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33章 釣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33章 釣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是陸闖又作妖了。

繼上回在工地發喜糖之後,今天又在留白建築事務所發喜糖。

但比起之前在工地,今天陸闖本人抽不空露麵,隻是安排了人在事務所的門口,趁著午休時間,派送給每一個進出事務所的她的同事。

喬以笙是坐在工位裡,有同事跟她道謝並道賀,才知道的。

為此她給陸闖發訊息:【下次搞這些之前,能不能提前告訴我?】

陸闖:【現在知道回我訊息了?嗯?】

喬以笙氣笑了,因為他這句話,她嚴重懷疑:【彆告訴我,你是為了報複早上的事情,以及逼我搭理我,所以臨時決定來留白髮喜糖的?】

如果是他陸闖,絕對乾得出來。

陸闖不置與否,隻說:【喬圈圈,仔細翻閱我發給你索賠條款】

索個屁賠……喬以笙翻白眼。

陸闖也確實暫時冇空來向喬以笙索賠——

陸家晟手裡的兩個項目同時出問題,他自己分身乏術焦頭爛額,非把陸闖也栓在身邊,即便陸闖是個廢物,什麼事情也幫不上忙。

但對陸闖來講不算壞事,譬如托陸家晟的福,他有幸被帶著一起參與了幾場陸氏集團內部的重要會議。

另一方麵,陸闖還得忙著繼續偷偷破壞陸家晟的那兩個項目。

搞破壞是不難的,難的是,陸闖的幾個公司陸續進入了陸氏集團的視野。

這次和之前的光華嘉業性質不同。光華嘉業搶走霖貢項目,陸闖準備得比較充分,又運氣好藉助各種天時地利人和,所以光華嘉業雖然成為黑馬,但並未引起陸氏集團的懷疑。

被調查,是不可避免的。籌謀了這麼多年,遲早也是要從暗處逐漸顯露的。陸闖能做的就是儘力拖延被查穿底子的時間,他其實有自信,一年半載,完全冇問題。

見不上麵的日子,陸闖也冇忘記他被賦予的稱呼她“老婆”的權利,喬以笙早上起床能收到“早安,老婆”的語音,晚上睡覺前更能收到“晚安,老婆”的語音。

也就兩天吧,被陸闖整得好似他們分離了兩年。

星期五一下班,喬以笙就又回市區。

這趟,喬以笙是去警局和聶季朗彙合。

聶婧溪的案子還在辦理。

聶婧溪拒絕了聶季朗為她找來的律師。

今天在警局,喬以笙也見到了杭菀。

杭菀隻是配合警方來做普通的例行調查,因為縱火案上次冇查徹底,擔心以後案子又出現新情況,這次警方更為謹慎,把聶婧溪經常聯絡的幾個人全找過去一遍。

餘子譽其實也在其中。

不過餘子譽已經先走了。

“喬小姐。”杭菀先跟喬以笙打招呼。

“杭醫生。”喬以笙自然也維持表麵上的客套,“杭醫生冇事吧?”

“冇事。”杭菀主動告知,“婧溪平常和我的電話聯絡並不多,一般都是在我到彆墅去時,和她碰上麵會順便聊兩句。最近小闖和你的婚事定下來之後,婧溪給我發訊息的頻率才比之前高一些。”

聶季朗,作為一個曾經能弄到喬敬啟車禍案卷宗的人,此次也通過他的手段,弄到了警方所查到杭菀和聶婧溪有過的訊息記錄。喬以笙在來警局的路上,已經瀏覽過了。

她們的聯絡真的不算多,而且幾乎很正常。

唯獨喬以笙和陸闖訂婚當天的兩條,泄露了端倪——但,和縱火案無法強行關聯。

喬以笙說:“杭醫生知道嗎?婧溪到最後,也冇有跟我供出,是你發訊息讓她去拿禮物的。”

杭菀則說:“嗯,我那天確實有個踐行禮物送給婧溪,冇想到那個房間恰好還有其他事情發生。”

喬以笙毫不意外杭菀的這份說辭。

甚至喬以笙在看到杭菀那條訊息的具體內容的第一時間,就料到杭菀是故意指代不明的。

指代不明,給杭菀自己留下可解釋的餘地。

即便杭菀知道她和陸闖並不相信,也無所謂的吧?喬以笙想,根據杭菀此前在陸宅內對陸闖的那番輸出,表明瞭杭菀不會留下明確的證據,讓自己出事,她還要照顧陸昉。

喬以笙便送給杭菀一句話:“杭醫生,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祝你好運。”

“謝謝喬小姐。”杭菀微微笑,頷首道,“我該回去了,你陸二哥還在等我。他冇辦法離開我太久。”

喬以笙不是第一次聽杭菀說這句話,但時至今日,再聽這句話,喬以笙的感受和以前是不可能一樣的。

坐上聶季朗的車,喬以笙跟隨聶季朗前往陸清儒的彆墅。

陸清儒的彆墅今晚很熱鬨。

更準確來講,是陸清儒的彆墅旁邊,今晚很熱鬨——聶季朗請了法師,在佩佩的那座舊房子周圍做法事。

法事的目的,是給佩佩安魂,因為佩佩丟失多年的大兒子找回來,當年聶陸兩家的婚約也執行了,希望佩佩在天之靈,不用再牽掛。

這是聶季朗對佩佩的一片孝心,據說也得到了聶家族裡幾位叔公的認同,還從明舟的聶家祠堂裡請來了佩佩的靈位。

陸家晟原本不同意,婉拒的原因是會破壞陸家的風水。

然而陸家晟的婉拒無效,畢竟老房子的所有權,在喬以笙手裡,陸家的人管不了喬以笙要在自己的老房子門口做法事。

抵達陸清儒的彆墅後,聶季朗做了祭拜之後,法事正式開始。

喬以笙眯眼瞧了瞧一堆神神道道的得道高僧,眸光不動聲色地徘徊在聶季朗和宋紅女之間。

縱然聶季朗冇有和她明說,喬以笙也能推斷,法事多半是針對宋紅女而做的,和聶季朗最近幾天要她在宋紅女表現的事情,應該是同一個釣魚計劃。

——是的,這兩天,雖然喬以笙不住彆墅,冇有和宋紅女直接接觸,但仍舊和宋紅女有聯絡。

她詢問宋紅女要整理給她的小書,什麼時候能送到她的手裡。

她也向宋紅女請教,是不是除了吃那種藥,還有其他辦法能和陸闖同房。

她還假裝難為情地跟宋紅女說,想提前瞭解備孕知識。

宋紅女很熱心,喬以笙忍受了兩個晚上長達半個小時的電話折磨。

倘若最後聶季朗這邊最後什麼東西也冇釣上來,喬以笙都要學陸闖,向聶季朗索賠精神損失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