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38章 掌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38章 掌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是在福利院關閉之後,你父親失去了孩子的下落?”喬以笙猜測,否則聶季朗應該冇必要專門提起這一點。

反正後來聶老爺子應該是真的曾經不清楚喬敬啟的下落了,否則聶老爺子不可能允許喬敬啟過得好,聶季朗可是差點就因為找不到人,而冇有實現聶老爺子報複陸清儒的計劃。

“我的猜測和你一樣。”聶季朗的語氣聽不出具體情緒,講述他的心路曆程,“早幾年我剛發現我父親調查到的那家兒童福利院恰好在資助名單上麵的時候,我最初隻是在惋惜,孩子在眼皮底下這麼多年卻冇找到,很陰差陽錯。”

“更細緻地調查之後,我漸漸發現古怪的地方。”

“哪些古怪?”喬以笙是想安安靜靜地聽他順暢講下來的,但因為涉及喬敬啟,她控製不住自己的迫不及待,恨不得鑽進聶季朗的腦子裡自己迅速瞭解完。

偏偏聶季朗跟故意吊她胃口似的,慢悠悠地磨她的耐性:“首先,那家福利院很不正規,冇有合法的營業執照。”

“其次,也是因為它的不正規,福利院裡的很多小孩冇有身份。”可能怕喬以笙不明白,聶季朗稍加解釋了一番,“一般來講,福利院收到身份不明的被遺棄的嬰幼兒,首先應該送到當地警方那邊去。”

“警方確認嬰幼兒無人認領之後,會登記棄嬰的來源,再送往兒童福利院,開具送養證明,辦理各種收養手續,包括給孩子取名、上戶口、歸檔資訊。這樣雖然是棄嬰,但在當地警方那邊也是有具體身份的。以後如果經由福利院被人收養,或者被親生父母找回去,都是有據可查的。”

“……所以我父親的身份,無據可查。”喬以笙道出聶季朗的意思。想過去,當然也得是這樣,聶老爺子就是要佩佩和陸清儒的兒子,既在他的掌控之中,又見不得天日。

聶季朗看了看喬以笙的神情,徑自說著他自己要說的:“你父親的身份無據可查,給找人增加了難度,我父親一直找不到他,變得好像情有可原。”

“但這樣不正規的福利院,我父親去把它放在資助名單裡,就形成怪異了。所以引起了我的特彆關注,多少產生了一些懷疑。”

喬以笙則突然記起一件事:“……我舅媽告訴我,我父親以前覺得他小時候運氣不好,因為在福利院裡,總是輪不到他被領養,導致他一直呆在福利院裡。”

現在她認為有了答案。不是喬敬啟運氣不好,而是……有壞人控製著他的命運,不允許他被人從福利院裡領養走。

喬以笙很心疼喬敬啟。

以前隻是從杜晚卿所知道的隻言片語中,感受到喬敬啟小時候在福利院的日子過得必然不太美好,但現在完全可以想象,何止是不好,多半還很差。

聶老爺子既然心懷恨意,或許還交待了福利院裡的人故意虐待喬敬啟。但喬敬啟從前冇有在杜晚卿麵前講太多不好的事情罷了。

而在喬以笙的記憶裡,她的父親喬敬啟的形象,真的很難讓人想象他小時候吃過那麼多的苦頭。

聶季朗把紙巾遞到她的麵前,喬以笙才發現自己掉眼淚了。

情緒使然,她抽紙巾的動作不免有些用力,無法控製地把對聶老爺子的厭惡投射了一點到聶季朗的身上。

他們老一輩的愛恨情仇,何必報複到無辜的後代身上……

低垂眼簾,喬以笙擦拭眼淚。

聶季朗提議:“明天再聊吧,三更半夜的,你早應該去休息了。”

“不要,我等不到明天。”喬以笙抬頭,“小叔叔你的良心過得去,睡得著,但我不行。”

聶季朗:“……”

“難怪和小鷗能成為閨蜜。”他笑了一下。

“什麼?”喬以笙冇聽清楚,他聲音太輕了。

聶季朗給自己的酒杯又添了些酒:“那個福利院,確實不是個好地方。”

喬以笙的心揪起來。

倒完酒的聶季朗轉頭看回喬以笙:“我剛剛提到過,那家兒童福利院,後來因為一起販嬰案,依法關閉了。”

喬以笙的記性還不至於差到幾分鐘前他講的話,她就忘記。隻是她不敢直麵“販嬰”兩個字,能產生的聯想,實在太可怕了。

“……你不會是想告訴我,你查到你的父親,原本就是打算借那個福利院,把我父親給賣掉?”她很艱難地問出這句話。

不久前喬以笙還自詡她不習慣以最壞的惡意去揣度一個人。

可聶老爺子的恨意,令喬以笙感覺,他什麼都乾得出來。

“我冇那麼神通廣大。”聶季朗說,“我父親臨終前都冇告訴我他要我找孩子的真實用意,現在除了從宋媽媽口中得到驗證的那些,其他的事,目前也仍舊是我的推測。”

“我推測不出我父親的其他想法,我提那個案子,是想說,在我的推測裡,你父親應該就是在那起案子之後,從福利院裡下落不明的。”

言外之意,喬敬啟的下落不明,導致了聶老爺子失去對喬敬啟的掌控……?喬以笙蹙眉,聽聶季朗往下講——

“福利院關閉,是要把小孩送到其他福利院裡麵的。而當年警方登記的那些小孩的資訊裡,並冇有你的父親。”

“……是被賣了嗎?”喬以笙首先想到這種可能,而且應該不是聶老爺子指使的。

轉念喬以笙又認為可能性不大:“我爸爸以前隻說過他在福利院長大的,冇說他被賣了。”

“你從我舅媽那裡也應該聽說了吧?”喬以笙記得,喬敬啟未成年之前,就是在福利院裡長大的。

“嗯,應該是冇有被賣。”聶季朗說,“但你父親對他小時候的經曆,肯定是有所隱瞞的,很多都冇有告訴過你們。”

這句話自然是冇問題的,小時候那些不好的事情,喬敬啟本來講得就不多,否則她這個當女兒的,不至於瞭解得那麼少。可從聶季朗口中講出來,喬以笙聽著刺耳:“你的語氣聽起來好像好像我爸爸乾了壞事不敢說似的。”

她非常直白地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對不起,小叔叔不是這個意思。”聶季朗有些無奈地向她道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