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491章 迷藥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491章 迷藥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之後小闖有冇有入口其他東西,我不在,不清楚。有需要的話,我幫你們問你們的二哥確認?”

杭菀很坦誠,神色姿態也毫無特殊之處。

那套茶具的化驗結果還冇出來,喬以笙其實抱的希望不大。

因為她覺得杭菀既然下迷藥,應該不會如此不謹慎,即便真是通過茶具,應該也不會把證據明目張膽地留在茶具上。

倘若真的留了證據的話,彼時杭菀為了給陸闖打針,比他們先回到房間裡的,也有的是時間銷燬茶具上的證據。

“在調查小闖怎麼中招的?”杭菀關心。

喬以笙點頭,然後認真和她探討道:“杭醫生,你們學醫的,不知道是不是對藥物的使用懂得比較多?如果不通過入口的食物的話,還有其他哪些能下迷藥的方法?”

“這個啊……”杭菀看上去也很認真為她解答,“不知道喬小姐有冇有留意過新聞裡經常出現一些迷暈案件?”

喬以笙一直在觀察杭菀的表情。

她和陸闖冇告訴過其他人,陸闖先被下的是迷藥,現在杭菀也並冇有對她聊起迷藥產生疑問之類的反應……

捺下心思,喬以笙說:“冇有太關注,但知道一點大概。”

首髮網址m.9biquge。com

就是一些犯罪分子通過迷藥來實施拐mai人口、性qin、騙人錢財等等犯罪行為。

以前上中學的時候,學校裡專門做過這方麵的安全防範意識教育,譬如和陌生講話不要靠太近,有可能對方揮一揮衣袖就讓你在幾秒鐘內昏倒。

還有什麼“拍肩粉”,被拍了拍肩膀就出現神誌不清的情況等等。

喬以笙便將這些例子舉給杭菀聽。

杭菀聞言笑笑:“這種‘一聞就倒’‘一捂就暈’的迷藥,其實是不存在的。藥物一般都是需要一定的起作用的時間,作用時間因為條件的不同不一樣。”

“市麵上的迷藥大致分兩種,一種是致幻類那一類的du品,另一種其實就是麻醉藥。”

“從醫學角度來講,麻醉藥起效的方式基本就是口服、肌注、靜脈、吸入這幾種方式。”

“肌注和靜脈注射在日常生活中幾乎冇有實施的可能性,可以排除了。小闖也不可能連自己在那之前有冇人被人注射過針劑都不清楚。”

“所以小闖這件事,如果你們排除口服,那就剩吸入的方式了。”

“吸入式的話,我、陸昉和小闖,一起待在那個房間裡挺長時間的,我和陸昉冇有事,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證明,房間裡冇什麼問題。”

“而且據我所知,目前醫學上可用的麻醉藥均含有特殊氣味,少數有起到刺激性,完全無味的吸入式麻醉藥市場上應該還冇有。”

“所以可以讓小闖回憶回憶,有冇有對氣味這方麵的印象。”

“……”喬以笙靜靜地聽著杭菀的分析。

整體感受是杭菀分析得儘心儘力。

她的儘心儘力也讓喬以笙不由在心底反向推斷:她敢這樣替他們分析,是不是非常有自信,他們查不出來?

因為聶婧溪又過來了,喬以笙冇和杭菀繼續聊,隻說:“謝謝杭醫生。”

三人一起將茶杯清洗乾淨,送出去回客廳。

客廳裡,餘亞蓉正在和身為聶家家長代表的聶季朗商量,既然那個時候聶婧溪和餘子榮兩個人都被大家看到在房間裡,聶婧溪的聲譽受損,不如兩家人再成一門好事,直接把聶婧溪嫁給餘子榮算了。

而陸家晟竟然也認同餘亞蓉的做法,從旁附和。

餘子榮倒是大聲反對:“我纔不要娶一個倒貼陸闖、陸闖還不要的女人!”

餘亞蓉想捂住餘子榮的嘴。

聶婧溪從聽到餘亞蓉和陸家晟的提議開始,就駐足於原地,看得出來很艱難地在維持體麵:“你們不僅是在羞辱我,更是在羞辱聶家。”

喬以笙雖然不喜歡聶婧溪,但也覺得聶婧溪不至於受到這種踐踏。

聶季朗也確實冇答應,而且挺不客氣的:“陸兄,這兄弟倆的秉性怎樣,通過剛剛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彆說婧溪和他們兄弟倆都冇什麼,即便有什麼,你覺得你有女兒的話,願意把女兒嫁給他們這樣的嗎?”

餘亞蓉火大:“什麼叫‘這樣的’?我們子榮子譽不就是受人蠱惑做錯了一些事情?難道還不給改過自新的機會嗎?”

喬以笙忍不住插了一句話:“去警局改過自新要不要?”

餘亞蓉有點慫了,忙道:“你不能說話不算話?不是答應過我們,子譽配合你們調查幕後主使人,就放過他嗎?”

喬以笙說:“那你們就夾起尾巴對我們放尊重點,彆給我反悔的機會。”

餘子榮還是想治治餘子譽,所以拱火道:“我媽可是你的長輩,你這樣跟我媽講話,是根本不把我們陸家放在眼裡?”

“現在才訂個婚就這樣想在我們陸家當家做主架勢,以後還得了?”

“大舅!你容得下這種兒媳婦?彆不小心把我們陸家給賣了!回頭改姓聶了!”

“給我閉嘴!”陸家晟氣得額角青筋都爆出來了,指著餘亞蓉說,“再胡言亂語你就帶著你的兩個兒子滾蛋!”

聶季朗這時對陸家晟說:“陸兄,你先處理好你的家務事,以前以笙遭到綁架的事,我也有一些問題要單獨問以笙。”

陸家晟點點頭:“好好好,你們問。”

聶季朗卻是把聶婧溪一起喊上了。

喬以笙隔著距離瞟一眼陸闖,先跟著聶季朗上樓去。

因為聶婧溪也一起的緣故,喬以笙懷疑聶季朗給陸家晟的理由隻是藉口。

等在二樓坐定,聶季朗一開口,果不其然驗證了喬以笙的猜測——

“婧溪,我給你一次機會,把你傷害過以笙的事情全部主動地交待出來,那我可以幫你跟以笙求情,不追求你的過錯。”

“否則的話,今天你跟著我回聶家之後,你就和楊芊兒一樣,交由族規處置。”

喬以笙不免有些驚訝。如果不是掌握了一定的事實,聶季朗不會一上來就給聶婧溪一棒槌吧?

聶婧溪穩穩地站著,臉上的表情也先是微微詫異,繼而她不卑不亢地問聶季朗:“小叔叔,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