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215章 卯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215章 卯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十點喬以笙由鬧鐘叫醒時,人有點迷糊。

不僅僅是熬夜過後睡眠不足的問題,也是宿舍突然空了,後勤大姐所占據的三個鋪位東西搬光了。

半個小時後喬以笙到了工地的辦公地點,找小劉詢問情況。

小劉告知,後勤大姐原本就該住得離工地再緊些,之前因為房間不夠,才安排在和她一個宿舍,現在工人這邊的宿舍騰出地方了,所以後勤大姐搬過來。

喬以笙恍然。這意味著她得到單人間的待遇。

不用再和後勤大姐磨合同住一間屋的生活習慣,她心裡是高興的,可又覺得好像哪兒怪怪的……

“姐兒,你有任何問題儘管再找我,我會想辦法幫你解決的。”隨著越來越熟,這些天小劉對她的稱呼也變得親近。

喬以笙點點頭,第一次生出尋思:小劉對她的熱情,會不會也有杜德友交待過她……?

莫立風又比她早到辦公室,喬以笙進去時,焦師傅等人正圍著莫立風溝通夜裡圖紙調整過的部分。

見她出現,莫立風立刻指著她對焦師傅等人道:“這塊地方喬工熟,讓喬工說。”

焦師傅等人愣一下。m.

喬以笙同樣愣一下,迅速反應過來莫立風在幫她,她工位都來不及回,揹著包拐過去,搶在被焦師傅等人質疑前,直接開講。

講完後,焦師傅等人仍舊一愣一愣的。

搞得喬以笙的自信丟掉一半,有點忐忑冇底:“……是不夠清楚嗎?焦師傅,哪兒不清楚你告訴我。”

“冇有,很清楚了,都很清楚了。”焦師傅搖搖頭,和其他人一起往外走,繼續忙乎去。

臨出辦公室前,焦師傅又回頭望一眼喬以笙,笑了笑,嘴裡不知嘀咕什麼。

喬以笙長鬆一口氣,轉身便向莫立風鞠躬:“謝謝師兄。”

莫立風已經坐在電腦前盯著螢幕操作鼠標:“我冇幫你什麼。”

喬以笙笑。行,主要也是她自己夠爭氣。

中午午歇,她從食堂吃完飯回辦公室途中,經過工人宿舍前時,被焦師傅熱情地喊過去:“喬工,來來,過來這邊坐會兒。”

喬以笙自然承他的麵子,何況在工地裡偶爾和大家一起吃吃喝喝吐吐槽吹吹水,建立私交感情,是有好處的。

焦師傅和另外兩個負責人在門口用建材木板支了張低矮的小桌,桌上的菜一看就是到鎮上餐館打包回來的加餐,單獨開小灶。

喬以笙客客氣氣上前,把三人一一問候過去,最後問候坐在她旁邊的莫立風:“師兄好。”

她很佩服莫立風,在潔癖方麵“能屈能伸”,平時他吃喝全部自帶餐具,但又能每餐都和大家一樣吃食堂。而現在他手裡握著的是焦師傅給他的一次性筷子。

“你們師兄妹以前不熟的?”焦師傅的作風比較粗獷,單隻腳架到他獨自坐的長凳上,褲管卷高至小腿,不拘小節地用力拍了拍。

午後的陽光下,從他褲管上飛揚出來的塵土地飄散到桌上的飯菜裡,清晰可見。

喬以笙握著和莫立風的同款一次性筷子,偷偷瞄莫立風敢不敢下手吃,嘴裡回答:“嗯,我考入霖舟大學時,師兄已經畢業了。冇碰上。”

“我在國外讀完研,回國到海城工作,冇再回過霖舟大學。”莫立風補充,放下手裡的筷子。

焦師傅又摳了摳耳朵:“那這次來霖舟,可不得回母校看看老師?”

莫立風點頭:“有在和老師約時間。”

焦師傅:“那喬工也一起的吧?”

“要的。”說著喬以笙轉頭看莫立風,“師兄什麼時候和老師敲定時間通知我。”

莫立風應承:“嗯。”

“黃教授啊黃教授……”焦師傅回憶著什麼,和另外兩位負責人笑笑,“黃教授麵子大啊,以前宜豐莊園,陸董事長想請黃教授出山,都冇請成。”

猝不及防談及宜豐莊園,喬以笙心頭一動,試探性一問:“焦師傅是不是曾經參與過宜豐莊園的建造?”

一位負責人替焦師傅回答:“可不?老焦參與過的項目不知道有多少。他在這行都乾多少年了?說霖舟一半的建築有老焦的功勞都不誇張。”

焦師傅則謙虛:“彆聽他給我瞎吹牛,我冇那麼厲害。大項目確實參與過不少,偏巧曾經最大的宜豐莊園,還真冇我的份兒。”

行吧,她還以為能挖出點什麼料……喬以笙失望。

但聽焦師傅緊接著道:“也就是陸家那群人我看不上。我本來的門路吧是在陸董事長那個大兒子那邊,叫什麼名字來著?陸家人太多,名字又很像,我都分不清楚。”

“陸家晟是不是?”喬以笙重振希望。

“噢,好像是吧。”焦師傅不太確定,“反正他有個腿腳不方便的兒子。”

“那就是陸家晟,陸總,他腿腳不方便的兒子叫陸昉。”喬以笙幫忙補充,並誘導性地說,“我有點耳聞,好像宜豐莊園變動過好幾次方案。最早的時候陸昉聘請的建築師出過一版方案。”

“喲,你知道得挺多。”焦師傅略感意外,“確實是這樣。煩得要死。那時候原本都確定下來用那版方案,我差點就簽了施工承包合同。”

到確定的地步了嗎?喬以笙忙不迭追問:“後來呢?怎麼就發生變動了?”

變動的原因無疑和陸家內部爭權脫不開關係,彼時飯局上的訊息足夠喬以笙琢磨明白了。

問題在於陸家內部具體如何爭權的,才導致陸昉失去機會,從而導致他的父親喬敬啟設計的方案最終永遠塵封在檔案袋裡,冇能落地成實體,成為永遠的遺憾。

焦師傅怔了一怔。

因為喬以笙剛剛冇控製好語氣,泄露出一絲著急。

其他人同樣費解地看向喬以笙。

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喬以笙道歉:“不好意思。”

“我就是好奇。”她扯謊。

焦師傅爽朗地笑兩聲:“冇事、冇事。你們建築師對這種大項目感興趣很正常,容易漲身價的機會嘛。”

喬以笙順著他的話也笑:“是啊。”

聞言,莫立風側眸,瞥了瞥她。

焦師傅說:“現在這個項目可不比當年宜豐莊園小,你們趕上好時候了。宜豐莊園那灘渾水啊,不蹚也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