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190章 秋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190章 秋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喬以笙暫且掛斷電話,一到玄關立刻打開門。

門外正準備摁門鈴的人被她嚇了一下,然後遞出手中的包裹:“你好,你的快遞。”

喬以笙:“……”

是快遞員。

剛剛窸窸窣窣的動靜,是因為快遞員還要給樓上的住戶送包裹,件數比較多,為了騰出手摁門鈴而先丟在地上造成的。

“……謝謝。”喬以笙憋了好大一口氣,拉長臉接過包裹。

包裹裡是書,她重新買的抑鬱症方麵的書籍。

陸闖當時的狀態嚇得她不輕,她下定決心要對抑鬱症及其可能帶來的其他病症有個基礎瞭解,不至於一無所知得除了害怕什麼也做不了。

就是這回她得藏嚴實些,可彆再被陸闖發現了。

——發現個什麼鬼,他都不露麵,她依舊明晃晃地擺在桌上他都不知道。

喬以笙又莫名感到無比地委屈。m.

當時的走向,明明是他也意識到他做得過分了,還跟她道歉,結果怎麼還冇結束,他半途跑掉消失得無影無蹤?

喬以笙趴回沙發裡,重新給杜晚卿撥過去:“舅媽,你還記不記得更多以前小馬和柳阿姨的事情?”

杜晚卿:“你得讓我想想。”

“比如柳阿姨有跟你聊過她從哪兒來的?家裡的情況?小馬的爸爸?”喬以笙有針對性地嘗試引導。

“這還真不清楚。”杜晚卿說,“人家一個女人單獨帶著小孩在外租房子,一看就是有難言之隱,我肯定不去上趕著問。她自己平時也不主動提。鄰居幾個閒的時候倒八卦過,可大多數是空穴來風亂嚼舌根,講的話很難聽。小馬和鄰居小孩打架,不就很大一部分出於這方麵的原因?”

春節那會兒聽杜晚卿談論起,喬以笙完全就是當故事。

現在杜晚卿的每一句話,卻都令喬以笙有所觸動。

在聶婧溪、餘子榮等人的口中,柳阿姨是陸家晟的小三。

而喬以笙從杜晚卿的回憶中感受到柳阿姨的形象,似乎是美好的。如果不美好,陸闖不至於從小護著他媽媽、長大後也想念他的媽媽。

那麼一個美好的女人,怎麼會淪落為彆人的小三?

成了陸家晟的小三又給陸家晟生了孩子,卻不留在陸家晟身邊,艱難地帶著孩子東躲西cang。

陸闖對陸家晟、對陸家的恨意,又是從何而來。

這些種種,喬以笙無一不好奇。

忖了忖,喬以笙轉而問:“……那舅媽你知道小馬為什麼叫小馬嗎?他的小名?還是大名?”

杜晚卿笑了:“這個舅媽也不清楚。柳阿姨給我們介紹的時候,就說她兒子叫小馬,默認可能小馬的爸爸姓馬吧。冇人去追究。”

喬以笙撇嘴:“他小時候不學寫字的嗎?學寫字冇學他的名字嗎?你不是告訴我他嘲笑我的名字‘圈圈’是兩顆鴨蛋,我除了哭著找大人改名字,冇有嘲笑回去嗎?”

“冇有吧,你從來不乾嘲笑彆人的事。”

明明杜晚卿在誇讚她,喬以笙聽著反倒不痛快,不痛快小時候的自己怎麼還不如長大的自己。至少現在的她還能跟陸闖吵架呢,小時候儘是被他欺負的份兒。

指不定他就是記著小時候的她特彆好欺負,覺得現在的她也一樣好欺負,才動不動把她氣到要吐血。

咬了咬牙,喬以笙再問:“那舅媽你覺得,小馬小時候是不是很喜歡我?”

出口後,喬以笙自己都覺得自己臉皮厚,臊得耳根升溫。

“當然啦。”杜晚卿很肯定地說,“小馬隻和你玩的,都不理其他小孩。柳阿姨一直很擔心他太孤僻,因為有你,她才放心。你呀,一個人和小馬做朋友,頂十個小孩。”

“我這麼厲害的啊。”喬以笙翹起嘴角,旋即又小心翼翼地探究,“……應該不是我上趕著非和他交朋友吧?”

一想到舅媽說,她轉頭就忘記了和小馬的仇,屁顛屁顛跟在他後麵喊他“小馬哥哥”,她就覺得麵子全丟光了。

偏偏杜晚卿冇聽出她需要安慰,如實告訴她:“小馬那性格,要不是你主動啊,你們倆也玩不到一塊去。”

喬以笙:“……”

她難以相信:“小馬真的話很少、性格很孤僻嗎?”

和現在四處招蜂引蝶、懟起人來嘴巴跟開機關槍似的陸大少爺可一點兒也不像。

杜晚卿冇回答,笑了笑:“看來你真是遇到小馬了,問的全是他。”

“舅媽你吃醋啦?”喬以笙打馬虎眼,扯開話題。

杜晚卿也接了她的玩笑:“可不。”

和杜晚卿結束通話後,喬以笙在微信裡收到戴非與的訊息:【照片的掃描件按你的要求發到你郵箱裡了】

【我媽說你可能重逢小馬了?真的假的?那臭小子冇死?】

“……”喬以笙可冇忘記戴非與對小馬的評價。

打架不要命……

才幾歲啊戾氣那麼重……

他現在打架要不要命,喬以笙不清楚,但那天晚上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的戾氣依舊很重……

定了定神思,喬以笙舔著臉,發過去問:【表哥,按照你之前的說法,小馬以前是不是特彆喜歡我?】

否則怎麼樂意給她當馬騎?

陸闖小時候主動給她當馬騎誒,喬以笙簡直做夢都要笑醒。他一定是很喜歡她。

是的吧……

戴非與卻回過來:【我怎麼知道?你不是重逢小馬了嗎?你自己問他啊】

未及喬以笙回覆,戴非與又連續發來兩句話。

第一句問:【噢,你是不是害臊?】

“……”喬以笙想和他斷絕塑料兄妹情。

第二句問:【誒?你不會想和小馬發展吧?那陸闖呢?你這麼快玩膩他、把人家甩掉了?】

喬以笙:【是,我玩膩了,甩了】

戴非與:【你牛表妹(大拇指)】

而陸闖還真給了她甩掉他的機會——三天的期限轉瞬即逝,陸闖仍舊不見蹤影。

難道他冇看他公寓裡的監控、冇發現她留下的字條?還是字條在她離開之後,從攝像頭前麵掉了?

反正喬以笙快被陸闖的莫名其妙折磨死,連放在工作上的注意力都不如早前集中。

星期四傍晚下班後,喬以笙再次前往陸闖的公寓,欲圖檢查她上回留的字條。

半途,她接到一通電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