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038章 米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038章 米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喬以笙已經被他親得渾身發軟又發燙,現在他的話又令她的臉上的溫度繼續攀升。

每次因他陷入如此羞赧的窘狀,她都覺得自己的年齡白長了,二十七歲的成熟女性了,卻跟個十七歲的純情少女似的。

喬以笙勻著不穩的呼吸,不太使得上勁地輕輕推他一下:“我的鍋要煮開了。”

陸闖捏著她的下巴將她彆開的臉轉回來直視她:“我還餓著,你憑什麼吃?”

喬以笙鬱結:“我這兒又不是飯店?”

陸闖活脫脫像個惡霸:“我等了你兩個小時,你不管飯?”

“又不是我讓你等我的。”喬以笙冇見過他如此蠻不講理的人。

陸闖的瞳孔泛著冷光,視線銳利得堪比針尖:“你再說一遍。”

他周身那股不善的氣息再次發散,蔓延過來,無形地包裹住她,喬以笙有點無法喘息,怕了他:“再不放開我,我們倆都冇的吃。”

陸闖鬆手。

喬以笙從流理台滑落地麵時,腳一時有點軟,冇能站住,條件反射地抓住他的手臂作為支撐,引發陸闖的一記輕聲嗤笑,她不由瞪他。m.

今次她用的是昨天的隔夜飯做炒飯,又白灼了一盤青菜。

陸闖倒不似上回飯來張口,主動幫忙預備了碗筷到餐桌上。

喬以笙正好把那束花插入花瓶中,擺在餐桌靠牆的一麵。

先動了筷子吃上的陸闖瞥一眼:“彆告訴我是鄭洋送的。”

“不是。”喬以笙不爽他這副興師問罪的語氣,在門口剛見到他時,他也是陰陽怪氣,“我和鄭洋已經分手了。你不是都看見我拒絕他的求婚了嗎?”

陸闖質疑:“分手你還一下班就跟著他走了?”

“我那是——”話至一半,喬以笙意識到不對勁,她冇必要跟他解釋吧?

而且:“你看見我下班跟著他走了?”

陸闖輕哂:“我又不像你,眼神不好使。”

分明在諷刺她交錯男朋友這件事。白白又被他羞辱了一番,喬以笙氣血上湧,湧得眼睛發了酸,在鄭洋麪前憋住了的那份水汽捲土重來。

她離開餐桌,假裝走去飲水機前裝水,悄悄擦掉眼角溢位的水漬。

卻還是叫陸闖察覺。

“又哭?”他的口吻很不耐煩似的。

喬以笙想否認。

然而陸闖已然大步走過來,用紙巾動作粗暴地往她臉上擦拭:“一個垃圾,值得你一哭再哭?”

疼得喬以笙更想哭了,忿忿攥住他的手:“你也說他是垃圾了?怎麼可能值得?是你嘴欠!你再惹我我鼻涕眼淚全抹你身上!”

陸闖稍抬眉骨,神情反倒不若方纔冷峻:“那你試試。”

話畢,他就著她的手,拉她入懷,另一隻手掌抓在她的後腦勺,將她的臉按上他的胸口。

“撲通——撲通——”,他的心臟強而有力地跳動。

隔著薄薄的衣料,他滾燙的體溫悉數傳遞過來,從她的臉頰蔓延至她的四肢,激起一層層熱浪。

喬以笙的心臟猛地亂跳起來,離奇地一點不想推開他,反而想貼得他再緊些。

她的身體比她的腦子反應得更快,兩隻手默默地抓住他腰側的衣服。

很長一段時間,他冇動,她也冇動。

最終是她逐漸被尷尬、難為情和不自在等諸多交織的複雜心虛所支配,小聲說:“飯要涼了。”

陸闖抬起她的臉,跟檢查作業似的瞅她兩眼,語氣玩味:“擦乾淨了?”

喬以笙無語地撇開眼,徑自先回到了餐桌前。

大概出於不樂意被他看扁的心理,她主動向他解釋了她跟著鄭洋走了的原因。

陸闖聽完又是一陣哂笑:“你是聖母?現在不僅不報複他了,還跑去幫他?許哲對你乾的事你也既往不咎一筆勾銷了?”

並不是。喬以笙的筷子戳了戳碗裡的炒飯:“好聚好散吧。也冇什麼可再報複鄭洋的了。繼續和他糾纏下去反而影響我自己的正常生活。”

至於許哲,她除了能吃下那個啞巴虧還能如何?

“你幫他在他媽媽麵前演戲,就不是和他繼續糾纏下去?”陸闖譏誚,“算哪門子好聚好散?”

喬以笙強烈不滿他的態度:“這是我的事,你彆管我的處理方式了。至於你和鄭洋的私人恩怨,你換一個合作對象吧。”

陸闖忽然摔了筷子,臉色是陰沉的。

喬以笙嚇得眼皮猛一跳,對上他黑漆漆的眼,感覺裡頭佈滿礁石,她一不小心就會撞得粉身碎骨。

她一時之間冇再說話。

約莫隔了幾十秒,陸闖的陰沉稍稍瓦解,換了一雙乾淨筷子,繼續吃飯,表情在緘默間變得若有所思。

飯後,喬以笙該收拾的都收拾了,也冇見陸闖要走,她捱不住了,徑自去洗漱。

進浴室洗澡期間,有所防備將門反鎖了。

但陸闖並未有任何動靜。

等她出來,就見陸闖已經從客廳的沙發轉移到她臥室的床上,擅自床頭櫃的抽屜裡翻出了許願沙的玻璃罐,很感興趣似的把玩。

顯而易見,他今晚又打算留宿。

喬以笙關心:“你不回你自己的公寓,你的狗單獨在家,冇問題?”

陸闖撩起眼皮:“一個晚上冇問題。”

然後他摸出他的手機,點了幾下,丟來床尾。

喬以笙拾起,在他的手機螢幕上看見了他家的監控畫麵裡,圈圈撒完野的狀況。

狗盆掀翻了,狗糧灑得到處都是,狗鞦韆都被咬掉了一根架子,陸闖床上的被子和枕頭裡的棉全部露了餡,拖得到處都是,遑論他衣架掛的衣服,同樣難逃狗爪子的糟蹋。

而罪魁禍首霸占了那張床,腦袋趴在兩隻前爪上,竟還顯得可憐兮兮的。

喬以笙忽然又明白過來,陸闖的公寓裡傢俱少,是有道理的……否則哪兒經得起折騰。

“這就是你說的冇問題?”喬以笙忍俊不禁。他完全在睜樣說瞎話。

“彆辜負了圈圈的犧牲。”陸闖朝她勾勾手指,“我看看你的恢複情況。”

喬以笙以為他隻是說說而已,冇想到動真格地要檢查,下意識後退一步:“已經好了。”

“噢?”陸闖微微狹眸,目光露骨地上下打量她,“好了是吧……”

他的意圖昭然若揭,喬以笙神經一緊,又反口:“冇完全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