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狂妃嫁到_帝尊請交保護費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超勇的好不啦?

-“是。”

宮人將湯藥送到金禦風麵前,如實轉告。

金禦風垂眸看著瓷碗,眸色深沉,一眼望不到底:“父王……你太過分了。”

最後一個字出口。

手指微鬆,瓷碗當即墜落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一地狼藉。

聰明如他,怎會猜不到碗裡有什麼呢?

“大殿下!”

宮人驚撥出聲,“這可是王上賜下的湯藥,您故意摔碎,不怕王上怪罪嗎!”

“拖出去。”金禦風冷唇輕啟,斜眸間勾勒出君王之威。

少年的麵龐日漸堅毅,築起堅不可摧的高牆。如即將出鞘的利刃,斬禦天下。

不可忍,便無需再忍。

“父王,你本就無才無德,而今又無情無義。從今以後,這金桑,我替你管!”

“殿下!殿下!”

宮人被侍衛拖出去,聲音逐漸消失在冗長的宮道。

據聞,那一日,金禦風生來第一次與金桑王交鋒,麵對死亡威脅麵不改色,險些將金桑王氣暈。

兒子忤逆父親,傳到誰耳朵裡,都會譴責兒子。

但金桑國不是。

“聽說了嗎?大殿下忤逆不孝,把王上氣病了。”

“還不是因為王上鬼迷心竅,給大殿下下毒?這擱誰身上忍得了?”

“你怎麼知道下毒了?你親眼所見?”

“這倒冇有,但是王上……咳,確實是昏聵無能,這麼多年都被一個女人壓製著,哪能比得上大殿下?反正我支援大殿下!”

“大殿下驍勇賢德,大家都有目共睹。忤逆王上,定是有理由的。”

“連夜姑娘和九殿下都跟大殿下是朋友,大殿下的人品,還需要懷疑嗎?”

眾人紛紛點頭。

百姓們居然一邊倒,全部擁護金禦風,令無數大臣歎爲觀止。

他們不得不開始思考,要不要換一位君主了。

第二日。

金禦風準備接管木槐崗時,金桑王暗暗下令,讓官員與駐軍不聽指揮,陽奉陰違。

誰知全都被金禦風教訓一頓,趕出了木槐崗。雷霆手段,初現鋒芒。

宅院。

夜九悠悠一歎:“哎,小白兔終於變成大灰狼咯。”

不枉她幫了他那麼多。

等小美人的危險掃清,她就該去下一個地方了。

“這麼說……”身旁的帝褚玦意味深長,“比起小白兔,你更喜歡大灰狼?”

冥琊冷冷側眸,這個該死的人類又想說什麼?

“不是。”

夜九笑得像隻小狐狸,纖細的五指攏起,“我全都要!”

小弟弟才做選擇,大佬全都要!

某湯圓嫌棄地咧嘴,全都要?不愧是她呢。

“全都要?”

帝褚玦微挑眉梢,忽然傾身靠近她,狹眸深邃,聲線低沉,“乖,全都要,你受不了。”

嗯??!

膽敢在母上大人麵前說這種話!

冥琊擼起袖子就要上去乾仗,被夜九反手搓臉,笑眯眯地道:“不怕,爺冇彆的,就是不會累。”

虎狼之詞!

三無產品略不自然,挎著批臉:“無……無節操。”

“哦。”帝褚玦眸色漸深,饒有興致地應了一聲,似乎記下了這個回答。

“母上大人,這種話可不能亂說啊!”

冥琊當場裂開。

彆看母上大人整天一副老色批的模樣,自認為是一個老司機。

其實真要是真刀真槍,她完全就是待宰的小白兔啊!

如若不然,他這個冥界第一美男,不是早就……咳咳……咳咳咳咳……!

以下為不正常咳嗽,冇有任何不可描述。

“這有什麼?小事兒。”

夜九滿臉寫著我超勇的好不啦?爺縱橫三界,怕過誰?

“嗯,趕緊去修煉。”帝褚玦一本正經地催促。

得趕緊把早日碰到她這個目標提上日程。

“好咯。”夜九慢悠悠地晃進屋子裡去,專心致誌地修煉。

冇事時,她還是會去軍營找人打架,將士們都成了她的小弟。

“以後隻要是夜老大的事兒,我都義不容辭,必將竭儘全力!”龔林豪氣地拍胸。

另一道聲音不滿道:“什麼竭儘全力?我,我可以付出生命!”

小湯圓咧嘴:“一幫憨憨。”

“暫時用不上,你們把小美人保護好就行了。”夜九慵懶地靠在欄杆上休息。

他們都知道她說的小美人是大殿下,紛紛意味深長地點頭。

“老大,你對大殿下這麼好,九殿下會不高興的!”

一片鬨笑聲響起。

冥琊危險側目,帝褚玦高不高興,關母上大人屁事?

“怎麼會?我對小帝帝也很好啊。”夜九認真地思考,她幾乎對帝褚玦有求必應了。

她這麼寵他,還不夠嗎?

帝褚玦從旁邊路過,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冇錯。”

冇錯。

值得探究的兩個字。

將士們露出八卦的神情,原來老大對大殿下的好,還不過是對九殿下的冰山一角啊。

果然九殿下纔是老大的真愛啊!

冥琊怒髮衝冠:“冇錯你個頭啊,你閉嘴吧你!”

一天到晚就知道鑽空子,占母上大人便宜。

那心黑得,都可以寫字了!

“怎麼樣?發現好沙包了冇?”夜九問帝褚玦。

他方纔去森林幫她找靈獸去了。

帝褚玦用那雙寒星碎玉般的眸子望著她,幽幽切切,半晌都不說一句話。

夜九迷惑:“說話啊。”

這傢夥啞巴啦?

冥琊投來眼刀子,該死的人類,又想耍什麼把戲?

果然。

帝褚玦無辜地歎氣:“他叫我閉嘴啊。”

那告狀的模樣,好像十分柔弱無奈的樣子,可憐極了。

“!!!”

冥琊差點當場爆炸。

卑鄙的人類,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夜九眯起黑眸,審視著帝褚玦漂亮的臉。他怎麼會受冥琊威脅?根本就是在撒嬌。

但誰讓她吃這一套呢?

於是,她隨便安慰了一下:“彆管他,你說。”

“我怕他打我啊,我們悄悄說。”帝褚玦笑意深深,像是誘拐小白兔似的,虛撈起她,傳送消失。

“母上大人!”

冥琊向前撲了個空,血眸迭起隱晦之色,“帝褚玦,你要把我的母上大人帶到哪兒去?”

他與鬼骨相伴相生。

哪怕母上大人脫離這個時空,他也能輕鬆找到她!

該死的人類,你就洗乾淨脖子等著吧!

冥琊氣勢洶洶衝上去,卻在一半時,就失去了感應。

原來是帝褚玦在周遭築起結界,阻斷了夜九的氣息。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