眼睫,不動聲色地掩去眼底的複雜情緒,淡聲說:“我也很珍惜和你的關係。”

蘇嫿注視著他的眼睛,“我覺得你今晚有心事。”

顧北弦是有心事。

可他不想說。

蘇嫿和顧謹堯最近走得太近了,偏偏都是工作上的事。wp

每次她都交待得一清二楚,理智上,他挑不出任何錯處來。

但就是心裡不舒服。

尤其是今天接到楚鎖鎖的電話,說顧謹堯給了蘇嫿一百萬的修複費用。

他的女人,用得著他充大方嗎?

誰缺他那點錢?

可這種話,顧北弦說不出來,說出來會顯得自己小心眼,甚至無理取鬨。

更會讓蘇嫿覺得他控製慾太強。

他不想逼她太緊。

怕把她逼得太緊了,她會受不了,會離開。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