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18章 一體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18章 一體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有些還冇燒儘的紙片上能看見殘缺不全的經文字樣。

她屋裡的桌子上也壓滿她謄抄的經文,疊也冇疊整齊,亂糟糟的。

像個小型的作法現場。

陸闖覺得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住在這裡的人可能神經些許不正常。

類似方纔何潤芝跟他說的話,乍聽之下更像在說怪力亂神的事情。

當陸闖的視線重新從佛龕上的那尊佛像上一掃而過時,突然更覺得大白天的毛骨悚然——這佛像的模樣……和他平常見過的佛像長得不太相像……

陸昉見陸闖盯著佛像,為陸闖解答道:“……定做的。融入了一些我姐以前的樣子。”

陸闖:“……”

有杭菀在,也不用專門等家庭醫生過來。

少時,杭菀便告知陸昉,何潤芝冇大事,就是哭得太厲害、情緒起伏太大,短暫性的大腦供血不足造成的昏厥。

杭菀著重強調的一點是:“婆婆長年思慮過度,纔是最需要我們關注的。”

陸闖覺得自己聽出了杭菀的言外之意:何潤芝擔心陸昉,除去那些陳年舊事,何潤芝最大的思慮在陸昉身上,能不能消除何潤芝的思慮,取決於陸昉。

而陸昉要怎樣才能消除何潤芝的思慮?

就是何潤芝不久前軟硬兼施的那番話了。

陸昉冇給杭菀什麼反應。

杭菀也未多言,隻是提醒陸昉:“有傭人照顧婆婆,讓婆婆休息吧。我們去給你的臉擦點藥。”

陸昉的臉因為過於蒼白,所以何潤芝打的那一記耳光留下了痕跡。

想到陸昉今天還從輪椅裡摔下來過,從那會兒摔到地上的方式看,估計膝蓋之類的地方也淤青了,陸闖便也勸陸昉:“二哥,你今天因為我也折騰很久了,也去歇會兒吧。”

陸昉的精神與體力看起來也已經快突破今天的極限了。

杭菀推動陸昉的輪椅,陸昉並未拒絕。

陸闖便也跟在他們夫妻倆後麵離開何潤芝這個陰氣森森的佛堂,打算去問問陸家晟什麼時候能放他離開。

陸昉在半道上卻又強行停住了輪椅,轉頭對陸闖說:“小闖,昨天我答應過你,要給你一個交代的。”

陸闖下意識瞥了眼杭菀。

杭菀的似水平靜的神情如常,一點冇有因為陸昉的話產生波瀾。

陸昉今天已經把自己的母親交代出來了,現在又要交代自己的妻子?陸闖建議道:“二哥,不急在這會兒,你的身體要緊。”

緊接著陸闖補充道:“聶婧溪那邊,警方已經在接觸了。聶婧溪的手機會被完整地調查,通話和簡訊那些記錄,即便刪除了,警方也能通過電信公司查到。所以我多等幾天警方的調查結果也冇問題。”

“我昨天跟二哥你說那句話,隻是給二哥你提個醒,告訴二哥你,我之前已經給過機會了,這次不會再因為二哥你,去縱容了。”

當著杭菀的麵,陸闖也冇指名道姓。

杭菀倒是在陸闖講話過程中看著陸闖。陸闖從她臉上看不出她受到了震懾,似乎很有自信,即便警方查到了她和聶婧溪有通訊往來,對她也造成不了影響。

陸昉同樣是當著杭菀的麵但冇指名道姓地說:“我知道你是在給我提個醒。因為你在茶具上,是不可能查出東西的。”

陸闖斜挑眉:“這麼說二哥知道是怎麼給我下藥的了?”

講這句話的時候,陸闖回敬了杭菀的目光,也看著杭菀。

其實怎麼給他下的藥已經不重要了,反正確定了就是杭菀乾的。

而杭菀竟然主動開口,和往常一樣,很有長嫂如母的意思:“小闖,喬小姐問我的時候,我給她分析過下藥的幾種方式。”

既然現在從陸昉的話裡得到確認,真的不是茶具,陸闖當時在房間裡還乾過的其他事情,就剩坐在化妝台前任由造型師給他做造型了。

陸闖不由笑了一下。確實,他隻是防著杭菀,在意入口的茶水食物,卻忽略了其他。

杭菀彼時也多少表現得對茶水有點刻意的樣子。

終歸是防不勝防。

現在杭菀並不算承認是她乾的,陸闖也以提問的方式請教一個他更感興趣的問題:“我那時候是臨時決定離開房間的。如果我冇主動出去呢?是不是也準備了其他方法讓我出去?”

杭菀站在陸昉的身後,雙手搭在陸昉的肩膀上:“小闖,你出去也可以,不出去也沒關係。”

“……”陸闖醍醐灌頂。

他的目光稍稍往下垂落,從杭菀溫溫柔柔的笑意,轉移到陸昉清臒的麵龐上。

想一想,如果他不出去,最後昏迷在房間裡,房間裡也隻剩一個陸昉,並冇有其他外人。

杭菀這意思,與其說是陸昉一一個殘疾之軀阻止不了她,莫若說是,陸昉根本就不會阻止她。

“二嫂,我聽錯了嗎?怎麼你好像在挑撥我和二哥的關係?”陸闖的語音裡攜裹興味兒,講話對象仍舊是杭菀,但他等著的,是陸昉給他一個答案。

陸昉閉著眼睛,像迴避和陸闖的對視,又像還在考慮什麼。

杭菀輕輕搖頭,回答陸闖:“冇有挑撥。我在陳述一個事實。”

陸闖:“什麼事實?”

杭菀:“小闖,我和你二哥是夫妻。我們是一體的,誰也離不開誰。”

陸闖微微狹眸,琢磨著其中的意思。

杭菀格外溫柔地握住陸昉的一隻手:“或許以後,你和喬小姐以後結了婚,一起生活得再久一些,纔會真正明白。”

陸闖承認他似懂非懂。

粗淺上來講,他可以理解夫妻之間一致對外、包庇對方。正如喬以笙講過,杭菀和和陸昉終歸是多年生活在一起的夫妻,陸昉不可能對杭菀毫無瞭解,也就不可能對杭菀背後的小動作毫無察覺。

但比起之前杭菀挑撥他和喬以笙的感情,現在暴露出的杭菀的行為,越來越過分了。包庇應該是有個度的。何況陸昉一直以來的位置也不是他的對立麵,到今天為止陸昉都還在堅持要和他同一戰線、統一陣營,不願意分道揚鑣。

包庇杭菀,難道就是陸昉想與他繼續維持聯盟的誠意?

陸闖橫眉冷眼,還在等著陸昉。

杭菀要帶走陸昉:“小闖,你二哥累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