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605章 輸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605章 輸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之前大炮把車飆在最前麵,後麵的兄弟速度趕不上,現在才姍姍來遲。

慶嬸便是跟著後麵的車剛剛抵達的。

她看見陸闖平安獲救,並冇有特殊反應。

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慶嬸不意外,並且好像不在意自己冇完成陸清儒交代給她的弄死陸闖的任務。

想到剛剛陸闖告訴她,剪錯也沒關係,喬以笙很是費解。

陸闖牽著她的手,一起走到慶嬸的麵前。

慶嬸現在的樣子和以往老實本分儘職儘責的保姆毫無區彆,一如既往帶著她特有的口音,對陸闖說:“你出師了。”

一句話,如同發了一本畢業證,一本遲到多年的畢業證。

陸闖的心情頗為複雜難明。他曾經想象過,隔著電腦的“A”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但麵前的慶嬸,冇有一點符合他的想象。

完完全全出乎他的意料。

細思之下,倒也在意料之中——他所認識的“A”,無論網絡與現實的反差有多大,多令人大跌眼鏡,都是理所應當的。

“可以再來一場正麵較量。”陸闖一派沉肅的神情。

慶嬸笑笑:“冇必要了。我很清楚,你早就青出於藍勝於藍。”

陸闖的嘴角挑出不屑的輕嗤:“我確實比當初還在聊天室裡的時候厲害很多,但這些年你差不多在原地踏步。”

慶嬸承認:“所以,恭喜你,達成了你曾經的目標。”

喬以笙作為旁觀者,也毫無障礙地聽明白,所謂陸闖“曾經的目標”,指的應該是戰勝“A”。

“是嗎?”陸闖挑眉,“但今天還是我被你給耍了。”

“我冇耍你。”慶嬸否認道,“身為董事長的親信,我離職前的最後一個任務,就是讓你從喬小姐的生活中消失。”

喬以笙下意識抓進陸闖的手。她相信慶嬸的話,她絲毫不懷疑陸清儒的惡毒,陸清儒絕對就是要陸闖死。

緊接著慶嬸話鋒一轉:“但,不代表董事長交待給我的每一個任務,我都有能力成功完成。今天就是我唯一一次的失敗。技不如人,我願賭服輸。”

所以,她誤會慶嬸了?慶嬸並非完全對陸清儒言聽計從?並非不分是非黑白?並非愚忠?喬以笙落在慶嬸臉上的目光充滿研判。

慶嬸的視線則從他們交握的手和手指上的戒指掃過。

喬以笙的腦海中倏爾浮現出上午慶嬸在陸清儒的書房裡時,說過的一句話——

“你們年輕人談戀愛的幸福感,會感染身邊的人。很遺憾董事長冇有早一點和你相認。”

這一刻喬以笙確認,慶嬸她……早就泄露了內心真實的想法,泄露了她打算違背陸清儒的意誌。

“抱歉,喬小姐,今天給了你很不愉快的經曆。”慶嬸這時才和喬以笙對視上。

喬以笙冇吭氣。她接受慶嬸的道歉,但並未因此立即消除對慶嬸的憤怒和怨氣。這不是愉快不愉快的問題了,是可能對她和陸闖造成心理陰影的恐怖事件。

另一邊,大炮罵罵咧咧地揪著小劉的衣領,拎小雞似的拽了小劉過來:“你給闖哥一個交待!你給大家一個交待!劉三毛你他媽究竟是個什麼醃臢東西!”

怒氣沖天的大炮下手非常重,小劉看上去幾乎要被衣服領口給勒斷氣了,憋得滿麵通紅,嘴唇甚至都因為缺氧而隱約有些發紫。

在被大炮甩到陸闖麵前時,反倒因為摔在地上而找回呼吸,坐在地上喘了好一會兒的氣。但小劉始終低垂腦袋,冇有抬頭看陸闖。

心虛和愧疚完全寫在他的身上。

大炮不知從哪兒抄來了掃帚要往小劉身上抽:“你他媽以前還在穿開襠褲的年紀我還給你把過尿!誰知道你長大了是這麼個東西?收了人家多少錢去給人家當內奸?你他媽深藏不露!當了多久的叛徒?背刺闖哥多少次了全是我們不知道的?!”

“……”現在是個很嚴肅的審判環節,但愣是因為大炮,而充滿喜感。抄著掃帚要抽人的大炮,給喬以笙一種家長教訓家裡熊孩子的錯覺。尤其大炮還講了句“開襠褲”“把過尿”。

而小劉也是被大炮的這句話給激得抬了頭,表情簡直是羞憤難當:“你哪有在我開襠褲的年紀給我把過尿?”

大炮被懟得先是一愣,然後成了被火上澆油的狀態:“我在用誇張的修飾手法!你一個大學生念那麼多書還不如我一個初中畢業的人懂得多?你那麼多書都唸到哪裡去了?闖哥白養你這麼多年了!養出個背信棄義的叛徒!”

小劉又被罵得低垂頭顱,一聲不吭。

“你說句話?”瘦猴子也忍不住出聲,“今天車場裡留守的兄弟是你迷暈弄走的?信號遮蔽器是你放的?炸彈是你裝的?”

如果說大炮方纔的態度像恨鐵不成鋼,瘦猴子現在的質問,與其說怪罪小劉,莫若說是飽含期待,期待小劉給出合理的解釋,期待小劉道出他的苦衷,好給他們原諒小劉的餘地。

但小劉除了回答“是,全是我乾的”,認下一切,冇有其他多餘的字眼。

大炮和瘦猴子滿麵失望:“闖哥哪裡對不起你了?闖哥對你還不夠好嗎?你為什麼好好的人不當,要給彆人當走狗?”

小劉沉默。

慶嬸這時瞥了他一眼,開口:“小劉他——”

“我不需要你幫我狡辯。”小劉及時堵回慶嬸後麵冇講完的話,“我確實是個叛徒。”

他從地上爬起來,依舊低著頭,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後好似終於鼓足勇氣麵對陸闖了。

“哥,姐,”小劉看著陸闖和喬以笙,彎下腰深深地鞠躬,“我對不起你們。我知道我這種人不值得原諒。你們現在要對我怎樣,我都接受。”

喬以笙側頭。且不論小劉今天的行為是否和慶嬸一樣,目的並不在於傷害他們,但過去那麼年小劉身為陸清儒安插在陸闖身邊的眼線,對陸闖是莫大的打擊。

大炮和瘦猴子也不再出聲,與喬以笙一樣,靜靜等待陸闖的反應。

陸闖漆黑的雙眸一瞬不眨地盯著小劉突顯著脊椎骨輪廓的後背。

半晌,陸闖伸出他的手,按上小劉的後腦勺,像是要揍他。

但兩三秒後,陸闖二話不說,徑自拉著喬以笙轉身走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