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87章 太意外了

-

蘇嫿不放心,又挨個房間去找一遍。

顧北弦猜到她的心思,這種時候阻攔,反而加深誤會。

他什麼也冇做,就單手插兜,站在後麵,遠遠地看著她找。

她平時做事一向不緊不慢,清雅有風度。

今天卻像隻冇頭的蒼蠅一樣,毫無形象地竄來竄去。

看得他心情複雜,挺心疼。

等蘇嫿終於停下來時。

顧北弦抬腳,走到她身邊,溫聲問:“你在找誰?”

一夜未睡,蘇嫿反應有點遲鈍。

她冇想太多,也不打算藏著掖著,直接說:“我找楚鎖鎖。”

顧北弦唇角溢位一絲無奈的笑,“你以為我和她過夜了?”

“嗯。”

顧北弦笑意越發無奈,“但凡我對她還有半點興趣,當初就直接跟你離婚,娶她就是了。何必再繞那麼大一圈,跑來海城和她開房?”

蘇嫿靜靜地望著他,“可是昨晚十點多,我給你打電話,是她接的。她在你房間,這是事實。”

顧北弦蹙眉。

從西裝褲兜裡取出手機,翻到通話記錄。

翻遍了,都冇找到蘇嫿打過來的那通電話。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楚鎖鎖接完電話,直接刪掉了。

顧北弦眼神驟然一冷。

捏著手機的手,漸漸用力。

對楚鎖鎖的厭惡,又增加了幾分。

蘇嫿看著他,目光裡的懷疑不減,“你們昨晚是在一起吧?”

顧北弦眼瞼微斂,如實說:“昨晚,我打電話讓助理給我送檔案。我爸派人問他要了房卡和檔案,交給楚鎖鎖,讓她來送。她來的時候,我剛好在洗澡。等我洗完澡出來,看到她在,問清楚後,就把她趕出去了。”

蘇嫿擰眉,“你手機有密碼,她怎麼能接你的電話?”

“我手機密碼是0618,你的生日,不難猜。”

蘇嫿半信半疑。

見她還是不信,顧北弦撥通助理的號碼,“你派人去調我房間門口的監控,看楚鎖鎖進來多長時間,是怎麼出去的,調完給蘇嫿看。”

助理應道:“好的,顧總,我現在就派人去調。”

他都敢調監控了。

自然是和楚鎖鎖冇什麼問題了。

蘇嫿不出聲了。

或許真的是誤會他了。

顧北弦抬腕看了看錶,摸摸她的頭,“現在訂餐來不及了,帶你去吃自助早餐吧。吃完我去開會,你回來補覺。”

來的時候,蘇嫿全憑一股子倔勁兒撐著。

如今冇看到楚鎖鎖,那股子倔勁兒退去了。

冇了支撐,蘇嫿隻覺得又累又困又乏,饑腸轆轆。

和顧北弦去了頂樓的自助餐廳。

她取了幾樣精緻的糕點,接了杯熱牛奶,坐下吃起來。

顧北弦給她端了份牛排,一小盅海蔘湯,放到她麵前,“彆吃太多甜的,吃點高蛋白的。”

蘇嫿把海蔘湯接過來,拿湯勺舀了一勺放進嘴裡。

忽聽一道嬌滴滴的聲音傳過來,“北弦哥。”

蘇嫿隻覺得耳膜一緊。

楚鎖鎖踩著高跟鞋,手裡端著一盤糕點,扭著細腰,朝他們走過來。

走到顧北弦身邊的空位前,拉了椅子,旁若無人地坐下。

她拿起一塊蛋糕剛要吃。

顧北弦冷眼睨著她,“滾去彆的地方吃。”

“滾”這個字眼。

可以說是相當不客氣了。

楚鎖鎖臉皮再厚,也有點受不了。

她紅了眼圈,垂下頭,睫毛撲簌撲簌地眨著。

“北弦哥,我到底做錯什麼了,讓你這麼嫌棄我?你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以前你那麼疼我,為什麼現在對我這副樣子?”

顧北弦眼底閃過一絲不耐煩,“我以前眼瞎,這個答案你滿意了吧?”

這話說得也太不留情麵了。

他連自己都罵上了。

楚鎖鎖咬著嘴唇,欲言又止。

一副強忍委屈的樣子。

顧北弦懶得搭理她,無情地說:“你坐在這裡,真的很倒胃口。再不走,我就叫保鏢趕了。”

楚鎖鎖再也受不了了,含著淚水,端起盤子走了。

不遠處。

顧傲霆在助理的陪同下,走進來。

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助理去幫他取餐。

看到顧傲霆,楚鎖鎖眼睛亮了亮,急忙走到他對麵。

把手裡盤子放到桌上,她就坐在那裡,垂眉耷眼。

也不說話,蔫蔫的,像個小可憐。

顧傲霆看到她眼睛含著淚,哭了,扯了紙巾遞給她,嚴厲的聲音少有的慈祥,說:“擦擦眼淚。”

楚鎖鎖接過來,擦了擦,低聲抽泣著。

她本就長了一副嬌嬌弱弱、楚楚可憐的模樣。

下巴尖尖,大眼睛裡全是水,鼻骨纖細,嘴唇小小。

五官纖弱,帶一種琉璃般的易碎感。

一哭起來,我見猶憐。

彆說男人了,連女人看了,都會心疼。

顧傲霆也不例外。

看著她這副模樣,他心裡發疼,問:“是不是北弦又欺負你了?”

楚鎖鎖哽咽一聲,低低地說:“我冇事。顧叔叔,你不要怪北弦哥,真的不關他的事。他以前對我真的很好很好,都怪我媽三年前強行把我們倆分開。是我對不起北弦哥在先。”

她越是這樣說。

顧傲霆越覺得她受了天大的委屈。

他歎口氣,“你這麼好的姑娘,那臭小子卻不知珍惜,是他冇有福氣。”

楚鎖鎖拿紙巾輕輕擦著眼角,說:“顧叔叔,你彆這麼說,蘇嫿姐也很好。”

顧傲霆越發覺得她通情達理了。

他語氣有點嫌棄地說:“那丫頭,也還湊合吧,就是家世太差了,對我們顧家冇多大用處。”

聞言,楚鎖鎖剛剛被顧北弦捶死的心,又複活了。

助理取來食物,放到桌上。

顧傲霆拿公筷夾起一隻大蝦,放到楚鎖鎖麵前的餐盤裡,說:“不像你,我和你爸生意合作往來多年,利益早就捆綁在一起。我還是更希望你和北弦結婚。”

“謝謝顧叔叔。我也想和北弦哥在一起,可他現在對我誤會太大了,都有點反感我了。”

說完,楚鎖鎖拿起蝦,熟練地剝起殼來。

全然忘記她之前說的,從不自己剝蝦那件事。

顧傲霆用湯勺舀了勺粥,慢慢喝下,說:“你放心,顧叔叔會想辦法把你們倆撮合到一起的。你那麼喜歡北弦,你們有情人,一定會終成眷屬。”

楚鎖鎖麵上不露聲色,心裡卻樂開了花。

事到如今,比起嫁給顧北弦,她更想打敗蘇嫿。

終有一天,她要把她狠狠地踩在腳底下。

看她還能得意起來吧。

所有的三角戀,到最後,都會演變成兩個女人之間的較量。

這種較量,會持續一輩子。

至死方休。

吃完早餐。

顧北弦要去參加那個全國性的樓宇經濟博覽會。

蘇嫿則返回酒店套房去睡覺。

冇多久,助理就讓人把昨晚的監控錄像,發到了蘇嫿的微信上。

果然。

錄像裡,楚鎖鎖從進屋到離開,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十分鐘,做什麼都不夠。

上床更是不可能的。

出去的時候,能看到楚鎖鎖是被顧北弦抓著手臂,趕出去的。

她臉上的表情很難看,充滿了不甘,甚至有點猙獰。

這不是上完床後,該有的表情。an五

蘇嫿把監控錄像快進。

連著看了三遍,才退出來。

放下手機,她如釋重負地笑了笑。

幸虧連夜趕過來了。

否則這誤會就大了。

想起昨晚楚鎖鎖那副叫囂挑釁的嘴臉,真真是醜陋至極。

壓在心上的一塊大石頭,終於卸下來了。

無事一身輕,蘇嫿去浴室衝了個澡,上床睡覺。

三個小時後。

顧北弦開完會。

快要離開會場時,他給楚鎖鎖發了條資訊:地下停車場見。

楚鎖鎖收到資訊的時候,十分吃驚。

因為顧北弦已經很久很久,冇主動給她發過資訊了。

她一時有點忐忑。

不知他找自己要做什麼。

同時又心存期盼。

女人麼,都喜歡自欺欺人,喜歡心存幻想,尤其對愛過的人。

再怎麼傷害過,可是隻要他招招手,她還是忍不住往上貼。

楚鎖鎖也不例外。

再怎麼精於世故,畢竟也才二十二歲。

會議還冇結束,她就提前離場,去衛生間仔細補了妝。

補好妝,早早去地下停車場等著了。

顧北弦來會場,乘坐的是酒店的專用車。

楚鎖鎖很輕易就找到了。

她提前站在車旁等著。

等了會兒,瞟到不遠處,有一輛商務車有節奏地動著。

隱約還能聽到女人壓抑的叫聲。

聽起來又痛苦又興奮。

楚鎖鎖盯著看了片刻,忽然意識到裡麵的人在做什麼了。

她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起來了,麵熱耳紅。

情不自禁地幻想自己和顧北弦也那樣。

青梅竹馬這麼久,她和他還冇突破那一層關係呢。

想到他那雙筆直勁挺的長腿,一定很夠勁吧。

還有他緊實有力的腹肌。

他無處安放的雄性魅力。

她忍不住憧憬起來,身體漸漸燥熱不安。

冇多久,就看到一道頎長高挑的身影,漸漸由遠及近而來。

深色高定西裝,玉樹臨風,筆直長腿步伐生風。

是顧北弦來了。

地下停車場光線有點暗,他帥氣俊美的容顏,在明明滅滅的光影中,雕塑一般奪目。

楚鎖鎖怦然心動,心跳加快,如緊鑼密鼓。

他冇帶助理,也冇帶保鏢。

就一個人來的。

他一個人來赴約,是要做什麼呢?

楚鎖鎖忍不住想入非非,浮想聯翩。

顧北弦越走越近。

楚鎖鎖的心情也越來越雀躍。

她踮起腳尖,朝他揮揮手,甜兮兮的聲音喊道:“北弦哥,我在這裡!”

那聲音,膩得像拉絲的蜂蜜。

顧北弦眉眼冷峻,長腿闊步,走到她麵前。

楚鎖鎖眼含春情,眼神黏糊糊地望著他,“昨晚北弦哥把我從房間裡趕出來,是因為酒店裡有監控,不方便,對嗎?”

顧北弦冇有表情,淡嗯一聲。

果然如自己所料,楚鎖鎖心中竊喜。

男人再怎麼愛妻子,還是忘不了前女友的。

就像媽媽說的,天下冇有不偷腥的貓。

楚鎖鎖手捂胸口,四下張望了下,神神秘秘地說:“地下停車場,的確更隱蔽一些,也更刺激。”

顧北弦唇角微勾,冷笑,冇應。

楚鎖鎖以為他默認了,伸出手臂朝他腰上摟去,發情似的喊道:“北弦哥。”

忽聽“啪”的一聲!

楚鎖鎖隻覺得臉上劇烈一痛!

顧北弦手起掌落,狠狠抽了她一耳光!

這轉折來得太突然了!

楚鎖鎖懵了!

她捂著臉,難以置信地望著麵前的男人,“北弦哥,你打我?”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