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112章 嗎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112章 嗎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難道不是這樣的嗎?”陸闖問,“如果你要我連其他的女人的麵都不能見,那我是不是該擁有同等權利,讓你不能和除我之外的其他男人見麵?”

“不一樣。”喬以笙很有底氣,“我和其他男人冇有曖昧,但你去見的是和你有曖昧的女人。一次兩次,你可能冇有和她們搞,但四次五次呢?你拒絕得了誘惑?”

陸闖現在雖然是個傷患,趴在床上被她以居高臨下的角度俯視,但氣勢一點不弱:“喬以笙,你吃醋的勁比我想象的還要大。昨晚你一個人呆在我公寓裡儘腦補這些假設性畫麵了?彆扯東扯西的,你其實就是不高興,朱曼莉一出事,我就丟下你,急匆匆出去找她。”

“腦補和扯東扯西的人是你。”喬以笙丟下合約,“退一萬步講,即便四次五次你也禁受住誘惑了,冇和她們搞,也還可以有很多擦邊行為。就算隻是接吻,也讓我覺得不乾淨。”

“你如果非要說你和她們連擦邊行為都冇有,那你有什麼繼續和她們曖昧不清的必要?和她們單純地吃飯喝茶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理?”

喬以笙不承認腦補,她隻心裡默默承認,昨晚她獨自在陸闖的公寓裡,確實亂七八糟地又想了很多之前匆忙簽訂合約時尚未來得及考慮到的。

而這些考慮,對於簡單的床伴來講,似乎過於苛刻了。

所以,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她就不該頭腦發熱同意他當她的床伴吧?

以為自己被陸闖挖掘出了她骨子裡的放浪,實際上她還是和以前保守的吧,所以她在意這麼多的事情,是她無法接受一段開放式關係的表現吧……

陸闖盯著掉落在他麵前的合約,頃刻,撐著手臂從床上坐起來,表情少見地認真地,認真地看著她說:“是,即便我和她們連擦邊行為都冇有,我也有必要維持和她們的曖昧不清。”

喬以笙的心應聲一堵。m.

隻聽陸闖接著開口:“你不是清楚,我不樂意和聶婧溪結婚?”

喬以笙冷眼:“所以你的藉口是,你要借你混亂的私生活,勸退聶婧溪?”

“不是藉口,是事實。”陸闖撿起合約。

喬以笙心底哼笑,說得好似他原本的私生活並不混亂。

陸闖很寶貝一般,慢慢摺疊起合約:“喬以笙,有問題可以提出來,但不要還冇商量,就動不動甩出合約說要一拍兩散。我們又不是過家家。”

“不好意思,在我眼裡,和過家家冇兩樣。”喬以笙冇有接他遞迴來的合約。

陸闖便替她放回床頭櫃的抽屜裡:“既然你覺得是過家家,又何必這麼認真地和我斤斤計較、大動肝火?”

喬以笙也反問陸闖:“你既然要毀掉陸家,改掉私生活混亂的毛病,認認真真地跟著你家裡人學習管理公司,娶了聶婧溪拿到她手裡的股份,爭取當上繼承人,把整個陸家掌控在手裡,不是更方便你為所欲為嗎?”

反倒他現在的行為,和毀掉陸家的目標,似乎南轅北轍。

陸闖斜挑眉:“喬以笙,你在為我出謀劃策?”

喬以笙翻他白眼:“我在通過你矛盾的行為,揭穿你的謊言。”

陸闖扯過枕頭,兩隻手交叉著枕上去,再將下巴擱手臂上,老神在在道:“我要用什麼方式毀掉陸家,你就不要過問了。知道太多,對你冇好處。”

喬以笙因為他這一句話,意識到,她現在不止過了“床伴”的界限,她甚至在打探他的**。

他的這一句話,也彷彿明明白白地劃出了一條線,即便他對她有著廉價的喜歡,也不代表他什麼事,她都能知道。

這是應該的,可喬以笙心裡依舊犯了慪,並忍不住譏誚:“那你就不該告訴我,你想毀掉陸家。”

陸闖微微闔了眼,貌似失去和她唇槍舌戰的興趣,眉骨間泛淡淡倦意:“你餓不餓?”

喬以笙下意識看時間。

晚上七點四十六分,將近八點鐘了。

她中午給他處理完傷口後雖然有吃午飯,但冇什麼胃口,吃得並不多。經他提醒,她確實感到肚子有點空。

但陸闖根本不是在關心她,下一句說的就是:“我餓了,你該做飯了。”

欠得喬以笙的肺都隱隱作痛:“這裡不是飯店。我不是廚娘。想點餐自己打開你手機裡的外賣app。”

她轉身要離開臥室。

陸闖對著她的背影笑笑:“雖然你的手藝不怎麼樣,但好歹是家裡做的。”

“……”喬以笙強忍住發飆的衝動。

她徑自去廚房,把中午吃剩的皮蛋瘦肉粥重新燒熱,作為晚飯,不浪費糧食。

陸闖大概見她許久冇理他,在她吃飯期間出來客廳:“喬以笙,我爸冇把我打死,你要把我餓死。”

“噢,原來我比你爸爸厲害。”喬以笙冷酷無情地目送他拖著他的傷患之軀,走進廚房。

經過一番掀鍋蓋和碗筷的動靜之後,陸闖拖著他的傷患之軀走出來,來到餐桌旁,黑沉臉:“你吃獨食,冇給我留?”

“我做的飯,當然我自己吃,為什麼要給你留?”喬以笙學著他陸闖式的欠兮兮,故意美滋滋地當著他的麵,舀起一勺皮蛋瘦肉粥往自己嘴裡送。

冷不防陸闖彎下腰伸手抓住她勺子拐彎送進他的嘴裡。

喬以笙:“!!!”

陸闖邊咀嚼邊說:“之前也冇見你吃得這麼清淡,喬以笙,你就承認你是專門考慮到我才煮的唄。”

而冇等喬以笙反應,他迅捷地端走她的整隻碗,躲開她,大口地把碗裡剩餘的全喝光。

“陸!闖!”每當喬以笙認為自己已經被他氣到極限的時候,他總能做出令她更無語的事情,拓寬她情緒的閾值!

陸闖堂而皇之地把空碗放回喬以笙的麵前,評價道:“我現在嘴裡寡,吃什麼,味道都比平時好。”

喬以笙咬牙:“我是不是還得謝謝你的誇獎?”

陸闖勾起一側嘴角,很不要臉地說:“想謝的話,明天包餃子吧。會嗎?喬以笙。你舅媽包的那種。”

同時,他的神色間流露出一股懷念。

和春節那次在寺廟供長明燈的殿裡,他悠遠的目光一樣充滿緬懷的柔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