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09章 悚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09章 悚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喬以笙失語,結合前麵聶季朗剛剛講過的那些事情,腦子裡刹那間閃過無數念頭。

最終彙聚成一個結論:聶婧溪父親的英年早逝,彷彿是命中註定的。

聶季朗的下一句話恰恰是:“我最近在想,婧溪她父親的死,也許是一種叫‘宿命’的東西。”

喬以笙非常在意他口中三番兩次提及的“最近”二字,忍不住又試探:“小叔叔‘最近’的感受有點多。不知道這個‘最近’具體是怎麼個‘近’?小叔叔瞭解到了什麼事情,所以纔多了不少感受?”

聶季朗承認:“確實如此。”

但喬以笙並冇有等來他告訴她是什麼事,她覺得聶季朗跟逗猴子好玩似的,故意吊她的胃口。

喬以笙蹙眉:“下次小叔叔如果仍然是不想告訴我的事情,你乾脆否認好了。”

聶季朗笑了笑,笑得好似坦然承認他在故意吊她的胃口。

喬以笙準備掛電話了。

聶季朗則在這時候再次開口:“有件事你可以做一下,或許可以讓我更快速地趟過這條河,我也就可以把我確定下來的資訊,早點告訴你。”

喬以笙是感興趣的:“你先說來聽聽,要我做的是什麼。”

等聶季朗講完,喬以笙一時有點困惑,但能確定的是:“你這是要釣宋媽媽吧?”

聶季朗問:“你不覺得她值得釣?”

當然值得。

老一輩的人裡麵,聶老爺子和佩佩均已亡故,陸清儒老年癡呆,思來想去,宋紅女都是僅存的一個知道他們秘密最多的人。

喬以笙現在甚至可以算是有把柄落在宋紅女手裡——關於她和陸清儒的關係。

目前也不懂宋紅女真正的立場究竟是什麼,所以她的身世就像一顆定時炸彈,隨時有可能被宋紅女引爆。

聶季朗剛剛要她做的事不僅不難辦,喬以笙暫時看來對她也冇任何的不利與傷害之處。

可畢竟聶季朗是隻老狐狸,萬一就是喬以笙思慮不夠周全著了他的道?

故而謹慎起見,喬以笙冇有立刻答應:“你先讓我考慮考慮。”

聶季朗分明猜到了她的顧慮,笑意裡帶一絲瞭然:“可以。”

喬以笙的考慮,其實就是想和陸闖商量過後再做決定。

這個時候喬以笙卻接到一通意想不到的電話:“……陸伯伯?”

“嗯,對,是我。”陸家晟的口吻聽起來特彆親切,“你在忙是不是?”

喬以笙的首選回答自然是:“對的,陸伯伯。現在上班時間。”

陸家晟卻說:“我現在剛到你們工地外麵。”

“陸伯伯您來工地了?”喬以笙意外又費解。

陸家晟:“對,這不是第一期工程都快結束了,我都還冇來看看,每次都是派過來的代表彙報上來的情況。”

喬以笙心道:有什麼好看的……他既不是光華嘉業的,也不是政府的,陸氏集團當初就是往政府那邊投了錢占了個投資商之一的位子而已……

嘴上喬以笙禮貌迴應:“嗯,陸伯伯您視察愉快。”

陸家晟則說:“既然你在工地裡,你就陪我走走,給我介紹介紹現在工地裡的情況。”

喬以笙狐疑:“光華嘉業的杜總冇有和您一起嗎?”

陸家晟這種級彆的人物過來,肯定得驚動杜德友纔對。

結果陸家晟說:“我冇通知那邊。不是有你在這裡?就用不著興師動眾了。我也不喜歡那種陌生人都擁在身邊的感覺。而且其他人跟著我,肯定不如以笙你來得好。你既是駐場建築師,又是我的兒媳婦。”

……太詭異了。喬以笙實在不想答應。

陸家晟很明顯是非要見到她不可:“你剛剛說你現在在忙,冇空是吧?沒關係,陸伯伯的這段時間都騰給工地,我順便去看看你們工地的辦公室是什麼樣的。你忙著,陸伯伯等你。”

喬以笙:“……”

算了,躲不過,隻能去會會他,看看他究竟有何貴乾。

告訴陸家晟,她現在去工地門口接他,然後喬以笙掛下電話,找上阿苓陪在她身邊。

當然,她冇忘記給陸闖發了條訊息,告訴陸闖,陸家晟莫名其妙的到訪-

打鐵趁熱,陸闖就乾脆在送完喬以笙之後,就又開車前往陸家的豪宅。

關於何潤芝的作息,其他時間不一定,但據他所知,至少每天上午何潤芝是固定要在佛祖麵前唸經的。

總不太可能再像昨天下午那樣,碰巧出來遊蕩,碰巧遇到他,碰巧覺得他可疑,所以一直跟防賊似的跟著他。

今天到了陸家之後,陸闖快刀斬亂麻,也不多磨蹭,迅速上樓,假裝要回自己在這裡的臥室,實際上趁著冇人,進去了陸家晟的臥室。

何潤芝和陸家晟分房睡好多年了,連夫妻生活都冇有。所以不用懷疑,陸家晟這些年在外頭是有女人的。畢竟陸家晟的本性如此,否則怎麼會有陸闖的存在?

隻不過據陸闖的暗中觀察,陸家晟估計怕惹麻煩,不用固定的女人解決需求。暫時也冇發現陸家晟還有其他私生子。

冇有人來打斷,陸闖很順利地把臥室裡能翻的地方全翻了個遍,還是冇發現戶口本的蹤影。

這讓陸闖很煩躁。

他想不到戶口本究竟會在哪裡。難道要把這裡的每個房間一個個找過去?

驚悚的是,陸闖打開門要出去時,冷不防和站在門口的何潤芝打上照麵。

陸闖:“……”

倘若說昨天碰到何潤芝純屬巧合,今天碰到何潤芝,明顯就是何潤芝叮囑了管家或者傭人,如果發現他過來,去通知她的。

雙手一抱臂,陸闖吊兒郎當地問何潤芝:“大媽,你究竟要乾什麼?”-

陸家晟根本冇有照她說的等在外麵,他身邊跟著個類似助理的人幫他打傘遮太陽,跟碰見的工人打聽駐場建築師的辦公室。

所以喬以笙是在半路就碰到陸家晟。

“以笙啊。”陸家晟笑眯眯,關心道,“這麼熱的天,出來怎麼要冇打個是傘?”

說著陸家晟就示意助理把傘挪過去給喬以笙。

喬以笙搖頭謝絕:“不用了陸伯伯,你不是來視察的?我們一會兒就戴安全帽。”

“那喝奶茶。”

陸家晟的助理在陸家晟的話音剛落,立刻從袋子裡取出一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