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283章 雞湯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283章 雞湯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喬以笙也實話告訴她:“你的行為讓我很膈應。”

冇人會喜歡,有人去整了張和自己相似的臉。

“你以為我就不膈應我自己嗎?”朱曼莉嘲弄,“我那麼討厭你,卻把自己弄得和你像,照鏡子的次數我都變少了。”

“……”喬以笙再次實話告訴她,“你這樣說,我也並不會高興。”

“不高興就不高興。”朱曼莉說,“我來探望你又不是為了讓你高興。”

喬以笙發現朱曼莉也是有點幽默在身上。

“入職萬隆地產其實是個意外。重新見到陸闖的時候,我就想再試試。既然從前陸闖嫌棄我醜,那我現在變漂亮了,他總能對我有點興趣吧?”朱曼莉又道,“他也的確好像對我產生了興趣。”

繼而朱曼莉話鋒一轉:“可原來他不是對我產生興趣,隻是因為他喜歡你,所以對我的臉產生了興趣。”

既然她不想吃水果,喬以笙便將剛剛歐鷗給她倒的水遞給她。

朱曼莉接過了,大概也是話講多了感到口渴,還喝了兩口:“結果我就成了擋箭牌。”

“因為我這張和你相似的臉,我恰好在那個時機出現在陸闖身邊,恰好被陸闖挑選為擋箭牌。”朱曼莉強調。

“還要嗎?”喬以笙示意水壺。

“不用,”朱曼莉搖搖頭,又喝了一口水,“但我還算樂意。當擋箭牌讓我受益不小。除去陸闖承諾給我的金錢和在萬隆地產的職位,‘陸闖女朋友’這個名頭的虛榮也帶我不少便利。”

聽到這番話,喬以笙對於陸闖用朱曼莉當擋箭牌這件事也徹底坦然。雙方交易,各取所需,誰也不欠誰。

朱曼莉放下水杯的手,轉而摸向自己的小腹:“也是因為當陸闖的擋箭牌,我才遇到他……”

無疑是指孩子的父親。喬以笙凝色。

朱曼莉複抬頭,笑一下,眼睛裡湧得全是淚花:“我其實冇那麼喜歡他。就是太寂寞了,才和他玩一玩。”

“他也冇多喜歡我。我意外懷孕之後,跟他說,我要去打掉,他也冇阻止我,還親自帶我去醫院。我反倒不想打了。正好陸闖那時候說,他需要借一借我懷的這個孩子,我就先留著。之後再打掉也可以。”

“可留著留著,留到他突然死了,我也冇打掉。”

“現在,更不想打了。”

“……”喬以笙現在真的懷疑,朱曼莉是來刺激她的。

她聽得很難過,難過得想主動探究,孩子的父親究竟是誰。

朱曼莉原先在眼睛裡打轉的淚花又全憋回去:“喬以笙,難過個幾天差不多就行了。這世界上不是隻有你苦,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苦,其他人的苦也不比你的苦少。”

喬以笙還是實話實說:“朱曼莉,你的雞湯很難喝。以我們倆的關係,你給我送雞湯的行為,也隻會讓我覺得你下了毒。”

朱曼莉自嘲:“不敢,給你下毒的話,陸闖可能連我肚子裡小孩的麵子都不會給,直接弄死我為你報仇。你死了,我那個死鬼的仇,也不會有人幫忙報了。”

陸闖幫她小孩的父親報仇……?喬以笙怔愣。也是和陸家有仇?

喬以笙腦海中閃過大炮那位過頭七的朋友。

是,同一個人嗎?

“喬以笙,你是會影響陸闖狀態的人。我希望陸闖能給我那個死鬼成功報仇。你好,陸闖才能好。”

這是朱曼莉來這趟的真正目的。

以及——

“我也是來和你道彆的。我快走了。”朱曼莉最後道,“陸闖一直在計劃把我送走。畢竟我肚子裡懷的是我那個死鬼的遺腹子。我自己也希望孩子能平安出生。繼續呆在陸闖身邊,我的風險挺大。對陸闖而言,保護我,也會讓他分神。”

喬以笙的眸光輕輕閃了閃。

杭菀和朱曼莉離開後,歐鷗就來關心朱曼莉跟她單獨聊了什麼。

“不能說的不用告訴我,主要她有冇有欺負你?”雖然歐鷗對朱曼莉的印象有所改善,但不代表和朱曼莉就成了朋友,一筆勾銷從前的齟齬。

“冇什麼。”喬以笙轉頭望向窗外燦爛的天光,“和我掏心窩子,握手言和。”

“掏心窩子?握手言和?”歐鷗咋舌,隻覺得這兩個詞,一個比一個可怕而令人懷疑。

冇等喬以笙多說,歐鷗接到外麵大炮的電話。

然後歐鷗的神情比方纔更為咋舌,通知喬以笙:“陸闖的未婚妻來了。”

喬以笙亦是一愣。

“不用見了。”歐鷗替她做主,“讓醫院的醫生和護士找個理由隨便把她打發走。”

喬以笙蹙眉:“她緊跟著朱曼莉後麵來探望我,或許就是為了讓我冇有拒絕見她的藉口。”

朱曼莉能見她,說明她能見客。而能見朱曼莉卻不見聶婧溪,擺明瞭是她針對聶婧溪。

歐鷗出主意:“怎麼就不能拒絕見她?就說你現在的狀況不適合一天見太多人。剛見過朱曼莉你就睡覺休息了。”

“那她明天、後天,還是會再來的。”不如今天直接見了。

歐鷗問:“那就什麼理由都不用給,不見就是不見,不行嗎?讓她知道我們不待見她。你們倆又不是朋友,以後的生活也不需要有交集。撕破臉就撕破臉。”

喬以笙反問:“你覺得,這次許哲背後的人,是聶婧溪?”

“不管是誰,有嫌疑的這些人,一個都不要見。”

歐鷗和吃炸藥冇兩樣。

喬以笙抓了抓歐鷗的手:“可我願意見見聶婧溪。”

“可——”

“不會有事的,不是有你陪著我?”喬以笙安撫歐鷗,“外麵還有大炮。這裡又是值得信賴的醫院。我隻是允許她探望我,冇其他的。”

和喬以笙對視片刻,最終是歐鷗敗下陣:“行,見就見。我也順便會會陸闖這位死活要嫁給他的未婚妻究竟怎麼瞎的眼。”

未幾,聶婧溪邁步進來病房。

方袖和楊芊兒兩人自然冇少,不過她們把聶婧溪探病的禮物放下後,就出去了。

歐鷗用紙杯給聶婧溪裝了杯溫水,然後坐在沙發裡,假裝玩手機。

聶婧溪並未介意歐鷗的在場。她坐在病床邊的椅子裡端詳喬以笙片刻,頗為感慨:“我們一起看畫展到現在,快兩個月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