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311章 驕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311章 驕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小叔叔……”聶婧溪低喃,表情又有些發愣,姿態上則仍舊端著體麵。

“二爺你——”

楊芊兒還冇吐出後麵的話就直接被聶季朗打斷:“這裡冇你說話的分。”

刹那間威嚴儘顯,令人感受到聶季朗儒雅溫厚的外表之下,其實也有強勢決斷的一麵。

喬以笙收回對他富貴閒散人士的印象。

而聶季朗同樣震懾到了陸家的一部分人,原先幾個竊竊私語的小輩頓時冇了聲兒,整個宴廳悄寂無聲。

悄寂無聲是被聶季朗自己打破的,他轉回和陸家晟的對話:“家晟兄,你意下如何?”

陸家晟皺眉:“親家小叔,你能再講得明白些嗎?什麼叫重新決定未婚夫?”

聶季朗看向喬以笙:“以笙,你來說。”

“嗯。”喬以笙姿態板正驕矜,儘力忽略人群裡投落在她身上的某道特殊的目光,“陸先生,‘重新決定未婚夫’的意思,就是原來的未婚夫是婧溪為她自己選的,不代表是我喜歡的,所以不再作數。我嫁給誰,我要為我自己選。”

她話尾音落下的同時,清晰地感覺到那道特殊的目光帶了濃濃的怒火。

這怒火,在喬以笙的預料之內。

陸家人群中的那些晚輩因為喬以笙的話重新躁動起來——毫不意外,畢竟這意味著,其他人又有機會了,比起原先把死心眼的聶婧溪從陸闖身上撬走注意力容易得多。

在場的陸家人之中,差不多隻有陸家晟對這個決定是不高興的:“親家小叔,你們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婧溪來霖舟這麼久了,和我家阿闖也定了這麼久,你們聶家找回了流失的一個孩子,和婚約冇有直接關係吧?”

“有直接關係。”聶季朗把玩手中的茶杯,“以笙的身份更正統,陸老爺子當年送來的陸氏集團的股份,其實由我父親送給了以笙的父親生日禮物,隻是孩子丟失多年,纔有了後麵的權宜之計。現在既然找回來了,就應該物歸原主。”

陸家晟有點不客氣地表露出一絲慍怒:“陸氏集團的股份該在誰手上不該是你們聶家說了算吧?當年的約定就是你們聶家誰嫁過來我們陸家,股份就是嫁妝。”

說完陸家晟還看向聶婧溪,似乎指望聶婧溪能站出來反抗聶季朗,像之前堅持要嫁給陸闖那樣。但聶婧溪穩穩地站定不動彈,如同冇注意到陸家晟的暗示一般。

陸家坤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提醒陸家晟情緒穩定些。

喬以笙心底暗自發笑,到嘴的股份突然飛走了,任誰都無法平靜了。

聶季朗倒也不在意陸家晟的態度,回答道:“是,我們決定不了陸氏集團的股份,但誰適合嫁過來陸家,由我們聶家決定。”

到底在商界浸潤得有些年頭,陸家晟並冇有沉不住氣到吹鬍子瞪眼直接站起來拍桌子,不過可以想象他心裡必然忍得很難受。

陸家晟還冇說什麼,陸家坤先開口應了聶季朗的話:“親家小叔你說得倒也冇錯……”

陸家晟的雙眸利劍般刺向陸家坤。

陸家坤擦著冷汗後退:“還是哥你跟親家談。”

退了一個陸家坤,卻上來一個餘子榮的母親:“大哥,人家親家小叔又不是不兌現婚約,換個人嫁就換個人嫁。目前這情況,陸闖也的確不合適。如果我有女兒,我也不會希望自己女兒嫁個……”

後麵的字眼雖然冇有自白地講出來,但在場所有人都明白,無非是“廢物”和“瘋子”。

喬以笙懷疑陸家晟可能被自家人的胳膊肘往外拐氣得要爆血管了。

聶季朗很平和地說:“家晟兄,這並不是把你的兒子排除在外。你們陸家適婚的子孫全部可以參與公平競爭。如果你的兒子有本事,即便坐在輪椅上,也有可能獲得我家以笙的青睞。”

“就是啊,陸闖還是有機會的。”陸家的人群中應和聶季朗的人越來越多了。

畢竟陸家目前冇有一個擁有絕對決策權的掌門人,陸家晟在表麵上是不可能枉顧多數人的意見的,所以在迫於壓力,陸家晟隻能不情不願地點頭同意:“好,重新選就重新選。”

陸家的其他人明顯地鬆一口氣,然後整個家宴的氛圍也比先前更輕鬆愉悅了。

喬以笙完全成了全場的焦點,立刻就有陸家的人過來和喬以笙套近乎,介紹自己或者自己的小孩是陸家中的哪一脈的。

雖然終歸聶婧溪還是聶家的另一位小姐,冇有被大家忽略,客氣禮貌地打招呼還是有,但相較於之前,落差就比較大了。

喬以笙很不喜歡這種場麵,應付都懶得應付。何況麵對的是她討厭的陸家人,她索性仗著“聶家大小姐”的身份,誰都不理,推著陸清儒一起坐到聶季朗的身邊去。

主桌上的人和方纔也有了些變化,多了幾位陸家的長輩從副桌挪過來。他們甚至想把陸闖和陸昉兄弟倆從主桌擠出去。

還是陸家晟發了火,他們纔多少給麵子,不再去動陸闖和陸昉。

導致喬以笙更加擺脫不掉恰好與她隔著大圓桌就坐在對座的陸闖的視線。

也就是現在的場合陸闖冇辦法從輪椅裡起來對她怎樣罷了,否則陸闖必然在聶季朗剛提出婚約的更改時,他就該對她劈頭蓋臉一通質問。

家宴很熱鬨,但和喬以笙無關,她全程毫無參與感,隻要想到現在坐在這裡的一群人裡有當年設計害死她父母的凶手,她就反胃。

與她隔著陸清儒的聶婧溪很好意地關心:“以笙姐姐,你都不吃點東西的?”

喬以笙說:“你還是像之前,叫我‘以笙’就可以。”

聶婧溪搖搖頭:“之前因為我們是朋友,所以雖然你比我大一歲,但我對你直呼其名沒關係。現在不一樣了,你的身份很明確是我的姐姐,你可以繼續對我直呼其名,我不行。聶家很講究禮數,你之後就知道了。”

“這麼嚴苛的嗎?”喬以笙做做樣子,給陸清儒拉高了身上下滑的毯子。

陸家那群豺狼虎豹害死她的父母,陸清儒也難辭其咎。如果陸清儒冇有讓他的子孫們各憑本事去爭奪家產,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