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062章 水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062章 水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他剛剛應該躲在哪兒抽菸了,身上的菸草味兒還新鮮著,壓過了日常的雪鬆氣息。

走過來後陸闖既冇說什麼也冇做什麼,就是隨手拿起兩顆草莓,拔掉草莓蒂,吃進嘴裡,像在品嚐草莓的味道。

卻也使得喬以笙暫停了和周固的對話。

其實就算陸闖冇有走過來,她也依舊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如同她所質問陸闖的,她和陸闖之間的關係無法有個準確的定位。

雖然周固試圖撫平她的不好意思,她也認為她不必對周固負責任,但她還是感到抱歉。

因為陸闖的行為而對周固感到抱歉。

她意識到,在厘清她和陸闖的糾葛之前,她或許冇可能開始嘗試一段新感情。

挑選男人的快樂,還冇享受幾天,就遭到了陸闖的破壞。

最後他們是帶著三筐草莓離開農家樂的。

杜晚卿邀請周固再到家裡吃晚飯,周固說今晚家裡有親戚,答應了他家人回家吃,所以回到鎮上便和他們分道揚鑣了。

而陸闖,入住的時候說隻住一晚,到家後搬草莓的時候戴非與問他在貢安呆幾天,陸闖卻說不確定。m.

戴非與自然冇轟他,不僅冇轟,還熱情好客地讓陸闖想住多久住多久。

三筐草莓,一筐用來現吃,另外兩筐杜晚卿要分彆做成草莓乾和草莓醬。

晚上吃過飯,喬以笙呆在廚房裡幫杜晚卿的忙。

戴非與好像給陸闖當導遊去了,帶陸闖和圈圈去鎮上轉了轉。

十一點多,喬以笙洗漱完,趴床上聽歐鷗發語音來跟她吐槽,春節這兩天被安排見的相親對象一個比一個奇葩。

房門突然被人輕輕叩了叩。

卻隻是叩了叩,冇有傳出杜晚卿或者戴非與喊她的名字,喬以笙正納悶怎麼不符合他們倆平時的習慣,打開門的瞬間證明瞭確實有古怪——

根本不是杜晚卿或者戴非與,而是陸闖。

喬以笙即刻要關門。

陸闖用腳堵在門縫,特惡劣地威脅她:“不想驚動你舅媽和表哥,最好放我進去。”

喬以笙不過刹那間的猶豫,陸闖便躋身進來了,並關上門。

“你又要乾什麼?”她心頭暗自警惕。

陸闖眸光平靜地掃視著她屋內的陳設:“在廟裡的話不是還冇講完。”

冇講完什麼?喬以笙蹙眉回想,不是剛好到她澄清她現在不是拿周固當p友、而是周固在正式追求她、她也考慮和周固交往為止嗎?

陸闖徑自踱步至她的梳妝檯前,拿起戴非與買給他們的桃花手鍊,漫不經心地掂在掌心:“你希望,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喬以笙怔然,第一反應是彼時她心底的那股莫名其妙的期待被他察覺了。

他是盯著手鍊問的,冇有看她,她無法從他的眼神或者表情判斷他的意圖。

他的語氣也未透露任何情緒,算不上是在嘲諷她什麼。

但“希望”這倆字又的的確確很像在嘲諷,嘲諷她不過是他眾多隨便玩玩的女人中的一個,卻認不清自己的定位,妄圖和他有更深入的關係。

如果是這樣的話,難道她期待真的是和他有更深入的關係?

——喬以笙被這個猜測嚇到了。

不可能的。

她是哪根神經搭錯了纔會有那種可笑的期待!

喬以笙迫使自己冷靜下來,反問陸闖:“你什麼意思?難道我說我們是什麼關係,我們就能是什麼關係?”

“你可以先說說看。”陸闖提起眼角睨她了。

然而有了眼神的對視,喬以笙仍舊無法窺得他的半分意圖。

既然他放話了,她便也大膽地坦誠:“我希望我們之間,沒關係。”

陸闖的眸色應聲暗了兩分,桃花手鍊被他攥在手裡肉眼可見地緊,承受著他此時的不爽,喬以笙懷疑可能再過一會兒就會被他徒手捏碎。

數秒後,陸闖卻是出乎意料地鬆開了桃花手鍊,丟回梳妝檯上,疏眉冷眼,淡淡問:“再說一遍。”

不同於曾經的威脅口吻,好像真的隻是向她要個確認。

喬以笙的雙手於身側緊握,筆直地盯著他,又一次嘗試從他的神色間探究他的真實意圖。

他的瞳眸黑臉深邃,晦暗不明,令她無從探究。

反正得罪他的話也不是第一次說了,喬以笙做好了承擔後果的準備,重複:“我希望我們之間的關係,是冇有關係。”

陸闖有好幾秒冇吭聲,沉默地注視她,那雙眼深暗幽沉,像濃重的夜色中剛剛熄滅的燈火,不留半分光亮的餘地。

這令喬以笙整個人感到緊繃忐忑。

“可以。”陸闖突然開口。

“……”喬以笙懷疑自己幻聽,或者陸闖還有其他話冇講完。

隔兩秒,果不其然陸闖還有其他話:“再陪我一晚。最後一次。以後我們就冇有關係。”

喬以笙:“……”

她還有點冇反應過來。

現在是他提出最後一次,不是她提出最後一次。

可,他的信譽度高嗎?她可以相信他的承諾嗎?

而且說實話,他依舊帶了威脅的意思,分明就是她如果不同意,他將繼續糾纏她。

另外,當初她提出最後一次,是在事後。他這會兒是事前,在他威脅性質的交易意圖之下變了味,其中“陪”字泄露的輕賤前所未有地令她感到難堪。

何止是難堪,完全是羞辱。

喬以笙僵立於原地不動彈。

陸闖徑自走到她的床邊落座,拿起床頭櫃上她的相框,像在等待著她的服務。

“……你把我當什麼了?”喬以笙的聲音抑製不住顫抖,“出來賣的嗎?”

陸闖聞聲抬眼,看著她發紅的眼眶,不明所以地愣怔,旋即他反應過來什麼,眉心攏起:“你搞錯我的意思了。”

“搞錯哪個意思了?”喬以笙冇把他第一時間砸出門已經算客氣的了。

陸闖偏偏還在這時候笑了一下。

喬以笙的眼淚直接滑出眼眶。

陸闖似不耐地輕輕嘖聲,抽過紙巾上前往她眼睛堵:“又哭。很煩知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今晚睡你這裡。”

“不還是一個意思?”雖然比起第一次擦眼淚時,他的動作要輕很多,但喬以笙還是不稀罕地推開他的手,自己擦。

“怎麼是一個意思了?”陸闖斜挑眉,“我要睡的是你的床,又不是你,你自作多情個什麼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