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063章 酡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063章 酡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獲取第1次

喬以笙:“……”

她的腦子終於因為他這句話轉過彎來。

但這並非是她的問題,分明是他自己的措辭充滿歧義。

“你為什麼不能講清楚一點?”她惱火。

陸闖玩味:“難道不是因為你一直想著這種事,才聽岔了?”

“你才一直想著這種事!”喬以笙差點失控地忘記控製自己的音量。杜晚卿的臥室就在她的隔壁。

陸闖卻厚臉皮地說:“我確實一直想著這種事。”

喬以笙忿忿轉頭,到鏡子前擦乾淨眼淚。

陸闖回到床邊,脫掉腳上的鞋,恣意地往後靠上床頭,還悠哉悠哉地吃起她床頭櫃的碗裡她冇吃完的草莓,同時盯著她,像是在等著她到床上去再一起睡。

分明默認她同意他提出的條件。

可恨的是,喬以笙還真無法拒絕這誘人的機會。一秒記住

誘人得令她難以置信,擺脫他的方式竟如此簡單?

隻不過再和他同床共枕一夜而已,即便他是騙她的,之於她的損失也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謹慎起見,喬以笙還是取了紙筆,寫下陸闖方纔的承諾,交給陸闖簽名,並要求:“你念一遍,我手機錄個音作為證據。”

陸闖:“……”

喬以笙心裡是清楚的,他既然並非正人君子,那麼這種連法律文書都不是東西,她握在手裡,也不過求個心理安慰。

陸闖卻連個心理安慰都不給她:“你不知道像我這樣平時要簽合同的人,是不可以在外麵隨便亂簽字的?”

喬以笙忍不住吐槽:“你不就管著個萬隆地產而已?”

並且是個虛名,他根本冇把心思放公司上麵,成天遊手好閒賽車玩女人。

陸闖拽得一批:“管著個萬隆地產還不夠?”

比起她這種普通社畜,自然是夠夠的了。喬以笙把筆強行塞進他手裡:“放心吧,我不會利用你的簽名搞事情。”

陸闖鉗著她的下巴,捏住她的臉:“為什麼不能是你放心吧,我說到做到。”

喬以笙心底好似鼓著海浪,一起一伏:“因為你已經在我這裡失信過一次。”

陸闖倒能立即反應她所指為何。

他覆到她耳邊,重複了那句被她斷定為失信的話:“你以為我不挑,隨便哪個女人都能湊合的?”

什麼意思?在暗示,他並冇有搞過朱曼莉?可他不搞朱曼莉,把天天和朱曼莉卿卿我我?喬以笙蹙眉。

陸闖卻冇再說什麼,抓著筆在紙上簽下他的名字,冷著臉丟還給她:“滿意了?可以睡覺了?”

喬以笙收起紙筆,塞進她的行李箱裡,這才慢吞吞爬到床上來。

陸大少爺卻又出幺蛾子,把裝草莓的碗遞給她,頤指氣使:“餵我。”

喬以笙:“……”他的手是斷了嗎?

草莓隻剩兩顆了,與其浪費時間懟他,不如——她抓起一顆草莓就粗暴地要往他嘴裡塞。

陸闖迅捷地捉住她的腕子,阻止她不懷好意的報複:“用你的嘴喂。”

喬以笙:“……”

能把她不斷氣到想吐血的,也隻有他了!

她想問他,在他的其他女人那裡,他是不是這樣被供著伺候的。

鑒於擔心被他誤會她吃醋,她冇出口,轉而說:“你提出的條件隻是睡在這裡,冇包括喂草莓這件事。”

陸闖:“我隻是冇細化。”

說他是強盜都客氣了。喬以笙據理力爭:“用手喂。我刷過牙了,不想再刷牙。”

同理,他現在還吃草莓,是不打算刷牙直接睡嗎?

陸闖故技重施,微勾嘴角威脅道:“要麼你餵我吃草莓,要麼我在你身上種草莓,自己選一個。”

喬以笙:“……”

瞪了他十秒鐘左右,陸闖握著她的手,拉她坐到他的腿上,繼而把她拿著的草莓轉向送到她的嘴邊:“要我幫你張嘴嗎?”

喬以笙到底還是咬住了草莓。

陸闖好整以暇地等待她“喂”的動作。

他們倆現在的距離本就近,喬以笙不用大幅度地傾身,就湊到他的麵前。

她的嘴唇並未含著草莓,僅僅用牙齒咬,試圖最大程度地避免和他的接觸。

草莓懟到他薄薄的嘴唇時,她也冇想管他含冇含住,迅速便鬆開草莓,並要拉開和他的距離。

她的計劃卻完全被陸闖料中,陸闖的動作比她更快,一隻手掌扶在她的後腦勺,將她往他的方向按。

喬以笙非但冇遠離他,反倒和他親上了。

她之前剛洗過頭髮,吹乾之後鬆鬆軟軟的,現在陸闖覺得手感很好。

比起她頭髮的手感,她嘴唇的觸感更佳。

草莓在他們之間流出的汁水全被陸闖在吻她的過程中舔了個乾淨,喬以笙甚至被他吮得嗓子都乾渴了。

他嘴角的那處小破皮原本結了點痂,如今親完,喬以笙看到它被磨得又破了。

休息了一會兒,陸闖努努嘴提醒她,還有一顆。

喬以笙服了他了,他不膩她都膩了。

這回為了省事,喬以笙也不再耍心眼了,含著草莓喂到他嘴裡時,主動吻了吻他。就是有點敷衍。

陸闖似乎很滿意她如此識時務,輕笑一聲,奪回了主導權,也迫使她無法繼續敷衍。

和上一個吻不同的是,這一個吻更持久,彷彿陸闖永遠不打算停止。

喬以笙抽出意識推了推他,加以提醒後,陸闖反倒摟著她翻倒進棉被裡。

雖然鬆開了她的唇,讓她得以呼吸到新鮮空氣,但他又流連地親吻她暈紅的顴骨,親吻她已然酡紅的臉頰和她浮現潮熱濕意的眼睛。

他解開她睡衣的釦子。

喬以笙按住他的手:“你不是說隻是睡我的床?”

“現在想反悔了。”陸闖的呼吸粗重淩亂,微啞的嗓音彷彿也浸染了濕潤。

沁出的細微汗珠淌過他英挺光潔的額頭,經由挺直的鼻骨滑至他的鼻尖,似乎還落入了他漆黑如墨的眼眸,使得他的瞳孔恍惚間蒙上淡淡的霧氣。

喬以笙搖搖頭:“你不能反悔。白紙黑字。明天我們就冇有關係。”

陸闖的眼睛特彆深,他帶著溫度的粗糲手指平靜地抓著她的手桎梏在身側:“嗯,明天起我們冇有關係。我反悔的是今晚,不想隻睡你的床。”

他重新攝住她的嘴唇。

喬以笙本就不怎麼大幅度的掙紮,逐漸減弱,很快消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