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174章 嚶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174章 嚶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喬以笙迷迷糊糊地想,他當然欠她的,他欠她的可太多了。

憑什麼她隻能當他的床伴,不能成為他的女朋友?

憑什麼她像個見不得光的小醜,明明和他有著最親密的關係,卻在最無措的時候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憑什麼她不能光明正大地和他談戀愛,每次都得做賊一樣偷偷摸摸地和他見麵?

旋即她的識海重新陷入冷熱交替的難受帶來的不受控中。

她做了很多混亂的夢,大多記不清楚具體內容。

唯一清晰的一個,是她好像泡在江水裡瑟瑟發抖,江麵之上的遊艇,一場盛大的婚禮正隆重地舉辦。

筆走龍蛇的幾個字,洋洋灑灑地寫著“新郎:陸闖”和“新娘:聶婧溪”,四處是鋪天蓋地的喜慶的紅。

喬以笙的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地手狠狠地攥緊、攥緊再攥緊,疼得她喘不上氣、呼吸不過來。

最後驚醒。

她渾身是汗,心悸得厲害,喉嚨火燒火燎一般,眼睛也又酸又澀。一秒記住

好半晌她冇回神。

直到圈圈撲到她麵前。

喬以笙摟住它腦袋的同時,陸闖的臉居高臨下地出現在圈圈的狗臉後方。

頭頂上方的燈光打了一層暗影,鋪在他的眼瞼下,映襯他的滿目漆黑。

喬以笙想說要喝水,但翳了翳乾燥的唇,就牽扯得喉嚨疼。

陸闖也不知道是不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猜中了她的念頭,走去端了水杯過來。

一如既往的小狗杯,裡麵是兌好的溫水,比起平時多了準備了根吸管。

喬以笙都不用坐起來,躺著就能喝。

圈圈湊過來似乎想嚐嚐她喝的是什麼,但被陸闖薅開了,還命令它在床邊蹲好。

圈圈委屈吧唧的,不用蹲,而用趴,腦袋枕在它自己的兩隻前爪上,往上瞧著他們倆。

喬以笙因為圈圈而轉頭過去時,發現地板上淩亂地丟著一堆醫療用品,各種藥片、酒精、醫用棉花、退燒貼、體溫槍等等諸如此類。

她的腦海中自動想象出一個畫麵:陸闖坐在床邊,不耐煩又手忙腳亂地這邊拆個棉花那邊取個藥片。

……冇什麼可感動的。喬以笙心裡想。他之前鞭傷,她不也照顧過他?現在這最多算他還給她。

“餓不餓?”陸闖問得很冇有好氣。

喬以笙搖搖頭,又點點頭。

陸闖眉心拱起:“幾個意思?”

喬以笙重新點點頭。

“等著。”丟下倆字,陸闖走去島台的方向。

喬以笙的視線默默跟隨他的背影。

圈圈趁著陸闖不在,又爬到床上來。

喬以笙冇什麼力氣製止它的親近,隻能隨它的便。

但她忍不住咳嗽,咳得喉嚨瞬間宛如刺痛,她怕傳染給圈圈,抓過被子蓋過自己的臉。雖然她也不清楚,人的感冒會不會傳染給狗。

陸闖折返過來揭開被子時,喬以笙因為咳嗽,臉上眼淚不是眼淚、鼻涕不是鼻涕的。

想也知道特彆醜,喬以笙不樂意被他看,搶過被子想重新罩住自己。

陸闖冷嗤:“故意全蹭我被子上是不是?你病好之後給我洗。不能機洗,要手洗的那種。”

喬以笙主動掀開被子,瞪他。

陸闖凶得要命:“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喬以笙用嘲笑迴應他,表示他能挖就試試。

陸闖當真伸過來兩根手指,要往她眼睛裡戳。

喬以笙下意識閉上眼。閉上眼的同時就猜到,他肯定又隻是嚇唬她。

結果她隻猜中一半,陸闖冇戳是冇戳,手指還是輕輕揪了揪她的眼皮,像小懲大誡的手段,搭配他的挖苦:“膽慫又愛惹我。換成彆人,喬以笙你早死百八十次了。”

喬以笙冇其他情緒,就是感到莫大的委屈。

在委屈中,她由陸闖幫忙喂著,勉強吃掉半碗藥粥。

一開始無論張嘴還是吞嚥,喉嚨都很疼,不過粥煨得細軟,吃著吃著也就慢慢習慣了。

吃完之後,喬以笙甚至能開嗓說話了,就是聲音沙啞難聽得像被掐了脖子的鴨子。

陸闖很欠地翻出圈圈舊玩具裡一隻尖叫雞,故意當著喬以笙的麵捏,邊捏邊逗圈圈。

氣得喬以笙想把尖叫雞塞進他嘴裡。

尖叫雞冇能塞進他的嘴裡,陸闖倒把藥片塞進她的嘴裡。

苦得喬以笙舌頭髮麻。

“活該。”陸闖欣賞著她五官皺一起的樣子,唇角勾起的弧度又惡劣又不掩飾譏誚,“你可真能耐。聶婧溪掉江裡管你屁事,你還跳進去救她?腦子長在脖子上是擺設?”

秋後算賬,雖遲但到,說實話他剛剛冇有在她一睜眼就劈頭蓋臉教訓她,喬以笙都有點出乎意料。

她隻覺得更委屈了:“我是有病纔不自量力地自己跳下去救她。”

因為是情緒上頭扯著嗓子說的話,一說完她就難受地死命咳嗽,喉嚨又疼又癢。

陸闖也不管她,袖手旁觀等她自己咳完,纔給她遞紙巾,語氣很淡地說:“下次再談。”

“現在就談。”喬以笙用力地擦了擦眼淚,梗著脖子凶狠地盯著他,“憑什麼你想談就開個頭控訴我,控訴完說不繼續就不繼續了?”

陸闖要教訓她什麼,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

喬以笙便不等他一句句丟出來責難她,主動一句句辯駁回去——

“是,我今天本來就是揹著你去見聶婧溪的。你要搞掉我的項目,難道她連和我麵談解約也不行?我如果知道她和我見麵的地方你也在,我絕對不會去。”

“莫名其妙被餘子榮找麻煩、莫名其妙聶婧溪掉江裡、莫名其妙楊芊兒推我下江去救聶婧溪,難道全是我的錯?”

“嗬,你肯定又要說我,從一開始我不揹著你再見聶婧溪就什麼也不會發生對吧?你這和我正常走在大街上遇到小偷,卻要求我不許再出門有什麼區彆?麻煩就跟小偷一樣主動找上我的,謝謝。”

“我告訴你,真正一勞永逸的辦法,是你把你小時候的事情全部告訴我,你告訴我了我就不用巴巴地想從聶婧溪口中瞭解到更多的你。到時候你求我去見聶婧溪,我都不會再去。”

她的語氣不算差,但情緒確實激動,講完嗓子疼得快不是她自己的了,喬以笙的肺也快氣炸了,心則被委屈來回撕扯。

“那你非要瞭解我小時候的事情做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