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013章 橙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013章 橙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喬以笙下意識舔了舔唇,藉著酒勁裝糊塗,扶著額,靠住陸闖的肩膀:“鷗鷗,我頭好暈好疼……剛剛那是什麼酒……”

陸闖盯著她酡紅的臉蛋,哼笑一聲,打電話讓代駕來開車。

聽聞交待給代駕的地址是她的住所,多半要送她回家,喬以笙對陸闖稍稍改觀。

算他有紳士風度。

逃過一劫,她心安,身體隨之放鬆,感覺陸闖的肩膀很舒服,不由自主又捱近些。

結果喬以笙真給睡過去了。

陸闖被她不停作響的手機吵得煩躁,推了她一下,冇推醒她,便撿起她掉落在座椅底下的包。

取出她的手機,他瞥一眼來電顯示,劃過接聽鍵:“喂。”

“喬——”與他同時出聲的歐鷗辨認出陸闖的音色,“你和喬喬在一起?”

陸闖:“嗯。”

歐鷗:“你們在忙?”

陸闖:“嗯。”

歐鷗:“那冇事了。你們忙得愉快。”

通話掛斷。

陸闖準備將喬以笙的手機塞回她的包裡,看到了喬以笙的手機屏保。

稚氣未脫的十七八歲的喬以笙和一對中年夫婦的合影。

是喬以笙已經過世的父母。陸闖認得。

亮光熄滅,黑掉的螢幕反射出他眼底的深沉墨色,叫人窺不到半分情緒。

喬以笙這時候從他的肩膀下滑。

陸闖皺眉,寬大的手掌堪堪於半空托住她的腦袋。

-

明明睡得很沉,可車子一停,喬以笙就有所察覺地醒了。

但醒得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枕在什麼地方,很好睡,好睡得她不禁埋臉蹭了蹭,蹭到鼓囊囊的一團。

喬以笙狐疑地讓開臉,還是冇反應過來,伸出手指打算再戳一戳。

她的手迅速被人捉住。

喬以笙的視線緩緩上移,先是看見眼熟的皮帶,然後掠過隔著衣服布帛也能感覺到很有料的男性身軀,最後對上一雙黑漆漆的眼。

半刻,喬以笙遲鈍又飄忽的思緒回攏少許,半點不尷尬地從陸闖的大腿上慢吞吞爬起來,揉了揉還在一陣一陣疼著的太陽穴,與他道彆:“謝謝。”

推開車門,她下車。

外套落在夜店的卡座裡,現在隻著單薄的打底衫,冷風一吹她直打顫。

陸闖也下車:“你的包。”

喬以笙踉踉蹌蹌轉身,哆哆嗦嗦地薅回。

陸闖在她伸手的一瞬拽了她一把,她猛地撲進他堅硬的胸膛,撞得她鼻子有點疼。

而緊接著她身上一暖——陸闖把他的外套給她披上了。

撐著他的手臂穩住身形,喬以笙仰著臉注視他。

她的長相屬於老式膠片的那種複古美,不加任何修飾便有獨特的辨識度,加了修飾也不豔俗。

她的眼尾天生自然上翹,顯得她看誰好像都在微微笑,此時真的笑起來,在橙黃光線的加持下更是流沔生輝:“謝謝。”

喬以笙不客氣地拉緊外套,朝小區裡走。

發現陸闖跟著,她回頭,不是很高興地輕輕蹙起眉:“你乾什麼?”

“你冷我就不冷?“陸闖剛從褲兜裡摸出煙盒取了一支菸低頭吸燃,“外套隻借你穿到樓道裡。”

“嗬,小氣鬼。”喬以笙的嗓子諳一分懶懶的鼻音,繼續走自己的路。

路燈恰好將陸闖的影子從後往前拉得長長的,打在她的腳底,她不偏不離地一步一步踩著。

乖乖女倒連醉酒的時候都挺乖,隻玩心比平時重了些,不像其他醉鬼撒潑行凶醜態百出。陸闖瞧得玩味,某些久遠的零碎記憶稍縱即逝。

忽然喬以笙折返到他麵前,又很不高興地指著他的鼻子問:“你、你走路怎麼歪歪扭扭的?難道你也不直嗎?”

陸闖反應過來她什麼意思時,她已經重新和他拉開距離,踩著他的影子頤指氣使道:“不許歪歪扭扭!走直線!要很直很直!”

“真給我服氣的。”陸闖黑著臉嗬一聲,用力把煙戳到路邊的垃圾桶上碾滅。

旋即陸闖邁開大步,三兩下來到喬以笙身邊,拖著她加快速度,製止了她再慢悠悠踩影子的無聊行徑。

喬以笙罕見地不掙紮也不鬨,任由他拖她進樓道,她才甩掉陸闖的手,脫了他的外套,很冇好氣地丟到地上:“還你。”

陸闖冷笑著撿起來,拍拍灰塵:“你是不是還少我一件襯衣?”

喬以笙扭頭就上樓。

她在事務所附近租的這套單身公寓是老小區,一共僅六層樓,冇有電梯,她住五樓,得自己爬樓梯。

喬以笙幾乎爬一層就停下來休息一會兒,腳步還特彆不穩,陸闖跟在後麵,數次覺得她要滾下樓。

但最後她還是一次冇滾,順利抵達樓層了。

倚靠著門,喬以笙掏她的包,掏著掏著她跟自己生起氣,一股腦將包裡的東西倒出來在地麵,她蹲下身找鑰匙。

陸闖雙手抱臂居高臨下,欣賞她解低了鈕釦的衣服從此刻的角度展露的無限風光。

很快他發現喬以笙一動不動的,而地麵滴落了一顆又一顆的水漬。

陸闖擰起眉,也蹲下身,手指剛捏住她的下巴,喬以笙直接往前栽進他懷裡,哭出聲。

“鷗鷗,鑰匙好像丟了,我找不到鑰匙。”

“……”陸闖抬起她的臉,“又裝不認得我?”

喬以笙近距離盯著他,輕輕打了個酒嗝:“鷗、鷗鷗,你怎麼變樣了?”

陸闖:“……”

“鷗鷗,我的鑰匙丟了,進不去家裡,怎麼辦……”喬以笙迷迷瞪瞪地摟住他的脖子,眼淚全蹭在他的衣服上。

蹲得太久,腳發酸,她想直接坐地上。

陸闖及時箍住她的腰,薅著她一塊起身:“找藉口去我家嗎?”

這時有東西從他的外套口袋掉出來。

恰恰是一串鑰匙。

不難猜測,是她之前穿著他的外套那會兒順手塞進去的,但她忘記了。

然而喬以笙見狀指著他的鼻子說:“原來被你偷了。”

陸闖警告:“再指著我的鼻子,我咬斷你的手指。”

喬以笙應聲定住了似的,連睫毛都不眨一下。

陸闖彎腰撿起鑰匙,重新站直身子後,喬以笙的唇突然啄了啄他的鼻尖:“很挺。”

她的表情生動又純粹:“鷗鷗說過,鼻子挺的男人活好。”

陸闖微抿的嘴角勾一絲笑:“就當你在邀請我今晚留下來過夜,讓你重新驗證一次。”

用鑰匙打開鎖,他吻著她進了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