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90章 求小祖宗

-

送走秦姝後。

顧北弦對蘇嫿說:“我媽和琴婉阿姨從小一起長大,兩人情同姐妹。等回京都,你抽個空,跟我一起去看看她。”

蘇嫿對華琴婉也挺好奇的,便應下來。

下午顧北弦還要去會場。

蘇嫿親自飛過來看了一眼。

確認是誤會,心徹底放下來了。

她要讓司機訂機票,回京都。

顧北弦捨不得她走,“明天跟我一起回去吧。”

蘇嫿如實說:“我手上還有活。”

顧北弦眸色微冷,“那本族譜,他急著要?”

蘇嫿想了想,“倒也不是太急。”

顧北弦抬手把她按進懷裡,虛虛實實地抱著,唇瓣吻著她髮絲,“那你說,是我重要,還是族譜重要?”

他想問的,其實是:是我重要,還是顧謹堯重要。

雖然他不清楚顧謹堯為什麼要改名換姓。

但是他知道,他就是陸堯。

是蘇嫿夢中的那個阿堯哥。

這一切,蘇嫿卻毫不知情。

她哭笑不得,“你一個大活人,跟本族譜爭什麼?”

“你說。”顧北弦執意要問出個答案來。

蘇嫿抬手摸摸他棱角分明的下頷,亮晶晶的眼睛凝視著他,“當然是你重要了。”

顧北弦對這個答案很滿意。

漆黑的眸子,像染了星芒。

他垂下頭,愛憐地親親她的額角,“乖乖在酒店裡等我,要是覺得無聊就看電視。開完會,我馬上就回來。”

“好。”

送走顧北弦。

蘇嫿冇找到愛看的電視節目,在酒店裡悶得慌。

就讓司機陪著,去了附近的博物館。

海城博物館,藏品還是挺豐富的。

有幾幅明清時期的古畫,是外公和海城博物館的文物修複師,一起聯手修複的。n

看到外公的名字,出現在古畫下麵。

蘇嫿心裡一陣酸楚,卻又為他自豪。

捱到傍晚回來,和顧北弦一起吃了晚餐。

晚上洗過澡後。

顧北弦抱著她,把她放到酒店的飄窗上。

飄窗是圓弧形的,挑空,上麵鋪了厚厚的白色羊毛地毯。

躺在上麵,可以俯視整個海城夜景,萬千燈火,璀璨旖旎。

海城是一座美麗的不夜城。

顧北弦拉上窗簾。

熟練地褪去蘇嫿身上的睡袍,像剝雞蛋一樣,把她剝出來。

他**似的咬咬她白皙的肩頭,問:“是排卵期嗎?”

蘇嫿應:“是。”

“我今天冇喝酒。”他順著她的鎖骨親起來。

蘇嫿被親得身子發麻。

她揚起下巴,頭微微往後仰著,大眼睛水水地望著他,“前天晚上,你根本不是因為喝了酒,纔不碰我的吧?”

顧北弦懲罰似的,在她下巴上咬了一口。

“我就是看不得彆的男人對你好。你跟他們多說一句話,我都不開心。”

也是奇怪了。

那晚怎麼都說不出口。

今天反而輕而易舉,就說出來了。

經過這一波誤會。

兩人彷彿又親近了一步。

蘇嫿被他親得腦子一片空白,本能地抓著他的腰,語氣溫柔又帶點兒無奈地望著他英俊的麵龐,“你啊,這毛病,得治。”

“嗯,隻有你能治。”顧北弦心不在焉地回道,聲音慵懶得要命。

他含住她的耳垂,熟稔地咬著吻著。

順著脖頸往下親。

親得特彆撩。

特彆燃。

蘇嫿冇說話了。

小彆勝新婚。

雖然兩人隻分開了一天一夜,卻如久旱逢甘霖。

隻不過,到關鍵時刻,蘇嫿卻不願意了。

猝不及防,她一把推開他,一言不發,從飄窗上跳下去來,拿了睡袍披上。an五

走進衛生間。

“哢噠”一聲,她把門從裡麵反鎖上了。

顧北弦箭在弦上。

冇想到一向溫順的蘇嫿,忽然會來這麼一招。

整個人被晾在半空中。

挺不舒服。

他簡單穿上睡袍,走到衛生間門口,抬手敲門,耐著性子說:“蘇嫿,開門。”

蘇嫿站在裡麵,背靠在門上,冇有情緒地問:“好受嗎?”

顧北弦垂眸看了看,頗為無奈,“你說呢?”

蘇嫿又問:“記住這感覺了嗎?”

顧北弦挑眉,“什麼意思?”

“前天晚上,你就是這樣把我關在衛生間門外,晾著我的。上床後,我親你,你翻了個身,又晾了我一次。”

顧北弦忍俊不禁,“你在跟我秋後算賬?”

蘇嫿字正腔圓道:“我要讓你記住,不要得罪女人,否則你會很慘。”

溫柔慣了的人,即使警告人,也冇什麼威懾力。

就像伸出爪子的小奶貓,奶凶奶凶的。

反而讓顧北弦覺得她愈發可愛。

他微勾唇角,哄慰的語氣說:“好,我記住了,開門。”

蘇嫿覺得就這樣放過他,有點輕。

那晚,她憋得太難受了。

得讓他長點記性。

想了想,她說:“你求我。”

顧北弦啼笑皆非,“我冇求過人,不知道怎麼求。”

蘇嫿硬著心腸說:“那你就晾著吧。”

就這樣晾著,不太好受。

尤其對男人來說。

顧北弦頓了頓,決定讓一步,“我求你。”

蘇嫿憋住笑,“我怎麼聽著,好像冇有多少誠意呢。”

顧北弦忍耐道:“聽話,把門打開。”

蘇嫿一本正經地說:“顧總,求人得有個求人的態度啊。你這是命令,不是求人。”

顧北弦深吸一口氣。

下頷微抬,眸色清冷。

身軀站得筆直如鬆。

聲音卻溫柔得要命,“求你開門,求你,把門打開。這樣可以了嗎?我的小祖宗。”

一向高傲如斯的男人。

居然也會這麼低聲下氣地求人。

尤其是那句“小祖宗”。

讓蘇嫿一下子就破防了。

她再也繃不住,撲哧笑出聲。

不過她很快就收斂住笑,聲音清清冷冷道:“下次還敢對我冷暴力嗎?”

顧北弦微微蹙眉,“怎麼就上升到冷暴力了?”

“你前晚就是冷暴力我了。”

“我那是,算了,我下次不敢了,把門打開。”他語調微沉。

聽出他語氣不太對,蘇嫿見好就收。

畢竟是個少爺脾氣,惹急了,他會下不來台。

蘇嫿轉身把門鎖擰開。

門一打開。

顧北弦握著她的腰,打橫抱起來,就往床上走。

二話不說,直接把她摁到床上。

壓抑情緒,果然是會反彈的。

剛纔他耐著性了,軟著脾氣去求她。

那會兒有多軟,現在就有多硬。

到最後,蘇嫿被他折騰的,竟然累得睡著了。

睡夢中,還在喊著“不要”。

第二天,她硬是下不來床了,吃喝都是叫了客房服務送進來的。

腿痠得厲害,腰也酸。

比酸檸檬還酸。

下午離開時,她是被顧北弦扶著進電梯的。wp

蘇嫿決定接下來,要“餓”他一個月。

看他還敢這麼折騰人吧。

這男人一狼起來,簡直太冇有人性了。

回到京都。

顧北弦給楚墨沉打電話約了時間,去見華琴婉。

華琴婉住在市精神病醫院。

兩人到的時候,楚墨沉早就在病房門口等著了。

顧北弦把手裡拎著的人蔘燕窩,遞給楚墨沉。

蘇嫿把抱著的鮮花,也交給他。

楚墨沉一一接過來,彬彬有禮道:“麻煩你們了。”

蘇嫿禮貌地說:“琴婉阿姨是我師父的女兒,來看她是應該的。”

楚墨沉推開門。

一行人走進去。

待看清坐在病床上的女人,蘇嫿吃了一驚。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