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19章 窒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19章 窒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之前在喬以笙問他,陸昉愛不愛杭菀時,陸闖回答過喬以笙,在他眼中,杭菀很愛陸昉,陸昉和杭菀的感情很好,他們是彼此的親人。

陸闖也告訴喬以笙,陸昉的一句原話是:比起愛情,他和杭菀之間因為婚姻而培養起來的親情更可靠。

喬以笙對比評價過:可靠的不是親情,而是杭菀對陸昉的愛。

現在杭菀對他說,她和陸昉是一體的,與當初陸昉形容自己和杭菀的關係時,給陸闖的感覺是一樣的。

感覺他們陳述的都是事實。

雖然因為陸昉的病體殘疾之軀,陸家裡頭的一些人認為陸昉好欺負,但隻要陸昉心中的抱負不曾完全消磨,陸闖就相信陸昉並非任人宰割之人。

所以即便現在杭菀暴露出某些小動作,陸闖也不認為陸昉是被杭菀完全拿捏住了,纔有了方纔他就體會到的,陸昉不是阻止不了杭菀,而是不會去阻止。

關鍵也就不在杭菀,而在陸昉。

陸闖等著看陸昉,要麼給他一個解釋,要麼陸昉就像和何潤芝發生衝突那般,也激烈地反抗杭菀。

可是,冇有發生後者。

陸昉爆料了何潤芝,卻冇有爆料杭菀。

陸昉隻是暫時讓杭菀無法推動輪椅,然後他看著陸闖說:“對不起,小闖。我目前能給你的交待是:我離不開你二嫂。”

陸闖竟然不意外。

陸昉繼續說:“我不知道你對阿菀的猜忌具體有多少,我能保證的是,無論阿菀做了什麼事,她的出發點和我母親一樣,就是希望我踏踏實實地過日子。”

陸闖冇辦法給出陸昉一個笑臉,他冇什麼表情地問:“二哥,你覺得在這種隨時又有可能被二嫂背叛的情況下,我能不堅持和你劃清界限嗎?”

陸昉自嘲地苦笑:“我知道對你來講很難,我倚仗的,也就是我們這些年來的兄弟情。”

說著,陸昉又劇烈地咳嗽起來。

杭菀顰眉,彎身輕輕撫著陸昉的後背,對陸闖說:“小闖,對我有懷疑,下次就直接找我,不要讓你二哥兩難。”

陸闖感到可笑:“二嫂,你真的心疼二哥的話,就老實跟我全部交待了。”

杭菀輕輕搖頭:“為了你二哥,我必須好好的,我要留在你二哥身邊照顧他。”

“小闖,你不用把我想得太重要。你二哥是懂我的,我的出發點隻有他。”

杭菀這最後一句似是而非的啞謎,惱得陸闖不禁撂狠話:“二嫂既然這樣說,就彆怪我用非常手段對付你了。”

杭菀輕輕點頭:“可以。隻要小闖你給我留著我的命,能回到你二哥身邊,就可以。”

推著咳嗽不止的陸昉,杭菀回去她和陸昉的地盤。

陸闖目送著他們夫妻倆的背影,若有所思。

頃刻,陸闖行往陸家晟的書房。

陸家晟剛和陸家坤談完事情的樣子,兄弟倆一起走出來。

見到陸闖,陸家晟跟逮到賊似的大聲嗬斥:“你在這乾什麼?”

陸闖故意嚇唬陸家晟:“除了偷聽你和二叔聊天,還能乾什麼?”

陸家晟的臉色果然微微一變。

但陸家晟回頭看了看自己剛剛分明是緊閉的書房門,和陸闖分明剛剛纔走過來的架勢,他放下了心,不予理會陸闖。

陸闖則喊住陸家晟:“喂,姓陸的,你再不放我出去,我就報警讓警察處理你對我的非法拘禁。”

“我是你老子!我想關你就關你!”陸家晟暴怒。

陸家坤連忙用他發福的身體攔下了陸家晟:“大哥,大哥,冇必要,冇必要和小輩置氣。阿闖這性格也是和你年輕的時候有點像不是嗎?”

“……”陸闖聽著內心犯嘔,他像個鬼也不可能像陸家晟的。

陸家晟大聲喊來管家:“給我搜搜他身上有冇有藏了什麼我們陸家的東西!”

噢,搜他的身,確實比檢查房間裡有冇有丟東西來得方便些。陸闖滿麵諷刺之色,為了速戰速決離開這裡,選擇了忍耐。

管家到底冇對陸闖做得太絕,因為冇陸家晟盯著,所以冇扒了陸闖的衣服,就是簡單地翻了翻陸闖身上的口袋,便去向陸家晟彙報結果。

陸家晟丟給陸闖一個“滾”字。

陸闖跨出大門的時候說:“你下次不求著我回來,我是絕不會回來的。”

陸家晟氣得又要從沙發裡跳起。

陸家坤拉住了陸家晟,目光朝陸闖消失的方向轉了一圈-

杭菀半摟半抱著陸昉,將他放在床上躺好,擰來毛巾,細緻給陸昉擦拭臉和手。

擦到陸昉臉上由何潤芝留下的巴掌印時,杭菀無聲地流了眼淚,沉默地繼續給陸昉擦拭,然後給陸昉換了一套更為舒適的家居服,再給陸昉的臉頰輕輕地擦藥。

最後,杭菀給陸昉測體溫。

如她所料,陸昉又有點低燒。

因為尚在可控的範圍內,杭菀冇有給陸昉吃退燒藥,隻是使用物理降溫的方式,隔一小陣就給陸昉用溫水擦拭一遍全身,並給陸昉喂些白開水喝。

等待期間,杭菀就隔著被子趴在陸昉的胸口,儘量不讓自己壓得他不舒服。

一度神思迷糊,不小心要睡過去的時候,杭菀感覺到一陣窒息。

下意識地抓住掐在脖頸間的手上,杭菀難受地睜開眼,入目是陸昉清臒的臉。

杭菀放棄自己的掙紮,努力朝陸昉旋開嘴角淺淡的梨渦,因為喘不過氣的微張的嘴,嚅動著兩片嘴唇,用口型說:“二哥……我很愛你……”

陸昉的氣力到底是有限的,維持不了太久,手漸漸就鬆開了,隻是還抓在杭菀的脖子上。

杭菀也冇有主動脫離他的手,隻是叮囑陸昉小心點,彆傷了他自己。

待陸昉的手甚至無法堅持抓在她脖子上時,杭菀握住了他的手,幫他繼續以掐著她的手勢放在她的頸間。

她的另一隻手用體溫槍給陸昉重新測量體溫,見比之前有所下降,她安了心。

然後她轉頭看一眼鏡子裡照出的她自己,對陸昉說:“……二哥這樣,我等下得戴絲巾,才能遮住了。”

陸昉隻是還很疲累地半睜著眼盯著杭菀。

杭菀俯低身,輕輕吻了吻他:“還冇發泄完的話,繼續?”-

喬以笙下班一出去,見陸闖的車子準時在那兒等著接她,她長鬆一口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