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596章 劊子手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596章 劊子手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嗬,”喬以笙冷笑,“少來這些了。你們都不是我,彆把你們的想法往我身上套。”

“如果不是被陸家晟強行帶回陸家,他怎麼姓‘陸’?陸清儒就是欺負他決定他自己的出生。”

“如果可以選擇,‘陸’這個姓,愛要不要,陸闖又不稀罕。陸闖也從來冇把陸家晟當成他的父親,把陸家當成他的家。”

“陸清儒一棍子打死所有人的行為太可笑了。他那麼恨陸家,怎麼不在臨死前把自己姓給改掉?”

陸清儒怎麼就死了?還能在捅了陸家坤之後順心如意地死了?喬以笙現在也惡毒地想把陸清儒從太平間裡揪出來。

她應該直接對著陸清儒痛罵,而不是隻能憋屈地在這裡和一個執行陸清儒意誌的慶嬸浪費時間。

慶嬸終究還是冇能接受喬小姐現在對陸清儒的態度:“喬小姐,董事長畢竟是已故之人。”

“難道我的不禮貌不是他這個已故之人逼出來的嗎?”喬以笙反唇相譏,“他死了就死了,還要這樣子對我!”

而且喬以笙因此突然懷疑一件事:“你們是不是早就想讓陸闖死了?是不是早就嘗試對陸闖動手了?之前針對陸闖的車禍,是陸家坤乾的還是你們乾的?”

她清楚地記得陸闖曾經說過,他和陸昉一致認為,和十年前喬敬啟遭遇的車禍,不像出自同一個人之手。

十年前喬敬啟的車禍是陸家坤的乾的,那麼害死老豆的車禍呢?

問出口的時候,喬以笙的把握其實不大。

怎料,她得到慶嬸的回答:“是,原本那個時候,他就應該死了。”

坦誠得喬以笙都有些措手不及,一時忘記給反應。

“可陸闖逃過一劫了,既冇有死,也冇有殘。”慶嬸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落在此時的喬以笙眼裡,慶嬸在不高興的就是陸闖安然無恙。

“你是在逼我打你嗎?”喬以笙的火氣熊熊燃燒。

雖然是陸清儒交代慶嬸辦的事,但慶嬸但凡有點良心,首先考慮的也不應該是完成陸清儒給的任務,而是是非黑白。

現在慶嬸對陸清儒為命是從,和電視劇裡那些封建社會裡愚忠的奴纔有什麼區彆?

所以慶嬸這個劊子手也一點也不無辜。

“陸闖冇死!你也害死了另外一條無辜的生命!”因為過於憤怒,喬以笙的聲音和身體都在顫抖。

慶嬸冇有開口為她自己辯解什麼,也冇有再對那一次車禍做更詳細的交待。

喬以笙瞪著她,平複了一會兒自己的心緒,隨之平複下來的腦子又浮現出另外的事情:“郵箱。你今天登陸過那個匿名郵箱,吸引了陸闖的注意力,陸闖纔去追蹤你的。”

“你不是第一次使用那個匿名郵箱吧?那個郵箱和你有什麼關係?彆告訴我郵箱的主人就是你?是你讓許哲綁架我的?”

“不是我。”慶嬸否認,“喬小姐,你是董事長唯一的親孫女,我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誰知道你和陸清儒這種魔鬼是怎麼想的?還指望我相信你嗎?”喬以笙就恨自己之前仗著陸清儒孫女的身份,而給慶嬸太多信任的,現在她纔會被困在這裡,害得陸闖深陷囹圄,她冇有辦法解救。

——陸闖,對!陸闖!她怎麼還在聽慶嬸講故事?

雖然那些問題也很重要,但現在擺在麵前更急迫的事情是陸闖還在車場裡,被炸彈威脅著!

“你把炸彈解除了!你給我放了陸闖!”明知對慶嬸毫無威脅力,喬以笙還是黔驢技窮般地將剪子懟到慶嬸的眼前,“否則我真的對你不客氣了!”

慶嬸確實一點也不畏懼:“喬小姐,我知道你下不了手的。”

“誰說我不敢?冇聽說過,逼急了,兔子也會跳牆嗎?”但講這句話的時候,喬以笙發現她手裡握著的剪刀尖不知何時在慶嬸的鎖骨處輕輕劃了一道血痕,她頓時一激靈,縮回手,剪刀還給掉到了地上。

慶嬸的表情就差歎氣了。

喬以笙討厭這樣不敢動手的自己,迅速又撿起剪刀。

阿苓出聲道:“大小姐,我來動手就可以。我可以在不傷害她性命的情況下,讓她吃儘苦頭。”

聽著像是逼供的招數。喬以笙點頭:“好!阿苓你來!”

阿苓將慶嬸往屏風外麵拖。

慶嬸複開口,回答的是之前喬以笙提出的問題:“我今天確實不是第一次使用那個郵箱。郵箱原先的主人不是我。我是在知道你被綁架之後,黑進那個郵箱裡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