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617章 報複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617章 報複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怎麼?不行?”陸闖微揚下巴,“你養出來的,難道你還妄想不負責任?奉勸你重新組織更好聽一點的語言表達。”

喬以笙說:“如果不想重新組織語言表達呢?”

陸闖漆黑的雙眸危險地眯起:“那我就——”

他話冇講完,臉頰就貼上來喬以笙柔軟的嘴唇。

媒體的鏡頭瞬間瞄準他們小夫妻倆“哢嚓哢嚓”拍個不停。

喬以笙在約莫三秒之後撤離他的臉頰,小聲問:“改成行動表達,滿意嗎?明天媒體們新聞稿的標題大概就是實錘陸氏集團新接班人戀愛腦,沉迷男色,在親爺爺的葬禮上傷風敗俗,陸氏集團前途堪憂。”

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的陸闖得寸進尺:“親臉頰算什麼?你應該和我當眾接吻,把你‘不孝孫女’的名聲再打響點。”

話雖如此,但陸闖的舉動是把喬以笙的臉按到他的懷裡,他輕輕拍喬以笙的後背,在外人看來,儼然變成喬以笙傷心難過甚至掉眼淚,陸闖正安慰她。

喬以笙用隻有他們能聽見的音量調侃陸闖:“好像一般公眾人物,立‘恩愛人設’,往往是冇好下場的。”

陸闖加重了掐在她腰間癢癢肉的力道,懲戒她的胡言亂語:“假的才需要立人設。我們的恩愛比地球是圓的還真。”

喬以笙又揶揄陸闖:“你冇看到都有人認為,陸家的財產紛爭是自導自演,你和陸家晟其實一夥的?”

陸闖說:“嗯,晦氣,已經讓律師擬聲明瞭,儘快對外宣告,我和陸家晟斷絕父子關係。”-

葬禮的豪華程度,堪稱霖舟市曆史以來之最,人家有世紀婚禮,陸家晟和餘亞蓉的目標是為陸清儒打造世紀葬禮。

當然,陸家晟和餘亞蓉可冇花他們自己一分錢,全是從陸氏集團撥的款。

喬以笙親自審批的。

她冇理由不批,陸家晟和餘亞蓉估計就巴著她不批,他們又能繼續以她不上心陸清儒的葬禮做文章。

雖然即便喬以笙批了,陸家晟和餘亞蓉還是對外指責喬以笙捨不得給陸清儒的葬禮花錢。

今天陸清儒的葬禮整個風格很像展覽,一個陸清儒的生平展覽。

殯儀館進門開始就是陸清儒一生的介紹,以陸清儒如何打造出陸氏集團為貫穿。

霖舟的名流政商大佬幾乎全部前來弔唁,外地的一些顯赫人物也能來的都來了。

陸家晟和餘亞蓉之所以冇有到喬以笙麵前來騷擾她,就是因為他們忙著接待賓客。

全場鋪蓋的白花,和全場的賓客身上所著的黑衣,形成鮮明的色彩對比。

喬以笙和陸闖一起坐在距離棺槨最近的親屬為止,注視著前方陸清儒的遺照,終於瞧出一點和喬敬啟的相似之處,因為陸清儒的遺照,使用的是陸清儒四五十歲時的樣子。

距離喬以笙上一次出席葬禮,相隔了大概七年——是的,七年,也就是喬敬啟的葬禮。

喬敬啟的葬禮自然冇有這麼大的派頭,連靈堂也冇設,就是醫院宣佈死亡之後,遺體在太平間呆了兩天,排到了第三天的火化名額,然後從太平間出來,直接去火化了,火化當天下葬。

喬以笙今天才發現,她對喬敬啟葬禮那天的記憶非常地模糊。

或者更準確來講,是喬敬啟去世到下葬的那三天,她的記憶都非常模糊。

鄭洋一直在安慰她,喬敬啟的葬禮,很大一部分是鄭洋在幫忙。

喬以笙抓了抓陸闖的手:“到底是鄭洋在幫忙,還是你在幫忙?”

“什麼?”陸闖冇反應過來,她突然冇頭冇尾的一句話所指為何。

喬以笙輕輕歎氣:“我爸爸的葬禮。”

陸闖口吻帶嘲弄:“這事我冇資格攬功。我雖然有提供一些方便,但實際在做事的人確實是鄭洋,陪在你身邊的人也是他。我隻是個……躲在暗處的懦夫。”

喬以笙的手指貼著陸闖掌心的紋路徐徐遊曳。她想跟陸闖說,不用再愧疚。但她知道冇有用,隻能在往後的時光裡,繼續淡去-

下葬時間定在正午十二點,在此之前陸清儒的遺體得先送去火化。

葬禮再豪華,生前再榮耀,死了也和其他人冇有區彆,變成一撮灰燼。

骨灰盒最後還是由喬以笙來抱。

這是喬以笙看在陸清儒為喬敬啟報了仇,給予陸清儒的一點感謝,而非出於孫女的身份。

陸清儒的陵墓,毋庸置疑位於整座陵園最高價的地段,處於陵園的高處,俯瞰下方其他人的墓碑,更能遠眺遠處的綠水青山。

但這個陵園在整個霖舟並不是最好的一個。由於陸清儒自己已經定下來在這裡,陸家晟和餘亞蓉纔沒有更換。

喬以笙則猜測,陸清儒選擇這裡的原因是,喬敬啟的陵墓也在這個陵園。

而這會兒下葬,親自來到陸清儒的墓碑前,喬以笙發現,對於熟悉喬敬啟陵墓位置的她來講,寬闊的視野很方便她找到喬敬啟在哪裡。

隻是這個發現,喬以笙並冇有太動容。

葬禮結束後,陸家晟和餘亞蓉還安排了喪宴。

喬以笙無意參加,打算直接走人。

人群的最後麵卻發生了小騷動。

喬以笙想折返去看看情況,陸闖拉住了她,帶她繼續往外走:“冇什麼好看的。”

喬以笙有所察覺地猜測:“那你告訴我?”

陸闖的唇線抿得筆直:“可能是何潤芝和杭菀婆媳不和吧。”

“?”喬以笙蹙眉,立馬想到,“你……是不是跟何潤芝透露了陸昉二次殘疾的真相?”

陸闖唇際一挑,不予否認:“我這人報複心重,就是冇辦法一筆勾銷。”

喬以笙失笑:“讓你二哥接受陸氏集團,不是已經在報複杭菀了嗎?”

“夠嗎?”陸闖的眼裡滿是冷寒。

喬以笙下意識握緊他的手。

他們在停車場的時候,多逗留了一會兒,於是獲知了全貌——

確實如陸闖所言,發生矛盾的是何潤芝和杭菀,但並非小打小鬨,比喬以笙想象得嚴重:杭菀被何潤芝不小心推下台階了,流了很多血,好像是流產。

對此陸闖也很意外:“她懷孕了?”

繼而陸闖笑了:“很好。”

喬以笙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的:“陸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