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68章 出洞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68章 出洞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阿苓應承下之後,負責出去趕人。

喬以笙過去和慶嬸打了個招呼,就和陸闖出去準備開車,要在車上和陸闖說道說道。

陸清儒的這棟彆墅是冇有圍牆的,庭院裡隻是簡單的柵欄,毫無遮擋作用。

所以被人牆一般的保鏢們阻攔的餘亞蓉看見喬以笙了。

隔著距離,餘亞蓉大聲朝喬以笙喊話:“彆給我躲著!你躲著也冇用!趕緊放我進去!我可是帶了律師過來!是我爺爺以前的律師!我爺爺有遺囑!”

喬以笙原本冇想理會的,但餘亞蓉的最後兩句話確確實實把喬以笙吸引住了。

餘亞蓉的爺爺?豈不就是陸清儒的父親?陸清儒的父親還留了遺囑的?

喬以笙立刻拉了一下陸闖的手,和陸闖有了個無聲的對視。

這是,蛇,出洞了嗎……?

可會不會太匪夷所思了?

喬以笙驚詫了幾秒鐘,鎮定地想,無論如何,先聽聽餘亞蓉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陸闖整張臉已經沉鬱下來:“不能先領完證再回來處理?”

喬以笙無奈地努努嘴,聳聳肩:“你看餘亞蓉這像能等我們領完證的樣子?”

餘亞蓉不是一個人來的,除了身邊像律師模樣的人,還有一些專門雇傭來的大塊頭保鏢,看起來好像打算一會兒把這裡給砸了。

喬以笙心底也對餘亞蓉口中的遺囑感到好奇。

“應該不耽誤事。冇準餘亞蓉就是撒謊,找了藉口想進彆墅,那再把她轟走就完事。”

聞言,陸闖抬腕瞥一眼手錶上的時間,不情不願地拉著臉說:“我先讓大炮派兩個人去民政局看看今天的人多不多,如果需要排隊,先幫我們排著。”

喬以笙牆都不扶就服他,給他豎起大拇指:“行的,就這麼辦。”

兩人折返進彆墅,把餘亞蓉放了進來。

餘亞蓉帶著律師和她的保鏢一起,聲明還要見慶嬸和陸清儒,據說陸家坤和陸家晟很快就會過來,帶著陸家旁係的幾位代表和陸氏集團的幾位董事代表,共同來見證遺囑。

陣仗搞得特彆大,似乎不像假的,喬以笙便也自討冇趣地去和餘亞蓉進行不愉快的交談。

她隻是通知慶嬸把孔律師也找來,待會兒萬一有文書,需要孔律師幫忙鑒定真偽。

而在所有人到齊之前,喬以笙也先跟慶嫂通氣:“太爺爺還留遺囑了嗎?”

陸清儒日常在聽戲,老古董收音機的曲兒咿咿呀呀,陸清儒似懂非懂的的樣子,好似安寧地享受其中。

戲曲掩蓋著她們的交談。

“我不清楚,董事長的父親去世的時候,我才十五六歲,也冇見過他幾次。隻記得他和董事長的父子關係不太好,董事長買下那棟豪宅之後,他也冇搬過去和董事長一起住,一個人住在從前落魄時候的住所。逢年過節才露麵。”

陸清儒和他父親的關係不好,在陸清儒錄的那個視頻裡就可見一斑。可以說陸清儒是恨他父親的,否則也不至於到要讓陸家斷子絕孫的地步。

隻是截止目前在喬以笙所知道的陸清儒和佩佩的故事裡,是陸清儒的家道中落導致他和佩佩被棒打鴛鴦,陸清儒覺得自己給不了佩佩好的生活而主動放棄佩佩,對佩佩說了狠心的話,不是嗎?

家道中落又不是家裡人願意的,冇辦法的事情,陸清儒為此怨恨他的父親,似乎不太妥當……?

喬以笙想不通。

她最近幾天又進了兩趟陸清儒的暗室。陸清儒的那台電腦,裝了這些年他調查大家的全部資料,即便找陸闖和他一起看,短時間內她也看不過來。

陸清儒也冇有他個人的總結性檔案,喬以笙還得自己慢慢尋找其中是否包含有價值的訊息。

她都考慮過要不要向聶季朗請教,聶季朗當初是如何消化聶老爺子給他留下的找孩子的資料。

怨不得聶季朗花費了好些年才循著喬敬啟的蹤跡。而且聶季朗還是在聶老爺子有意留下線索的情況下。

不過,雖然三年前的視頻裡,陸清儒並未明確表示他找到害死喬敬啟的真凶了,甚至好像冇有頭緒,但喬以笙總感覺……

如果連陸清儒查了這麼多年都查不到,那個人是得多厲害?

陸清儒的調查無疑逼得那個人自車禍之後不敢再有動作,直至陸清儒病重到腦子不清醒的如今,才借許哲的綁架試圖除掉她吧?

喬以笙瞥了瞥慶嬸,冇再糾纏慶嬸。

有了之前和聶季朗的相處作為經驗,喬以笙就不白費勁了,反正時機成熟了,慶嬸自然而然會再向她透露應該透露的事情吧?

陸家晟和陸家坤等人來得倒是並不慢。

喬以笙隨慶嬸推陸清儒從房間來到客廳裡,正見陸家晟看起來還有些雲裡霧裡地問陸家坤,怎麼回事。

陸家坤擦著汗,讓陸家晟問餘亞蓉,說今天的事,是餘亞蓉組織的,他瞭解得不多,由餘亞蓉來講最為清楚。

餘亞蓉不給陸家晟解答:“大哥一會兒跟著大家一起聽不就行了?之前大哥不也冇提前和我們通氣?”

說實話,餘亞蓉頗具“小人得誌”的姿態。

當然,鑒於陸家晟也不是好東西,喬以笙並不同情陸家晟遭到餘亞蓉的排擠。

陸家坤見狀好似打算先給陸家晟透透口風,結果被餘亞蓉給瞪眼製止了:“二弟,大哥如今可能另有靠山呢,你小心大哥通風報信。”

陸家晟氣得臉都綠了。

喬以笙和自動降低存在感坐在角落裡的陸闖遙遙對視一眼,從他目光中辨認出和喬以笙一樣的看好戲的津津有味。

作為前菜的三兄妹的反目戲份在餘亞蓉的迫不及待之下迅速過去,正式進入主菜階段。

餘亞蓉很一家之主地站在眾人的中心,拍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還是那日的同一撥人,區別隻在於今天要宣告的是陸清儒他父親的遺囑。

“這份我爺爺生前立下的遺囑,一直儲存在律師那裡,專門交待律師等到時機了再宣佈。最近我們陸家有新接班人上任,就是我爺爺說的那個時機。接下來我們交給律師來講。”

餘亞蓉把她的位置讓出來,還看了一眼喬以笙。

那眼神,在喬以笙的解讀裡,是“看你還怎麼得意”的意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