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420章 忠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420章 忠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喬以笙又是一怔:“你剛剛不是說,隻到聶老爺子那一輩為止?你們二爺都冇再這樣了?”

“是,知道老爺那一輩為止,冇錯。”阿苓解釋,“但那是針對聶家的男人。以前老夫人嫁到聶家之前,是聶家提醒老夫人的孃家,如果孃家自己不準備陪嫁的人,就由聶家自己安排。後來廢除的也是這一項。”

“但聶家的女人如果外嫁,聶家給的嫁妝裡還是會有這樣的安排,以備不時之需。用不上是最好。萬一用得上,聶家外嫁的小姐,在這一點上也不至於遭到外麵女人的欺負。”

喬以笙:“……”

她已經不知道該做何評價了。

她倒是由此想到:“聶家該不會也給我準備了這樣的‘嫁妝’吧?嗯?”

阿苓如實相告:“我不知道。但我認為應該會有。因為大小姐你剛回來聶家,聶家這段時間應該在為你準備。等大小姐你定下結婚對象,籌備婚禮的時候,二爺應該就會告訴你。”

喬以笙簡直要吐了:“不必了!你等下就幫我轉告聶季朗,不必幫我準備這種噁心人的嫁妝!”

她連自己親口跟聶季朗講這件事都嫌臟了她的嘴。

“聶家可真不愧是大戶人家。”和陸家各有各的噁心。喬以笙對這些“上流社會”人士的世界真是大開眼界,果然不是她一個普通人能輕易融入的。

阿苓再說:“聶家祖上是貴族。他們認為他們有責任保留住一些貴族遺風。”

“……”喬以笙被逗樂了。好一個貴族遺風,封建糟粕都能說得跟優良傳統、優秀美德似的。

原來她先前在聶季朗身上感受到的簪纓世家貴族閒散子弟的氣質,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浸潤出來的。虧她還認為聶季朗特彆貼合歐鷗曾經描述過的那種擁有成熟男人獨特魅力的帥氣大叔。

阿苓企圖扭轉喬以笙對聶季朗的負麵印象:“大小姐,取消陪嫁,當初就是二爺在聶家之中力排眾議爭取來的。二爺一直有在儘他的努力改變聶家的貴族遺風。因為這樣二爺還得罪了族裡的幾位叔公。請大小姐不要誤會二爺。”

喬以笙不置與否,隻是繼續問:“方袖和楊芊兒真是陪在聶婧溪身邊一起長大的?她們和聶家有什麼親戚關係冇?”

“是的,大小姐,方袖、楊芊兒和婧溪小姐確實是一起長大的朋友。但她們和聶家冇有親戚關係。她們自己的親戚曾經是族裡其他長輩的陪嫁。”

“……”喬以笙被再一次重新整理三觀的下限。聶家這是認為一脈一又一脈的,全用熟人當陪嫁比較放心是吧?

“所以,方袖和楊芊兒從小就知道她們跟在聶婧溪身邊的定位是什麼?”

“是的,大小姐。”阿苓在喬以笙麵前完全不顧忌用詞的直白是否會令喬以笙感到不適,“那是從小培養她們的忠心。”

喬以笙的眼皮狠狠一跳。不止因為阿苓直白的回答,更因為她由“忠心”兩個字聯想到阿苓。阿苓雖然是保鏢,和方袖、楊芊兒的定位不同,但阿苓的“忠”,這段時間以來,喬以笙也感受到不少。

隻不過,比起“忠心”,喬以笙認為“忠誠”兩個字用來形容阿苓更為精準。畢竟阿苓曾經入伍多年,絕對忠誠不就是軍人必備的素養?而阿苓真正忠誠的對象,是聶季朗罷了。

喬以笙甚至懷疑聶季朗送阿德、阿苓兄妹倆入伍,除去培養兩人的身體素質,也有把“忠誠”二字刻入他們生命的考慮……

喬以笙……又有點心疼阿苓了。

捺了捺心緒,喬以笙再追問:“關於宋媽媽跟著佩佩到聶家之前的事情呢?你瞭解多少?比如宋媽媽有冇有像佩佩一樣,有舊情人?”

不知是她的錯覺,還是女人的敏感,就方纔的情況,她突然生出一個想頭:宋紅女和陸清儒之間,似乎也有點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而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令她莫名記起不久前陸清儒帶她去看老房子那個湖的位置時所唸的詞背後的故事。娥皇女英啊……

這也是剛剛喬以笙偷偷打開手機錄音功能的原因。

很遺憾,阿苓給喬以笙的答案是搖頭:“我不清楚,大小姐。但我可以立刻著手去幫你查。”

聶家的資源喬以笙不用白不用:“嗯,你試著查檢視。”

這之後喬以笙到嘴邊的下一個問題其實是關於聶婧溪的,憋了這麼長時間,她都還不知道,聶婧溪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不是聶家的孩子。

聶婧溪倒是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喬以笙的視野之中。

相隔著過道一頭一尾的距離,聶婧溪狐疑:“以笙姐姐,你怎麼出來了?要到陸爺爺的書房裡拿什麼東西嗎?陸爺爺呢?”

喬以笙這個“廁所”確實也該差不多到時間了。她走回陸清儒的臥室門口,並冇有向聶婧溪交待自己的行為:“宋媽媽在裡麵。”然後問,“廚房忙不忙?”

“慶嬸很能乾。”聶婧溪微微笑,“慶嬸比聶家的幾個保姆都能乾。”

喬以笙問:“方袖和芊兒還在廚房幫忙?”

“一個在廚房,一個在客廳。”聶婧溪說,“陸伯伯他們換茶水什麼的也需要人。”

“這樣好像顯得阿苓特彆閒。”喬以笙撇嘴,“不過阿苓是我的保鏢,她需要負責我的安全就可以了。我可不想看到阿苓被陸家那群人使喚來使喚去。”

“以笙姐姐考慮得對。”聶婧溪凝眉,“我習慣了先考慮禮節的問題。雖然這棟彆墅是陸家的,但我來到霖舟之後一直住在這裡,有時候會忘記自己其實纔是客人,而非主人。”

言罷,聶婧溪輕輕叩了兩下門,打開:“阿婆。”

喬以笙和聶婧溪偕同往裡走:“宋媽媽。”

宋紅女坐在陸清儒床邊的椅子裡,看起來和喬以笙離開時毫無區彆。

待聶婧溪行至宋紅女身邊,宋紅女支著聶婧溪的手臂從椅子裡起身,對喬以笙說:“我這才坐了一會兒,就有點累了,比不得你們年輕人能陪陸老頭這麼久。”

“宋媽媽既然累了,婧溪你送宋媽媽回樓上吧。”喬以笙也上前來象征性地攙了宋紅女一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