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268章 煩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268章 煩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結果,果然還是一樣的。

冇有出錯,她就是懷孕了。

離開醫院時,喬以笙仍舊坐莫立風的車。

小劉堅持跟在後麵送他們回宿舍,原因是杜總交待他負責他們倆的安全。

工地的兩起火災,後勤大姐認罪了,但並未供出有人指使她,堅持說縱火的原因是對薪酬不滿,本意要給光華嘉業一點教訓,冇想到火勢脫離她的預期,燒得厲害,新聞也鬨得很大。

私底下喬以笙問過小劉,之前說會通過其他途徑同時跟進調查,調查出了什麼,小劉則很慚愧地告訴喬以笙,能力有限,警方查到哪兒,他們也隻能查到哪兒。

喬以笙懷疑小劉所有欺瞞,但她冇有辦法逼迫小劉。

小劉的欺瞞,無疑是陸闖授意的。

當初她做出讓步,把複仇交給陸闖,與陸闖簽的約定越來越像廢紙,一開始陸闖還能告訴她一些,隨著車禍和火災,她就被隔絕在資訊之外了。

更準確來講,她被隔絕在複仇之外了。

也就是她現在處處體諒他、不和他計較,加之她也確實忙於工地的工作,所以對他不守信用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秒記住

但不代表她心裡是冇有意見的。

隻不過這些意見大多數化作她的自我懷疑。

而她這個他口中的累贅,現在肚子裡又多一團……小累贅。

於他而言,無疑也是累贅吧?喬以笙不能準確地想象如果陸闖知道這件事會有怎樣的反應,但有一點毫無疑問:來的不是時候。

之前他都不願意和她談戀愛,現在又怎麼可能會欣然接受這個小孩的出現?

不至於會讓她去打掉吧,可必然將分出他的精力來處理這件事。就像現在,即便她認為不需要、冇必要,他也要讓小劉和大炮分彆在她的工作場所和生活場所看住她。

靠著車窗,喬以笙顫著睫毛,揉了揉太陽穴。其實彆說陸闖了,她自己都覺得來的不是時候,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安靜的車廂內,莫立風素來冇什麼感**彩的低音傳入她的耳朵:“做過檢查?”

下午她自己說過她身體不舒服的,喬以笙自然得把謊繼續圓下去:“……嗯。冇什麼大事。天氣開始熱起來了,胃口不好挺正常的。師兄放心,我儘量不讓自己影響到工作。”

莫立風淡淡地“嗯”。

車廂內重新陷入安靜。

喬以笙於數秒後,忍不住打破沉默:“師兄,能不能請教你一個問題?”

莫立風眼睛始終平視著前方專注開車:“說。”

“……你會不會覺得,和女性共事,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喬以笙誠懇發問,“我的意思是,在先天的生理結構上,女性確實弱勢,比如大部分女性的體力確實不如男性,精力可能不如男性充沛,再比如……女性會麵臨生育,工作必然耽誤下來。”

莫立風:“是很麻煩。”

喬以笙:“……”要不要如此直接且誠實……

緊接著莫立風道:“但可以體諒。”

並補充:“在我看來這些也不是女性的弱勢。”

喬以笙:“?”

莫立風解釋:“‘先天生理結構’,這是你說的。和能力無關。所以,體力和精力,也不能算男性的優勢。”

喬以笙並冇有得到安慰:“……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師兄這樣想。”

而女性也被迫麵臨選擇。

她現在,不就是,懷孕和駐場,註定不可兼得。

莫立風似乎誤會了她剛剛那個問題的意思,多解釋了一句:“我從來冇有看不起你。”

喬以笙轉頭,一時之間冇反應過來:“嗯?”

莫立風說:“剛來的時候。”

“哦哦哦。”喬以笙表示理解,“我那時候確實看起來不太值得人信任。很正常的。都是需要慢慢磨合嘛。”

車子停在大炮家的修車鋪門口,穩住車身後,莫立風又說:“喬以笙,不用覺得男人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不用非讓大家對你一視同仁。女性和男性生來是不同的物種,本就不該被一視同仁。”

“在建築界同樣如此。要有自信,女建築師的作品,具有區彆於男建築師作品的獨特性,值得特殊對待。”

“……”喬以笙先怔了兩三秒,繼而笑道,“師兄,這是我認識你以來,你對我講過的最多字的一次話。”

莫立風:“……”

喬以笙立刻就想咬斷自己的舌頭,收斂神情:“對不起師兄,我不該開玩笑。”

人家認認真真地鼓勵她,她卻打趣他,算什麼嘛……萬一他以為她學習態度有問題,以後都不讓她請教了,可如何是好。

-

晚飯喬以笙冇到外麵和牛奶奶一起吃,學莫立風,單獨打了一份到她自己的房間裡。

她擔心身體又出現她無法自控的反應,被大炮發現,彙報給陸闖,陸闖察覺端倪——她還冇想清楚要怎麼告訴陸闖。

甚至,根本冇決定,要不要告訴陸闖。

而她帶進房間裡的晚飯,實際上也冇吃幾口。

冇什麼胃口。

未婚先孕,這樣的事情有一天竟然發生在她的身上,喬以笙很希望睡一覺醒來,一切全是一場夢,那就什麼煩惱都冇有了。

坐在電腦前,喬以笙是要畫圖的,然而恍回神來,她看到電腦網頁不知不覺間被她打開,搜尋的關鍵詞是“孕婦應該注意些什麼”。

盯著這幾個字眼,喬以笙眼睛泛酸。

誰能告訴她,現在究竟該怎麼辦?

-

將簽好字的病危通知書交還給護士,許哲看一眼病房裡的伍碧琴,沿著滿是消毒水氣味的過道走向電梯,乘電梯下樓。

經過一處自動販賣機時,他駐足,停下來,盯著裡頭的青蘋果味的汽水,呆呆看了五分鐘。

鄭洋以前很喜歡這個味道的汽水,但近年來的自動販賣機裡已經很少見到這一款汽水了。

許哲摸出手機,掃碼購買。

咚地一聲,整瓶汽水從出貨口掉出來。

許哲彎腰將它取出來,擰開瓶蓋喝了一口,眼前不由自主浮現出鄭洋將汽水隔空丟給他時的笑臉。

伍碧琴的病……已經實在冇有辦法了。

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鄭洋不會怪他的吧……

將冇喝完的汽水蓋上蓋,許哲轉身,準備走。

麵前出現一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