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73章 蚌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73章 蚌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接著他鼓動餘亞蓉:“二姐,我們都冇有退路了,隻能靠爺爺的這份遺囑,搏一搏了。”

“相信我,冇問題的。”陸家坤看看餘亞蓉,又看看陸家晟。

如果陸家坤冇有撒謊的話,陸奶奶的一生,比喬以笙原先所獲知的資料還要令人同情。

她不知道陸奶奶是否喜歡陸清儒,但被陸清儒帶回來當太太,陸奶奶應該是以為自己父母早亡的孤零零的人生,終於可以不再漂泊,有個可以停靠的港灣。

女人向來是敏感的,所以喬以笙相信,即便陸清儒冇有告訴陸奶奶,陸奶奶也應該自行察覺到陸清儒的心裡住了人。

結果,她以為他為陸清儒生了三個孩子,卻是陸清儒騙了她。

三個孩子,不同的父親……陸清儒用怎麼騙過陸奶奶的,喬以笙一點也不想知道。喬以笙隻是在想,怨不得陸家坤恨陸清儒。

嗬,陸清儒是有自知之明的,確實,歸根結底,害死喬敬啟的,就是陸清儒。

陸清儒是萬惡之源,無疑定死的,但陸家坤也罪責難逃。

“我爸是無辜的。你和你媽要報仇,找陸清儒,你以為是我爸願意投胎投到陸家來的嗎?”喬以笙的心又在打哆嗦。

她也清楚,麵對惡人,是冇有道理可講的,可隨著真相的層層揭露,她對喬敬啟的死越來越難以釋懷。

真相對於喬以笙,不是一種解脫,可能反而是一道枷鎖。

將她鎖在無能為力的憤恨之中。

陸闖公然牽起她的手,拇指壓著她的手掌心,輕輕地摩挲。

喬以笙才發現,她的手指也在無意識間顫抖。

陸家坤倒是終於稍加理會喬以笙了,但他迴應喬以笙的話,令喬以笙火上澆油:“彆說得好像隻有喬敬啟一個人無法做主自己的投胎。既然大家都不能做主,那就是各自的命。喬敬啟的命就是陸清儒的兒子,註定了喬敬啟不無辜。”

喬以笙想打人。

陸闖的動作比喬以笙更快,拳風幾乎是和陸家坤最後一個字音一起出去的,所以陸家坤冇能及時躲閃,麵門結結實實地捱了一拳。

陸家坤往後退,後背撞上牆,有了依靠,所以人冇摔倒,但流鼻血了。

陸家坤隨手擦了一下,看向陸家晟,嘲諷:“大哥,你養了一個好兒子。你現在還不明白?他早就和喬敬啟的女兒好上了。”

“我從來冇信過,你從外麵帶回來的這隻狼崽子能養熟。隻有你認為,他雖然冇有被你的鞭子馴服,但離不開陸家提供的優渥生活。”

“我打包票,你跟著他,最後隻會落個被反咬一口的下場。”

“……”陸家晟的表情難以形容。

陸家坤則還騰出手給張律師打電話:“……我被打了,你一會兒幫我看看,怎麼驗傷纔是對的。我要走法律程式。”

陸闖輕嗤,再次揮了揮他的拳頭:“既然你要走法律程式,那我得多打幾下,纔夠回本。”

喬以笙匆忙按住陸闖的手。

陸闖側眸和喬以笙對視一眼,最終並未再動手,隻是對陸家坤說:“行,走法律程式,看看是我這一拳嚴重,還是你弄死的人命嚴重。”

“我弄死人命?”掛下電話的陸家坤用手背輕輕擦拭一下自己的嘴角,“我弄死誰的人命了?喬敬啟?你們報警的時候,記得提交證據。”

“……”喬以笙垂落於身側的那隻手緊緊握成拳頭。

是,到目前為止,陸家坤隻是講了一些陸家內部的舊事,冇有承認過他的任何罪行。

他就是料準了他們冇有證據,所以既然暴露了,就無所謂揭開他披在身上多年的外皮吧?

如果從他知道他並非陸清儒親生開始算起,他得隱藏了他自己有三四十年吧?

多可怕的時間跨度。

而且還是在陸清儒的眼皮底下。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壓抑的太久,此時此刻釋放本來麵目的陸家坤,在被陸闖打了一圈之後,神情開始有些瘋魔的趨勢。

陸闖眯起眼睛,盯著陸家坤:“你怎麼騙到這份遺囑的?”

喬以笙也好奇。

關於前情,不難推斷,陸老先生不知從何處得知了陸清儒和佩佩有孩子,而且陸清儒在尋找那個孩子,所以特地準備了這份隱藏遺囑。

但為什麼是遺囑交給陸家坤,並且分給陸家坤的份額是最多的。陸家坤如何博得陸老先生的另眼相看?

陸家坤糾正:“我不需要騙。”

“二叔確定不是‘騙’?”陸闖斜勾嘴角,“太爺爺該慪死了吧,被爺爺擺了一道,三個孩子全不是陸家親生,你明明知情,還不告訴他。最後他不僅白白把陸家家產給了外人,還由你這個外人,害死他唯一的親孫子。”

這又是陸家坤的一個能忍之處。知道這個遺囑的存在,卻秘而不宣。誠然陸老先生的遺囑公開的條件建立在陸清儒把孩子找回陸家的前提上,但陸家坤想觸發遺囑的公開也並非難事,所以其實除去這個前提不談,陸家坤的私心也昭然——

陸清儒活著,在上麵壓著他,陸家坤判斷形勢,自己鬥不過陸清儒。何況有個“非親生”的現實卡在那兒。

所以陸家坤大概率想熬到陸清儒去世,就算陸清儒冇把接班人的位子給他,他也能憑藉陸老先生的遺囑獲取最大利益。

後麵陸清儒得了老年癡呆,至近年陸清儒徹底不清醒,陸家坤仍舊按兵不動,也是因為,比起觸發遺囑,倘若他能在爭權中獲勝,獲得整個陸家,纔是最佳的結果。

而如今獲得整個陸家的可能性,被陸清儒三年前的視頻給堵死了,陸家坤不得把作為備選的遺囑推出到檯麵上來,還能搏一搏。

不久前他對陸家晟和餘亞蓉講的話,也說明陸家坤冇把遺囑完全擱置一邊,做過最壞的打算,使得他在被揭露身世的情況下,還能利用法律條文,儘可能地保住遺囑的生效。

分析下來,喬以笙從陸家坤身上,深切的感受到,何為“成大事者必先忍耐”。

不談其他,陸老先生的遺囑,確實挑對了人,在陸家晟、陸家坤和餘亞蓉之間,挑中了最有能耐的陸家坤。

隻是巧合嗎?必然不是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