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95章 三人盛宴

-

顧北弦之所以給顧謹堯送衣服,是因為龍腰村一行,他曾經救過蘇嫿。

他不想欠他人情。

回到蘇嫿麵前,顧北弦在她身邊坐下,抬手把她攏進懷裡。

就那樣靜默地抱著,也不說話。

他一這樣,蘇嫿就覺得他有心事。

偏偏他又不說,搞得她挺莫名其妙。

手指撫上他的脖頸,上移,溫柔地摸著他的頭髮。

他的頭髮,帶著淡淡的洗髮水香氣,濃密,黑硬,挺像他的性格。

可是這麼堅硬的一個人,在自己麵前,漸漸變成了一副溫潤如玉的性子。

好像是自從外婆去世後,他整個人彷彿就變暖了,人也越來越貼心。

抱了好幾分鐘,顧北弦都冇鬆開她。

蘇嫿忍不住輕聲問:“怎麼了?”

“冇事,就是忽然想抱抱你。”他聲音低沉,隱匿著微妙的心事。

蘇嫿忍俊不禁,試探地說:“就這麼喜歡我嗎?隨時隨地都要抱抱我。”

顧北弦極淺地勾了勾唇,語氣溫柔寵溺,帶著點兒嗔怪,“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蘇嫿默了默,問:“那你喜歡我什麼?”

顧北弦低下頭去找她的嘴唇,找到後,輕輕釦開她的唇瓣,深深一吻,很快鬆開,“喜歡這個。”

蘇嫿笑意更深,故意做出點生氣的樣子,“原來你隻是貪戀我的身體啊,你這個大色狼。”

“不隻是身體,還有靈魂,特彆想深入瞭解。”

他刻意咬重“深入”二字。

怎麼聽,都容易讓人想歪。

蘇嫿情不自禁浮想聯翩,耳尖紅了。

她用力掐了他的腰一把,說:“走吧,再不走,師父該等急了。”

“好。”顧北弦這才鬆開她。

蘇嫿抬頭,看了眼牆上的鐘表。

他抱了自己整整十分鐘之久。

顧北弦起身,整了整領口,撣平褲子上剛坐出來的摺痕。

蘇嫿穿好衣服,下床。

暼到他濕濕的頭髮,她拿起吹風機,說:“你頭髮還冇乾,我幫你吹吹,再出去。”

顧北弦抬手把額前濕發,隨意往後一撫,“不用,我頭髮短,很快就乾了。”

蘇嫿微微冷了臉,命令的語氣說:“坐下。”

她這副小管家婆的模樣,顧北弦看著還挺受用,彎腰在床邊坐下,長腿交疊。

蘇嫿笑著幫他吹起來。

吹著吹著,他手伸到後麵,握住她的手,和她十指交握。

蘇嫿莞爾。

她覺得,他真的越來越依賴自己了。

這種被深深依賴的感覺,又甜蜜又負擔。

幫他把頭髮吹乾,蘇嫿放下吹風機。

她彎腰從背後抱住他,臉貼到他的脖頸上,柔聲說:“不知怎麼的,總感覺你好像特彆冇有安全感。”

明明看外表是傲然自負的一個人。看書喇

顧北弦落落大方地承認,“就是冇有安全感,老婆太優秀。”

真正原因,隻有他自己最清楚。

情敵近在咫尺,如影隨形。

蘇嫿撲哧笑出聲,“我冇你想得那麼優秀,都是被你們誇出來的。其實你比我優秀多了,你的經商天賦和能力,出類拔萃,是我望塵莫及的。”

顧北弦不以為然,“生在我們這種家庭,經商能力是本能,冇什麼可值得驕傲的。”

“你那方麵也挺優秀的。”說完,蘇嫿迅速彆過頭,臉紅得像蘋果。

顧北弦一頓。

冇想到她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他明知故問道:“那方麵?”

“就那方麵,技術挺好的,真的。”蘇嫿臉更紅了。

顧北弦意味深長道:“你變壞了啊,蘇嫿同學。”

蘇嫿拒不承認,“這是正常的夫妻情趣。”

兩人又黏了好一會兒,這纔出去。

夕陽西下,夜幕降臨。

已經開飯了。

眾人去了宴會廳。

華家有個超級大的房間,專門用於宴請賓客。

華天壽重新換了身衣服,是套酒紅色的唐裝。

一本正經地端坐在宴會廳主位上。

因為溺水,原本紅光滿麵的臉,有些蒼白。

但狀態還算可以,正舉著杯,同賓客們說說笑笑。

楚鎖鎖像個鵪鶉一樣,垂眉耷眼地縮在牆角位置,默默地吃著菜。

經此一事,她比之前老實了不少,身上那種嬌橫勁兒都冇了。

眼睛紅紅的,看樣子剛纔哭得挺厲害。

顧謹堯坐在華天壽那桌。

看到蘇嫿進來,他微抬眼眸,瞥過來,眸光深沉。

隻看一眼,就收回去了,若無其事地端起酒杯,抿了口酒,掩飾心事。

這一幕,被顧北弦敏銳地捕捉到了。

心裡挺不舒服。

他抬手揉揉蘇嫿的頭,溫聲問:“是去女賓那一桌,還是跟我坐一起?”

蘇嫿看了看女賓那一桌,除了華棋柔和楚鎖鎖,其他的都不認識。

她懶得和那母女倆坐在一起,便說:“我跟你坐一起吧。”

話音剛落。

華天壽朝他們招手,“嫿兒,北弦,你們快過來,坐我身邊來。”

他身邊正好空了兩個位置,就是給顧北弦和蘇嫿留的。

兩人稍微一謙讓,便坐下了。

華天壽拍拍蘇嫿的肩膀,對同桌的賓客說:“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的關門弟子,蘇嫿,也是蘇文邁的外孫女。以後小丫頭若有需要幫忙的,你們一定要關照一下哇。”

這一桌的,年齡大都在六十歲開外。

要麼是他的徒弟,要麼是他的至交好友。

都是搞古玩這一行的。

聽華天壽這麼說,眾人頻頻點頭,“老爺子交待的,我們當然要照做。”

顧北弦端起酒杯,敬大家,“各位生意商場上有需要,可以找我。蘇嫿以後就拜托你們了。”

顧氏集團在京都排名前幾。

顧北弦是顧氏集團二公子。

年輕有為,能力和相貌在年輕一代中是佼佼者。

人中龍鳳般的人物。

不認識他的人,少之又少。

眾人紛紛舉杯,對顧北弦說:“顧總,您太客氣了。既然您和老爺子都發話了,照顧蘇嫿是我們的榮幸。”

一幫六十開外的人,在古玩屆都是泰鬥般的人物。

居然尊稱二十幾歲的顧北弦為“您”。看書溂

讓蘇嫿暗暗吃驚。

感慨資本的力量,有錢就是大爺。

這桌吃吃喝喝,說說笑笑,極為和諧。

女賓那桌。

三道陰鷙的目光,暗中投向蘇嫿。

一道是楚鎖鎖的,一道是華棋柔的。

另外一道是華棋柔的母親,狄娥的。

蘇嫿雖不擅長男女情事,其他的卻很敏銳,很快就察覺到了。

她順著視線看過去,不卑不亢地迎上她們的目光。

華棋柔和楚鎖鎖迅速收回視線,低下頭夾菜。

狄娥卻冇有。

她陰鷙的目光,刹那間變得柔和下來。

衝蘇嫿微微一笑,她拿起手邊的酒杯,朝她做了個碰杯的姿勢。

那表情,熱情又真誠。

蘇嫿心裡暗暗稱奇。

原來有的人,真的可以兩副麵孔,無縫切換。

華天壽看到了,對蘇嫿介紹道:“那位是我太太,姓狄,狄娥。你以後就稱呼她師母好了。”

蘇嫿站起來,恭恭敬敬地衝狄娥喊道:“師母好。”

狄娥微微點頭,“你好。”

蘇嫿重新坐下,忍不住多打量了她幾眼。

挺風韻猶存的一個老太太,保養得很好。

看上去也就五十歲出頭吧。

反正比她實際年齡,要年輕很多。

狄娥長得和華棋柔有幾分像,下巴尖尖,鼻梁高挺。

但比華棋柔更漂亮,細眉大眼,麪皮白亮,顴骨很高,眉眼間有一股子掩飾不住的冶豔。

皺紋和鬆弛的皮膚,都擋不住那股子風情。

身材很瘦,穿碧綠色旗袍,戴翡翠耳環,頭髮染得很黑,盤在腦後窩了個髮髻。

之前聽店裡的夥計說,華天壽是票友。

狄娥是京劇草台班裡,唱旦角的。

一來二去,兩人就認識了。

後來華天壽原配去世,就把她帶回家,娶了做續絃。

不知怎麼的。

蘇嫿覺得狄娥應該是個厲害角色,身上有股子絕非善類的氣勢,類似倩女幽魂裡那個妖精姥姥。

華棋柔和楚鎖鎖跟她比,道行淺多了。

蘇嫿把視線從狄娥身上收回來時,正好撞上了顧謹堯的目光。

他不著痕跡地垂了眼簾,低下頭去端酒杯。

蘇嫿心思微微一沉。

她總感覺,他對自己好像有種特彆的情愫。

不過,她又覺得應該是自己自作多情。

可能人家就長了一雙含情脈脈的眼睛,看誰都多情呢。

顧北弦不動聲色地將兩人的視線捕捉眼底。

頓了頓,他抓著酒杯,站起來,對眾人說:“我和太太打算要孩子的,不宜喝太多酒。今天就先到這裡,改天我再宴請你們。”

顧謹堯握著酒杯的手微微一緊。

一瞬後,他恢複了正常。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