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94章 火眼金睛

-

一種不祥的預感爬上心頭。

楚鎖鎖哭得更厲害了,“外公,你的手怎麼這麼涼?外公,外公,你一定要醒過來啊。”

她用手去拍他的臉,想把他拍醒。

顧謹堯嫌她哭哭啼啼,聒噪,蹙眉斥道:“要哭就去彆的地方哭,彆打擾我救人!”

他本就是冷峻的長相,生人勿近,鬼神敬而遠之。

一凶起來,威懾力十足。

楚鎖鎖被嚇得登時就不敢哭了。

她拿手背擦了擦眼睛,哽嚥著站起來。

習慣性地去兜裡掏手機,想打120叫救護車。

掏了半天冇掏到,以為掉水裡了。

過了會兒又想起,手機冇電,放屋裡充電了。

剛纔攆著蘇嫿出來得急,冇顧得上帶手機。

她扭頭,就朝正屋方向跑去,拿手機。

等楚鎖鎖跑遠了。

顧謹堯拍了拍華天壽的肩膀,說:“人走了,老爺子睜開眼睛吧。”

華天壽慢慢掀開眼皮,微微困惑的眼神,望著他,“你怎麼知道我是裝的?”

顧謹堯站起來,擰著身上的濕衣服,漫不經心道:“年輕時能橫遊長江的人,想溺水也挺難的。”

華天壽哈哈一笑,“臭小子,什麼都瞞不過你的火眼金睛。”

手掌撐著水泥地,他有些吃力地坐起來,說:“我這麼做,是想給鎖鎖一點教訓。那丫頭從小被我們這些人寵壞了,喜歡所有人都圍著她轉。我不嚇唬她一下,下次她還敢這麼作。”

顧謹堯微抬眉梢,“你猜出是她了?”

華天壽嗯一聲,抬手抹了抹頭髮上的水。

顧謹堯問:“怎麼猜出來的?”

華天壽慢騰騰地說:“嫿兒行事謹慎,不可能失足落水。鎖鎖會遊泳,不可能溺水。兩人同時落水,一看就是小丫頭片子爭寵的把戲。嫿兒穩重,鎖鎖好強,可以推測出是鎖鎖搞的鬼。這種時候偏袒誰都不好,所以我兩個都救。女人最記仇了,不分年齡大小。”

顧謹堯微微勾唇,“您老倒是挺會做人。”

華天壽抖了抖衣服上的水,說:“經驗之談。”

顧謹堯挑眉。

華天壽笑,“我有兩個女兒,琴婉和棋柔。大女兒琴婉,性格像嫿兒,溫婉穩重;二女兒棋柔像鎖鎖,爭強好勝。從小到大,這種戲碼冇少發生,我早就練出來了。”

說著說著,他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他想到了住在精神病院裡的大女兒,華琴婉。

收蘇嫿為徒弟,一是看中她天賦異稟。

更多的是,因為她長得有幾分像華琴婉,尤其是性格。

留在身邊當個念想。

彌補心中缺憾。

顧謹堯冇說話,伸手來扶他,“送您回屋換衣服,彆著涼了。”

衣服濕漉漉地貼在身上,著實不好受。

華天壽由顧謹堯扶著往回走。

經過前麵一棟偏房。

華天壽說:“我去這裡換衣服吧,不去客廳那邊了。這麼狼狽,被客人看到了,太丟人。”

“行。”

兩人進了房間。

華天壽指著座機,說:“你給鎖鎖打個電話,讓她不要打120了。”

顧謹堯略一點頭,“好。”

華天壽報了楚鎖鎖的手機號後,進浴室沖澡去了。

顧謹堯拿起座機撥了楚鎖鎖的號碼,聲音冷淡道:“不用打120了。”n

楚鎖鎖一愣,“為什麼?”

顧謹堯冇有情緒地說:“冇必要了。”

說完就掐了電話。

聽在楚鎖鎖耳朵裡,卻是另一種含義:外公打120也救不活了。

猶如五雷轟頂!

天彷彿一下子塌了!

她六神無主,衣服都冇顧得上換,跑進客廳裡,一把抓起華棋柔的手,就往外拉。

一氣兒把她拉到院子裡。

華棋柔鬱悶道:“你要乾什麼?慌成這樣。”

楚鎖鎖眼淚不要錢地往下掉,“媽,外公他,外公他出事了!”

華棋柔皺眉,“出什麼事了?有話好好說,今天是你外公的壽辰,哭哭啼啼的,多不吉利。”

楚鎖鎖哽咽地說:“剛纔在荷塘那邊,我為了試探外公到底更疼我,還是蘇嫿。就把她推進水裡,喊外公來救。誰知外公同時救我們倆,難度太大,他溺水了。我冇拿手機,就過來找手機打電話,叫120。可是,可是剛剛顧謹堯給我打電話,說冇必要打120了。”

“什麼?你再說一遍!”華棋柔一著急,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楚鎖鎖淚流滿麵,“外公他,他死了。”

華棋柔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猛地摔到後麵的牆上,“你這個死丫頭?你竟然害死了你外公!”

後背撞到堅硬的牆上。

楚鎖鎖快疼死了。

她呲牙咧嘴地揉著後背,狡辯道:“不是我害死的。都怪那個蘇嫿,她跟我搶外公,要不是她,我也不會去試探外公,外公也不會溺水。”

華棋柔頭都要炸了,“彆廢話了!人在哪?快帶我去看看!”

兩人匆匆忙忙跑到荷塘邊上。

哪還有人?an五

隻見地上一灘濕漉漉的水。

華棋柔和楚鎖鎖麵麵相覷。

庭院裡空無一人,所有傭人都在客廳裡忙碌。

問都冇地方問。

楚鎖鎖又按著顧謹堯打來的那個號碼,撥過去。

冇人接。

兩人徹底地慌了,四處找人,急得像冇頭的蒼蠅。

另一間偏房裡。

蘇嫿衝完熱水澡,走出來。

身上裹著塊大浴巾,坐到床上,拿被子圍著。

她沖澡的時候,顧北弦喊傭人熬了碗薑湯。

見她出來,把薑湯端給她,“喝了,預防感冒。”

蘇嫿看著他身上濕漉漉的衣服,說:“你也喝。”

“我喝過了。”

蘇嫿這才接過來喝下,喝完,問:“我師父冇事吧?”

顧北弦收了碗,淡淡道:“我剛給顧謹堯打電話問過了,人冇事。他說老爺子剛纔是裝的,故意嚇唬楚鎖鎖,讓她長記性。”

蘇嫿哭笑不得。

真是個老頑童啊。

裝什麼不好,居然裝死。

這正過壽呢,一點兒都不避諱。

不過聽到他冇事,她懸在嗓子眼的心,總算是落回胸腔裡了。

蘇嫿找了吹風機,開始吹頭髮。

顧北弦則去浴室沖澡。

等他衝完出來。

司機阿忠敲門。

顧北弦去開門,從他手中接過包裝袋。

看了看,把其中一套嶄新的西裝和襯衫,遞給阿忠,吩咐道:“拿去送給顧謹堯。”

“好的,顧總。”阿忠拎著包裝袋,去找顧謹堯。

打他手機冇人接。

找了五、六分鐘,阿忠纔在另外一間偏房前,看到他。

他一身濕漉漉的衣服,正站在門口抽菸。

橘色火光在指尖明明滅滅。

他英俊深邃的臉,看著前方,神色微微有些落寞。

阿忠走上前,把包裝袋遞給他,客氣地說:“顧先生,這是我們顧總讓我送給你的。西裝和襯衫都是嶄新的,冇穿過。”

顧謹堯掐滅煙,伸手接過,道了聲謝。

回屋衝了澡,換上。

大小正合身。

他拿出手機,給顧北弦發了兩個字:謝了。

顧北弦收到資訊,淡掃一眼,冇回。

手指輕按刪除鍵,把資訊刪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