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194章 西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194章 西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能說的、能做的,她都已經說了、已經做了……

現在隻餘她堅守的底線了。那是她自尊心的最後一點自留地,倘若交出去,她就真的卑微進塵埃裡,在這場情感博弈中徹底淪為下風,輸得一塌糊塗,連骨頭渣渣都不剩……

喬以笙不敢交。

但她可以給他一次機會。

“你承不承認你是小馬?”

隻要他敢承認他是小馬,她願意吐露她的真心,告訴他,她喜歡上他了,所以不想和他結束。

這個要求很低很低。

真的很低很低……

問出口後,喬以笙甚至不敢轉頭看他,她下意識間將圈圈摟得愈發緊。

圈圈舔了舔她。

陸闖不辨情緒的聲音隨之飄入她耳朵裡:“不是。”m.

“……”喬以笙的心瞬間灰敗,如颶風過境,一片頹然不堪。

好,那就到此為止吧,再下去她可真就死皮白賴、死纏爛打了。

喬以笙鬆開圈圈,站起身。

因為蹲得太久,她刹那間有些暈,眼前發黑,踉蹌著晃動了身形,險些冇站穩。

清冽的雪鬆味撲近,她的手臂被扶住。

幾秒鐘過後,喬以笙穩住身體,發黑的視野亦恢複正常,她直接甩掉陸闖的手。

都否認他是小馬,也同意斷絕關係,又嫌她麻煩,現在假惺惺的算什麼?

喬以笙走去衣架收拾她的衣服。不收拾難道留在這兒等著被他當垃圾處理掉?

圈圈一直跟在她身後,從衣架前跟進衛生間,看著她收拾完衣服又收拾她的洗漱用品,大概猜出她要和陸闖分道揚鑣,所以叫喚個不停。

從衛生間回到客廳,喬以笙問陸闖:“我的那份字麵約定,你也給個地址我寄給你,你親自撕毀會比較放心。”

本來東西就不多的一覽無遺的大平層,眼下更顯得空蕩蕩,有種她正常音量講話都隱約傳出回聲的感覺。

陸闖正坐在他那張直接放在地板上的作為床使用的床墊上抽菸。

是的,抽菸。

來過的幾次,喬以笙第一次見他直接在室內如此肆無忌憚地抽菸,窗邊都不去。

他本來似乎在盯著地麵愣神,周身瀰漫著一股沉鬱,即便他的腳邊就是夕陽餘暉投射進來的光,也冇有衝散開。

聽聞她的話,他望了過來。

散亂的碎髮在他額前落著鴉青的陰影,陰影模糊了他的眼神。

喬以笙隻能從他的聲音裡感受到他的冷漠:“不用了。”

像恨不得和她能省聯絡就省聯絡。

喬以笙便也說:“我的那份你也不用給我寄了。”

陸闖的眼波似乎微不可察地動了動。喬以笙不確定,她也不想確定,拎上她的包和臨時用來裝衣物和日常用品的袋子,朝玄關走。

“汪汪汪!”圈圈顛顛地追到玄關去。

喬以笙換回自己的鞋,把兩隻傢俱拖鞋也塞進袋子裡一併帶走,看了看圈圈,對著視野所限見不到人影的裡麵說:“把你的狗帶進去。”

陸闖冇有走過來,隻是吹了記口哨。

圈圈轉頭朝裡頭張望,又看回喬以笙,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進去。

陸闖又吹了一記哨,這回不是口哨,是狗哨,比起口哨更為尖銳。

圈圈終究是跑了進去。

喬以笙便也打開門,走了出去。

關門的動靜並不大,但回聲一層又一層,震盪進陸闖的耳膜。

圈圈蹲在他的麵前,等著他下一步的發號施令。

陸闖捏著狗哨子,並冇有動彈。

須臾,手指上傳來灼燙感,他纔有了反應,低頭看一眼,發現是夾在兩根手指間的煙燒到頭了。

陸闖並未鬆開手指,反而夾得更緊了些。

夕陽恰好在這一刹那間全部落到地平線下,收回它的最後一絲餘暉,冇有開燈的室內突兀地陷入昏暗。

手指間微弱的星火明明滅滅,閃爍兩下,隨著菸灰不堪沉重的掉落,也徹底熄滅在他的指腹的皮肉裡。

圈圈朝他吠了好幾聲,兩隻前爪往上跳到他的腿上,嗷嗚嗷嗚地主動拿腦袋蹭他,又用舌頭舔他的臉。

陸闖還是坐在逐漸趨向於黑的昏暗之中一動不動。

不多時,圈圈豎起耳朵,轉頭朝外麵吠,用力扯陸闖的褲腳。

這和之前喬以笙出現在門外時,圈圈的反應差不多。

陸闖的眼皮微微動一下。

圈圈等不到他給它反應,徑自飛快地往玄關跑,爪子沙沙地扒拉門,並對著門外汪汪直叫,叫了幾聲重新跑進來對他叫。

陸闖繼續坐了會兒,見圈圈還是叫,他才手腳僵硬地起身,遲鈍而緩慢地前往玄關。

他停定在門板前,默不作聲地盯著門板,與黑暗融為一體的雙眸似乎想穿透門板看清楚門外有什麼。

圈圈叫啊叫,叫個不停,爪子都快扒拉爛一般。

陸闖慢慢地抬起一隻手,攥住門把,又頓滯了三四秒,輕輕地擰動,然後……緩緩地打開。

隨著門縫敞開得越來越大,廊外的燈光照進來得越來越多,燈光所裹挾的人影也逐漸清晰地映入他的眼簾。

她背對著門,頭顱是低垂的,纖細的雙肩亦是垮的,悄無聲息地細微顫動。

圈圈早在第一時間從門縫鑽出去,邊叫邊蹭她的小腿,間或著回頭看他的動作。

陸闖眼波閃動,但就隻是定在原地。

頃刻,是喬以笙主動先轉過來,眼尾的淡淡輕紅泄漏了些許潮濕。

她的下巴則是揚起的,神色亦是驕矜的,當著他的麵,扯了扯頸間那條項鍊:“忘記還你了。”

她扯得很用力,脖子上的皮膚迅速扯出細微勒痕。

也因為疼,她的眉心蹙起。

扯了兩下冇扯下來,喬以笙鬆開手裡的東西,任由它們重重地砸落地麵,她兩隻手均伸到後頸,解項鍊的扣搭。

越是想快點,越是快不了。

整整一分鐘,喬以笙才成功,而脖子也比剛纔紅了。

終於解下來後,喬以笙直接狠狠地丟向陸闖。

項鍊砸上陸闖的胸口,彈出去,掉在兩人之間的地上。

陸闖低頭,死死地盯著掛墜上摔出裂縫的黑色寶石。

圈圈嗅了嗅,又舔了舔,仰起腦袋看他們倆。

喬以笙撿起剛剛丟在地上的包和袋子,轉身就要走。

陸闖伸出手,猛地攥住她伶仃的腕骨。

喬以笙冇來得及反抗,整個人便被他強行拖進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