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92章 妙手回春

-

顧北弦掃了華棋柔一眼,唇角勾起抹淡嘲,“楚太太教出來的女兒,是挺‘單純’。”

任誰都能聽出來。

這是諷刺,且一箭雙鵰。

既諷刺了楚鎖鎖,又諷刺了她這個當孃的。

華棋柔動了動嘴唇,還想說什麼。

顧北弦懶得再聽,牽起蘇嫿的手就走。

楚墨沉跟上去。

留華棋柔一個人在原地獨自淩亂。

等人走遠了。

華棋柔從巨貴的愛馬仕包裡,掏出手機,打給楚鎖鎖。

電話一接通。

她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斥,“你這個死丫頭,你跑進顧北弦的房間裡接他電話,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接他電話就接吧,還讓蘇嫿錄了音。你怎麼這麼蠢?”

楚鎖鎖一愣,“什麼?蘇嫿錄音了?”

“是。剛纔她當著我、顧北弦和墨沉的麵,放了你的錄音,我都快丟死人了!”

楚鎖鎖破口罵道:“這個蘇嫿,真他媽的狡猾!”

“是你太蠢了!下次注意點!”

華棋柔氣呼呼地掛了電話。

與此同時。

顧北弦垂眸看向蘇嫿,“好樣的,還知道錄音。”

蘇嫿莞爾。

其實當時她氣得渾身發抖,大腦充血,一片空白,早就失去了理智。

壓根就想不到錄音什麼的。

是手指不小心碰到了錄音功能。

就儲存了下來。

冇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場。wp

接下來。

蘇嫿在家專心修複族譜。

修複好後,她重返天壽閣。

安排店裡的夥計,給顧謹堯打電話,讓他來取。

顧謹堯接到電話,當天下午就抽空過來了。

蘇嫿把族譜交給他,說:“顧先生,你看看,修複得還滿意嗎?”

文物修複分為研究修複、展覽修複和商業修複。

蘇嫿用的修複手法,是商業修複。

商業修複的要求,比前兩者更高。

要把破損的物品,恢覆成原來的形狀和顏色,使其色彩、紋飾和質感,呈現出完好的視覺效果。

她修複出來的族譜,就是古色古香的一本古書,和原物完全吻合。

拿放大鏡,都挑不出瑕疵的那種。

顧謹堯翻來覆去地看了兩遍,淡笑,“蘇小姐這雙手,真是妙手回春。”

華天壽正坐在窗邊喝茶。

一聽顧謹堯誇蘇嫿,就興奮。

他捋著鬍鬚,哈哈一笑,“當然了,也不看看是誰的徒弟。我華天壽教出來的徒弟,能差嗎?嫿兒就是一雙妙手修天下。”

古書畫修複,明明就不是他教的。

顧謹堯和蘇嫿對視一眼,無奈一笑。看書溂

都冇好意思揭穿他。

華天壽抿了口茶,說:“謹堯啊,這週末我過八十一歲大壽,你一定要來我家。我家裡有好多寶貝,要給你看。”

他口中的寶貝,自然是收藏的古董了。

顧謹堯一口應下來。

華天壽又對蘇嫿說:“徒兒,你也要來。”

師父過壽辰,蘇嫿自然要去。

雖然不想看到華棋柔和楚鎖鎖,但是也不能拂了師父的麵子。

轉眼間,就到了週末。

蘇嫿和顧北弦一起來到華府。

蘇嫿給華天壽帶的壽禮,是自己臨摹的一幅畫。

因為他老人家最喜歡齊白石的畫,尤其是蝦。

她就給畫了幅一模一樣的,隻不過蓋的是自己的印章。

齊白石的蝦,靈動活潑,栩栩如生,頗有神韻。

用淡墨擲筆,繪成軀體,浸潤之色,呈現蝦體的晶瑩剔透感。

以濃墨豎點為眼,橫寫為腦,落墨成金。

細筆畫須、爪、大螯,剛柔並濟、凝練傳神。

蘇嫿抓住了他的精髓,畫得不比他差。

小時候,為了讓她把蝦畫活,外公特意去門前的小池塘裡抓了許多,放在碗裡,讓她反覆觀察。

顧北弦則給華天壽帶了一盒百年老山參。

百年老山參,十分稀缺,且有價無市,花再多的錢都買不到。

也不知他是從哪裡搞來的。

華天壽對蘇嫿臨摹的蝦,讚不絕口。

對顧北弦送的昂貴老山參,卻連看都不看一眼。

來個客人,華天壽就拉著人家,說:“這是我徒弟畫的蝦。你看看這蝦,都活了,栩栩如生,躍然紙上。”

客人剛開始礙於麵子,掃一眼。

這一掃。

眼裡就有了異樣的光彩。

不由得再多看一眼,連聲稱讚:“你這徒弟,是得了齊白石齊老的真傳嗎?這蝦畫得和他的一模一樣。不隻形像,連神韻也畫出來了,靈活有趣,生動形像,嘖嘖。”n

冇用多久。

來的客人都知道,華天壽收了個畫蝦畫得極好的徒弟。

華天壽樂得合不攏嘴。

又讓傭人把蘇嫿之前修複的那隻五彩梅紋玉壺春瓶,拿出來,說:“這是我徒弟,學了短短兩個月修複的。碎成十九瓣,愣是被她修複得看不出一絲破綻。”

一般人在一行做到頂尖,就已經很難。

可蘇嫿卻在兩行,都拔了尖。

來的客人,再看向蘇嫿時,不由得對她刮目相看。

原以為她就是隻好看的花瓶,華而不實。

冇想到人家是個實心的,秀外慧中。

蘇嫿知道華天壽這是在為她鋪路,幫她宣揚名氣。

名氣打出去了,以後她在這一行,會如魚得水。

等楚鎖鎖和華棋柔到的時候。

就聽到眾人都在交頭接耳,說華老有福,臨到老了,收了個天才徒弟。

既能修複古畫,又能修複古陶瓷,畫畫得那叫一個絕。

楚鎖鎖真是一口氣,憋在肚子裡,快要憋成個氣蛤蟆了。

在外公的店裡,聽這些就罷了,來他家裡還要聽。

蘇嫿越優秀,就越把她襯得黯淡無光。

以前外公過壽,她是眾星捧月的小公主。

如今眾星捧月的那個人,卻換成了蘇嫿。

她怎麼能不氣?

簡直氣不活了。

楚鎖鎖拎著一個壽桃型的蛋糕,氣鼓鼓地走到華天壽麪前,把蛋糕往他旁邊的桌子上,重重一放,說:“外公,這是我親手給你做的蛋糕!”

其實是她讓家裡的廚師做的。

她倒是跟著廚師學了幾天。

但是怎麼做,都比不上廚師做得漂亮。

索性就用了他做的。

見楚鎖鎖一副氣鼓鼓的樣子。

華天壽臉上的笑微微一僵,隨即豎起大拇指,誇讚道:“鎖鎖做的這個蛋糕真棒!”

楚鎖鎖眼皮一挑,“那你說是我做的蛋糕棒,還是你徒弟畫的蝦棒?”

當著客人的麵,華天壽一碗水端平,“你們倆都棒!”

話雖這麼說,但是明眼人都知道。

蛋糕和那幅畫。

不可同日而語。

這個蛋糕,隻要手不是太笨,學上十天半個月,基本上都能做出來。

可是那幅蝦,卻要長達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功底,且還要有極高的天賦和靈性,才能畫出來。

泱泱大國,一百年也就出那麼幾個人。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