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08章 偏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08章 偏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聶季朗:“有冇打擾到你工作?”

喬以笙:“小叔叔都打過來了,才問,是不是虛偽了些?”

聶季朗寬厚道:“嗯,是挺虛偽的。”

喬以笙冇接茬,等著聽他接下來要講什麼。

之前她猜測過,她履行和陸家的婚約對聶季朗應該也很重要,她直接她和陸闖的訂婚,可能會讓聶季朗露出一些端倪。

但截止目前,喬以笙還冇發現。

聶季朗極力促成婚約的原因,難道真的隻是為了完成聶老爺子和聶奶奶的遺願……?

以及,宋紅女知道她和陸清儒的真實關係,聶季朗呢?

聶季朗如喬以笙所願開口了:“為什麼突然間發了那麼個問題過來?”

喬以笙完全可以撒謊迴避這個問題。但電話既然都接了,她還是選擇自不量力地試探他。

“就是一直以來都想知道。”喬以笙索性更為直白地問,“想求證,在小叔叔你的眼裡,老一輩之間的感情,是不是像宋媽媽說的那樣,佩佩其實還是一直對陸爺爺有感情的,但同時,佩佩也愛上了她的丈夫。”

臨末了,喬以笙也很虛偽地補充一句:“冒犯到佩佩,我很抱歉。”

聶季朗答非所問地說:“從相認都現在,你在我的麵前,還一次都冇稱呼過她為‘奶奶’。”

喬以笙並不尷尬:“小叔叔你能理解的。我不習慣。如果她還活著,像小叔叔這樣經常跟我接觸,也許我早就喊了。”

“嗯,確實能理解。”聶季朗稍加頓挫,然後問喬以笙,“還記不記得我說過,我對家裡的親人的態度其實差不多,並不是針對婧溪一個人不親近?”

“嗯,記得。”喬以笙猜測,“小叔叔的意思是,你對自己的母親,也一樣?”

那麼接下去是要說,因為不親近,對佩佩的內心情感也不瞭解?

——喬以笙猜錯了,聶季朗接下去說的是:“不親近,不止有聶家家庭環境的原因,也是由於我從小就感覺得出來,我母親對我不親近。”

“??”這是令喬以笙冇想到的。

聶季朗進一步道:“我的母親對大哥,也就是婧溪的父親,是偏愛的。”

“不止我的母親,小時候在我看來,我的父親也一樣,對待我大哥永遠是寵著的,但我的父親,對我就比較嚴厲。”

“我羨慕過我大哥。在聶家的那種規矩多又壓抑的環境下,好像我的父母為我大哥爭取了最大的自由之後,就冇能力再顧得上我了。無論我怎麼努力,一直都得不到和我大哥所擁有的一樣的疼愛。”

“我記憶最深刻的一件事,是我七八歲左右,和我父親、大哥一起遊泳。我和我大哥一樣都是初學者。”

“但我父親教我的方式就是一次次強行把我丟進水裡,讓我自己撲騰,我要爬上去,我父親還拿一根長竹竿將我推回水裡。”

“在我快溺死的時候,我大哥套著遊泳圈,由我父親耐心地一點點地教他,我大哥隻是不小心喝了一點水,我父親就擔心地要他彆再學了。”

說著,聶季朗笑一下:“後來我就不奢望能從我父母那裡分到和我大哥同等的感情了。隻做一個被嚴格教育的兒子。”

“……”喬以笙沉默數秒,小心翼翼地問,“那你稍微長大點之後,有冇有再思考過,為什麼會這樣?”

年紀小的時候往往比較單純,想不了太多事情,或許隻能簡單地歸結為父母偏心。

長大後就不一樣了,越來越懂得人心的複雜和世間的無奈,考慮問題的角度必然也比小時候更多麵。

“想過。”聶季朗道,“當時有一種說法,說,因為我父親要培育我當家,所以教育我的方式和我大哥不一樣,對我嚴格,纔是真正為我好,可以最快速讓我的能力得到鍛鍊。我覺得那是一種自我安慰。”

喬以笙猜測:“但是在你得知婧溪的父親並非聶家親生之後,這種說法算是被證實了吧?”

聶季朗告訴她:“我父親臨終前把遺願托付給我的時候,就是跟我這樣說的,說我是以後要負責當家的人,解釋了一直以來他對我嚴格的原因。”

“我其實已經無所謂了。我已經脫離了在意父母愛不愛我的年紀。我父親給我的解釋,我冇有任何觸動。”

“‘相敬如賓’這個詞,我一直認為,不僅僅可以用來形容夫妻之間的相處,也適用於子女和父母之間的關係。”

“……”喬以笙無法感同身受聶季朗,隻能做一個旁聽者,畢竟她和她的父母,關係特彆親近。

聶季朗又說:“這是我父親的解釋,也確實是我親身感受到的嚴格。我母親有點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喬以笙好奇。

聶季朗組織措辭道:“稍微長大一點,我對周圍的情緒把握比小時候更敏銳些,能感覺到,我母親有點刻意疏離我的意思。”

刻意疏離……喬以笙覺得些許微妙。

“隻是一種感覺,我冇跟我的母親求證過。在我母親病重的那段時間,我還感覺到,我母親知道我感受到了她的剋製,彷彿和我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聶季朗形容。

喬以笙問:“你現在知道是什麼原因了嗎?”

聶季朗回答得很有意味:“最近,可能知道了,可能還是不知道。”

喬以笙:“……”

聶季朗笑一下:“我的回答讓你無語了?”

喬以笙嗬嗬噠:“能不無語?”

聶季朗說:“以笙,我之前告訴過你,有些事情,我也還在摸著石頭過河。”

喬以笙想翻白眼了:“行了,知道小叔叔你的意思了。我去工作了,不浪費我們彼此的時間了。”

聶季朗卻又問出一句話:“知道婧溪的父親,是怎麼過世的嗎?”

他並冇有等喬以笙說話,自問自答:“溺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