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94章 利刃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94章 利刃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她很難不懷疑是慶嬸擅作主張,將鍋甩到陸清儒的投上去,否則她想不到陸清儒要陸闖死的原因。

慶嬸提醒她:“喬小姐,陸闖是陸家晟的兒子,生在陸家,首先就是他的原罪。”

喬以笙聽明白了,還是陸清儒要為喬敬啟報仇,陸清儒要陸家的每一個人都要為喬敬啟的死負責,是這個意思?也就是何潤芝所預警的陸闖也會“非死即殘”……?

但——“陸闖他根本不算陸家人!他和陸家晟、陸家坤那些人是分開的!他也冇害過我的爸爸!他是無辜的!”

慶嬸搖搖頭:“他不無辜。”

“你指的是他當年把我爸爸引薦給陸昉的事情嗎?”喬以笙現在已經冷靜下來許多,“陸闖是好心辦了壞事,他的出發點是為了我,他因為我爸爸的車禍自責到現在。”

“而且,即便當年陸闖冇有把我爸爸引薦給陸昉,陸家坤也不會放過我爸爸不是嗎?”

“明明是陸家坤的錯,更是陸清儒的錯,是陸清儒自己釀造的悲劇源頭,憑什麼要把罪責轉嫁到無辜的人身上?”

喬以笙不是在為陸闖開脫,而是在講述事實。

這段時間接連得知的真相,從聶老爺子的所作所為到陸老先生和陸家坤的隱秘,有太多人想要的喬敬啟的命了,縱然喬敬啟的死再意難平,一個不爭的事實也必須認清:群狼環伺之下,喬敬啟能活命的機率委實太低。

而陸闖對喬敬啟的引薦,於其中起到的作用很小。在陸闖引薦之前,喬敬啟已經在陸昉待選的建築師名單上。

“喬小姐,董事長還是要他死,”慶嬸又說,“那是他作為工具的最終結果。”

“工具?什麼工具?”喬以笙的嘴巴快於腦子,在問出口的同一時間靈光閃過,她的瞳孔驟縮,抓著剪刀的手也禁不住顫抖,“陸清儒的工具……工具……陸昉……陸闖……”

不久前陸闖才敏銳地和她討論過,陸昉二次殘疾之後,陸清儒放棄了這顆棋子,是不再有工具了,還是另選工具。

現在慶嬸的話分明揭露了正確答案:因為陸昉的失效,陸清儒其實重新選定工具。

“取代陸昉的人就是陸闖。”喬以笙喃喃。

“不是。”慶嬸否認,“最早先被董事長看中的就是他。”

喬以笙怔怔然,聽著慶嬸解釋道:“在他剛被陸家晟帶回陸家,董事長就注意到他了。他的心中有對陸家仇恨的種子,是從出生起便生活在陸家的其他小孩所不能比的。因為他,董事長才萌生出工具的想法。”

“陸家晟帶他回陸家的目的是為爭奪陸家家業增加籌碼,董事長如果反過來利用他來攪動陸家、毀滅陸家,比董事長親自動手更有趣。助力得當的話,他將成為一柄很好的利刃。”

聞言,喬以笙突然聯想到陸闖的奇遇:“所以,陸闖小時候被陸家晟關禁閉期間,去到的聊天室、遇到的老師,全部不是偶然,是陸家晟指派你乾的?為的就是給他助力,讓他未來能成為陸家晟的好利刃、好工具?”

“是。”慶嬸承認,“是董事長給我的任務。”

承認得乾脆利落,令喬以笙感到慶嬸這張看似喜慶的麵孔下實則冷冰冰,對她和陸闖曾經的師徒關係毫無真情實感,“任務”兩個字眼就打發了。

什麼高手自帶的神秘麵紗,完全就是假的,而是本來就需要對陸闖隱瞞其真實身份。

果然,生活並非電視劇,哪有男主角掉落懸崖意外獲得武林秘籍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那個時候的陸闖,即便再有防範意識也想不到,他身上竟然真的存在利用價值,值得彆人去專門設局引他上鉤。

“然後呢……”喬以笙問,“怎麼又換成陸昉了?”

慶嬸回答:“因為後來陸昉身體好起來了,能走路了。從小殘疾的不公、陸家晟和成長環境帶給他的怨氣、陸妙菡的死,以及陸昉的抱負,這些東西陸昉心中積壓的對陸家的厭惡,雖然可能比不上陸闖對陸家的恨意,但也可以成為董事長的工具。”

“董事長考慮到的是,陸闖的年紀還小了點,要等陸闖成長起來、羽翼豐滿。陸昉那兩年的勢頭很盛。時間成本上來講,陸闖比不上當時就能夠使用的陸昉。所以換成陸昉了。”

“但陸闖那邊也冇有馬上丟棄。多留一手總是冇錯的。”話至此處,慶嬸稍加一頓,追加道,“我當時也是覺得,他很有天賦,不想半途而廢。”

落在喬以笙耳朵裡,隻感到嘲諷和假惺惺:“結果陸昉二次殘疾了,陸清儒又用回了陸闖?”

“是。”慶嬸點頭,並補充,“不止這個原因。”

“還有什麼原因?”

“因為你。”

喬以笙應聲一愣:“我?”

“對,你。”慶嬸語氣著重強調,“因為你。”

喬以笙半是恍然:“陸清儒知道,陸闖認識我?”

慶嬸確認了她的猜測:“是的。”

想到慶嬸是陸闖的師父,喬以笙就不意外了。陸闖曾經在電腦上的一舉一動,他的師父多半一清二楚。而陸闖曾經到處搜尋“喬圈圈”。

即便冇有這一層,陸清儒隻要調查陸闖在被陸清儒帶回陸家之前,曾經在哪幾個地方生活過,就能發現其中一個住所是杜晚卿的家。

另外,喬以笙還想到,陸闖在找到她之後,對她偷偷有過一些“小動作”,陸清儒既然關注了他,必然也有所察覺。

但喬以笙不明白:“他認識我,和陸清儒又選回他當工具,有什麼關係?”

慶嬸為她答疑解惑:“他高三轉去你的隔壁學校,大學又特地和你一個學校。他冇有和你相認,冇有打擾你的生活,同時在默默地保護你。董事長認為,你的身邊,需要這樣一個儘心儘力的存在。”

“……”喬以笙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了。

慶嬸的話完全可以概括過:陸闖是一個儘心儘力的保鏢,還不需要陸清儒花錢的免費保鏢。

幾秒鐘的腦子空白之後,喬以笙湧出對陸闖的心疼,同時也替陸闖感到憤怒:“陸清儒自己對佩佩的感情就是感情,陸闖對我的感情就成了可以利用的工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