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212章 子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212章 子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陸闖:“……”

喬以笙笑眯眯。不管他承認不承認,在她看來,他們現如今就是情侶,就是在談戀愛。

mia點頭:“嗯,春天很適合談戀愛。”

這回陸闖使了力道掙脫喬以笙。

喬以笙忍俊不禁,篤定這會兒即便鬆開他了,他也不會跑。

陸闖確實冇跑,隻是通知mia,他今晚也睡這裡。

mia很奇怪地問:“你昨晚不就已經睡這裡了?”

陸闖:“……”

比起難為情她和陸闖在mia的家裡同床共枕並被mia察覺,喬以笙覺得此時此刻陸闖的神情更逗。

不過陸闖很快恢複淡定:“現在正式通知你一遍。”

喬以笙故意接茬,對mia說:“嗯,你也不用另外浪費一間客房給他了。他還是睡我屋裡。”m.

mia無所謂地樣子,換了個瑜伽動作:“你們隨意。”

喬以笙從“隨意”這兩個字眼中體味到一股子靈性。

假裝無視他們倆卻又反過來被他們倆不小心無視的圈圈似終於忍無可忍,默默走過來,蹭蹭陸闖的腳,又蹭蹭喬以笙的腳。

喬以笙哪敢冷落它,陪它玩了半個小時,順便補了她的晚飯。

陸闖比她早了十分鐘上樓。

喬以笙上去時,他在洗澡。

壯著膽子,她悄悄試了試衛生間的門把手。

很遺憾,他從裡麵反鎖了。

——“遺憾”這個念頭冒出腦袋時,喬以笙臊了臊,走到窗邊打開窗戶吹吹風、散散熱。

應該買了吧他?她心裡默默地思考,冇買的話他肯定不敢住下來吧?難道他又想忍一個晚上?

察覺水聲停止,喬以笙突然有點緊張了。明明都和他搞了不知道多少次,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關起窗戶後,又重新打開。

陸闖在她第二次關窗戶時打開衛生間的門出來。

看見她,他停住步子冇動。

喬以笙後背倚靠著窗台,隔著不近不遠的距離注視他渾身氤氳潮氣,也一時靜悄悄。

但兩人在空氣中碰撞在一起的目光,無形中分明霹靂吧啦迸濺細碎的火苗。

陸闖當先撇開眼,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繼續邁開步伐,叮囑道:“這裡的熱水器不太好使,預熱比較久。現在水溫剛合適,你抓緊時間,一會兒又要涼了。”

“……嗯,好。”喬以笙帶著換洗衣物進浴室。

在反鎖和不反鎖之間……猶豫再三,選擇了不鎖。

水溫確實正合適,比昨晚她用的時候要好很多。

喬以笙後知後覺,他比她先進來洗澡,會不會就是為了先幫她調適水溫……?

虧她故意冇鎖門,卻全程無事發生。

喬以笙不免鬱結。

結果出去時,還有更鬱結的事情等著她——陸闖先睡了。

先睡了?

屋裡的等關掉,隻留了她那邊一側的床頭燈。

喬以笙氣得肺疼,就是不去他給她留的半邊床,走到他這邊,掀開他的被子,強行往上擠。

陸闖果然還醒著,被迫往後挪動身體,企圖將空間讓給她,甚至都要完全退去原本留給她的那一側。

“陸!闖!”喬以笙不禁紅了眼眶,“我都做到這地步你還想怎樣?非讓我覺得我很輕賤才肯罷休嗎?”

“……不是。”揹著身後床頭燈的光線,陸闖漆黑的雙眸裡流淌著暗潮,粗糲的手指輕輕抹過她潮濕的眼尾。

喬以笙鼻尖抵著他的鼻尖:“那是什麼?”

陸闖緘默地注視她好幾秒。

喬以笙不等他了,選擇在行動上感知他。摟緊他,她的嘴唇埋進他的耳廓,低低地說:“小馬……我很想你,你也很想我不是嗎……”

陸闖低垂眼簾,嘴角似有若無地勾一抹淡淡的自嘲的弧度,兩隻手臂這纔回抱住她,默不作聲地隔著她單薄的衣料,輕輕摩挲。

他太熟悉她了,也隻有他如此地熟悉她,喬以笙很快淪陷在他熟悉而輕巧的憐惜之中,得到她想要的,無暇去細思其他。

凜冽的雪鬆氣息整夜浮動在她的鼻息間,又似乎比以往多了一絲霜氣。

這霜氣有那麼一兩個瞬間帶來的疏離感,令喬以笙產生他不是他的錯覺,可她轉頭凝睛細瞧身後和他一樣籠罩在濕汗蒸騰中的,又確實是陸闖的麵龐。

喬以笙鬆掉咬在嘴裡的項鍊,單手捧住他的臉,吻住他:“小馬……”

陸闖微不可察地頓住半秒,繼而無聲地迴應她的唇舌。

-

第二天上午駕校的課程,喬以笙毫無意外地缺席了。

鬧鐘響的時候,她還是掙紮了兩下,可陸闖的懷抱太舒服了,她抗拒不了誘惑,躺回去。

腦子裡甚至在擔心,陸闖不會要取代鬧鐘的功能,督促她去上課吧?

事實證明她想多了,陸闖反手摟得她更緊,一起繼續睡過去。

中午起床後,喬以笙到底是自覺的,再讓陸闖送她去駕校,至少趕得了下午的課。

下車前,喬以笙讓陸闖傍晚不用再過來了:“我自己搭公交回工地。”

陸闖淡淡點頭:“嗯。”

“喂,怎麼又對你女朋友這樣冷淡?”喬以笙傾過身去,兩條手臂親昵地圈住他的脖子,用他曾經對她講過的話回敬他,“床上床下兩副麵孔啊你?嗯?男朋友?”

陸闖斜挑眉:“你談了戀愛之後會變得這麼黏人的?”

“陸闖,我勸你收回你嫌棄的語氣重新說一次。”喬以笙哼笑,“假裝正經不願意下車去買、結果果然被我猜中你趁我在駕校上課期間早就偷偷買好了。”

陸闖眯著眼,一副壞透了的表情:“不買你能放過我?”

喬以笙掐他的腰:“最後便宜的不還是你。”

“你便宜嗎?”陸闖手指從她頸間勾出項鍊,“你可一點不便宜。”

由於昨晚的某些畫麵,喬以笙現在看到項鍊耳根就無法抑製地發燙,鬆開他,扯過項鍊塞回脖子裡:“所以它到底值多少錢?”

說實話她有點吃這條項鍊的醋。

彼時她對他說了那麼多也做了那麼多,他仍舊趕她走,一見項鍊摔了,他倒是發了瘋,直接擄她回去。

她不讓再勾出來,陸闖便不勾,指腹隔著她的衣領,輕輕摸了摸掛墜映出來的輪廓,神色間流露出一絲緬懷:“柳阿姨以前說,要送給小馬媳婦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