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242章 蠶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242章 蠶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這點喬以笙還是自信的:“小馬哥哥,說謊前先打草稿啊。不打草稿,你眨眨眼睛也可以。”

陸闖不知是被她懟住了還是懶得再和她鬥嘴,不再吭聲了。

他戴著口罩,喬以笙愈加無法從他臉上的神色進行判斷,隻能再正色強調一次:“陸闖,我講認真的,你不要覺得我和莫師兄有什麼。”

陸闖的語氣不冷不熱:“喬以笙,我冇那麼閒,也冇那麼公私不分。光華嘉業具體的運作是杜叔負責,不是我。”

有他這樣的話,喬以笙放下心,再以調侃的口吻緩解氣氛:“也對,你大老闆嘛,暗中投資了許多產業、經營了許多公司,每一個家公司的具體運作都要你親自負責,那有二十四個你都不夠用。”

-

晚上杜晚卿準備的飯菜又比昨天晚上更為豐盛,畢竟明天喬以笙就回霖舟了。

白天他們三人出門玩,杜晚卿在家裡幾乎全把時間花在給她做些新的零嘴和醬料。

夜裡照舊,喬以笙先在杜晚卿的屋裡睡,和杜晚卿聊了很久的天,談談她近期的工作。

等杜晚卿睡熟之後,喬以笙悄悄下樓。

陸闖還冇睡。m.

昨晚她可以理解為,他因為那隻舊紙箱裡的物件而冇睡。

今晚喬以笙成功進門後直接認定:“你在等我。”

“我等你乾什麼?”陸闖嗤之以鼻,“這是你舅媽家的雜物間,你如果不是來拿東西的,那就彆打擾我休息。”

喬以笙摟住他的脖子雙腳離地圈上他的腰腹,像樹袋熊一樣掛到他身上:“就是來拿東西的。”

陸闖的兩隻手明明很誠實地托住她,嘴上還非假惺惺地問:“拿什麼東西?”

“你。”喬以笙抱住他的腦袋,手指插入他的發間,迫不及待地親吻他。

陸闖倒是冇有推開她,免去和上一次在這件事上的交涉,估計他也明白到最後他必然還是抗拒不了她,索性不浪費時間了。

喬以笙把從酒店房間帶出來的東西給他的時候,他並不意外,搞得喬以笙羞赧難當:“我就應該再讓你自己去買。”

陸闖俯低身:“最後便宜的不還是你。”

“……”

雖然不似春節就睡在杜晚卿隔壁,但他們仍舊不敢太鬨。

就是……木板床有它自己的想法……

“……”

喬以笙認真且癡迷地探觸他黑眸深處的斐然,心道,這也該是他喜歡她的痕跡和證據。

-

抑製不住荒唐的結果是,喬以笙冇能再溜回杜晚卿的房間。

睡醒時日上三竿、天光大亮。

陸闖也已經起了床。

喬以笙拉過被子將自己裹成蠶蛹,都不知道一會兒該如何麵對杜晚卿了……

做好心理建設,她開始慢吞吞地穿衣服。擱這雜物房裡的這張被淘汰掉的老式木板床啊,即便平平常常這樣隨便動一下,就嘎吱響……今次完全在挑動她的某些記憶……

打開門後,喬以笙探頭探腦,先確認杜晚卿不在客廳,她纔出去,用尚未痊癒的腳,以最快的速度上二樓。

卻恰巧在樓梯口碰到剛從三樓晾完被子走下來的杜晚卿。

“……舅媽。”喬以笙硬著頭皮衝她笑。

杜晚卿隻是很平常地提醒她,飯溫在鍋裡,一會兒自己去吃。

“好咧。”喬以笙訕訕回自己臥室裡,覺得自己“乖乖女”的形象,在舅媽麵前也冇能保住了……

洗完澡,喬以笙照著鏡子擦拭身體殘留的水漬,隱隱約約浮現夜裡的某一段記憶。

那會兒她意亂情迷得不知今夕何夕,陸闖好像突然捏著她的下巴問她,他是誰。

她覺得很奇怪,她不就是小馬,他還能是誰?

陸闖卻重新問:“我是誰?”

彼時她正被他“折磨”著,又回答了好幾個答案。

忘了哪個答案讓他滿意的,他才終於滿足了她。

喬以笙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夢。即便之前他們還是床伴關係期間,用身體交流時陸闖也鮮少講話的。

而且他那樣也過於古怪了吧……

-

喬以笙下樓吃飯時,陸闖和戴非與大汗淋漓地一起從外麵回來。

戴非與穿著籃球衣。

陸闖的上衣也脫得僅剩一件短袖t恤,t恤的袖子還被他卷高到肩膀上變成無袖,肱二頭肌微微鼓脹。他的褲子應該原先兩隻均卷高一小截,但左腿褲管的卷褶散落下來了,僅剩右腿褲管卷著。

懶洋洋地邁著大步,他很隨意地從前往後捋了捋額前汗濕的碎髮,陽光跳躍於他的發間,喬以笙猝不及防被他此時此刻身上洋溢位的少年感所擊中。

進門前,戴非與把手裡抱著的籃球往門口的籃子隨手一丟。

因為陸闖,喬以笙的腦子短暫地宕機,所以儘管畫麵看起來然毫無疑問,她還是廢話地問一句:“……你們打球去了?”

陸闖會打籃球?反正大學期間,她一次冇見過,也從未聽其他人提過。

“不是。”戴非與先是否認,緊接著道,“決鬥去了。”

喬以笙:“……”

戴非與的神情分明等著她詢問決鬥結果,喬以笙大概猜到了,給他麵子,冇讓他冷場:“誰贏了?”

果不其然,戴非與嘚瑟:“笑話,你哥兒我能輸?”

陸闖聳聳肩,無所謂的樣子:“下次決鬥提前預約,我打球前就不先把體力使在其他地方。”

“……”喬以笙覺得自己徹頭徹尾被陸闖汙染了,完全是瞬間明白陸闖的言外之意。

她真是氣也不是臊也不是,等戴非與上樓沖澡去,她才衝進陸闖的房間:“行啊你,自己技不如人輸球給我表哥,還把鍋甩我頭上。”

陸闖剛剛把被汗浸濕的t恤脫掉,光著上身,聞言他回頭瞥了瞥她,指著他脖子上尚未完全消退的牙印:“你到你表哥麵前說,看他是信我,還是信你。”

“!!!”那又不是昨晚咬的……喬以笙驕矜微揚下巴,“噢,原來那點運動量就影響你早上打球,你在說你自己很虛的意思嗎?”

陸闖歪一下腦袋,大步朝她走過來。

喬以笙纔沒那麼傻等在原地承擔自己逞一時口舌之快帶來的後果,立刻打開門往外溜。

卻是不期然地,迎麵又撞上恰好走來樓梯底下拿東西的杜晚卿。

喬以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