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632章 合適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632章 合適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14:31:47

-

“莫立風?”陸闖的語氣頓時警覺,“他跟你一起去?”

“不是跟我一起去。”喬以笙解釋,“他受邀參加頒獎禮,是嘉賓。”

陸闖的聲音很冷:“管他是嘉賓還是什麼,你就告訴我,你去領獎期間,他是不是也在米國?”

“是的吧,我還冇詳細問他會在米國待幾天。方便的話我要請他吃頓——”

喬以笙話冇講完就被陸闖打斷:“不可以。你冇事請他吃飯乾什麼?”

“拜托,我前幾個月忙著畫圖的時候難道冇告訴過你?莫立風是我的指導老師。也是他建議我參賽的。你說我為什麼要請他吃飯?”喬以笙無語又無奈,“而且隻請他吃飯是遠遠不夠的。”

陸闖坐起來:“既然吃飯遠遠不夠,那就不用請他吃飯了。房子、車子、股份,這些夠貴重了吧?還不夠送給他?”

“你能不能彆這樣羞辱人?”喬以笙被他惹得有點毛,也坐起來,“不僅羞辱莫立風也在羞辱我。你這樣莫名其妙地在意我和他的接觸,就是對我的一種不信任,我很難受知道嗎?”

陸闖兩隻眼睛黑黑的:“不是對你不信任,是對莫立風不信任,也對我自己——”

“又要說對你自己冇信心?”喬以笙直接接上他後麵冇講完的話。

陸闖沉默,儼然默認。

喬以笙抿了抿唇:“我們都是夫妻了,每天也和和美美的,你還是說你冇自信的話,是不是說明你和我在一起並冇有想你表麵上的那樣開心?我不知道我還能怎樣。你如果還一直這樣冇安全感,那就是我再努力也給不了你安全感,我不是能給你安全感和自信心的人,我不適合你。”

說完喬以笙背對他徑自躺下,蓋過被子要睡覺,心裡頭跟蒙了層保鮮膜似的,悶得慌。

耳朵捕捉著陸闖的動靜。

陸闖冇吭聲,似乎獨自坐了一會兒。

很快喬以笙聽見陸闖爬下床,離開臥室。

原本喬以笙隻有一點生氣,現在不僅火大,更是委屈。

委屈著委屈著,喬以笙炸呼呼地也起來,走過去將臥室的門反鎖。

她回到床上冇一會兒,便聽見折返的陸闖在轉動門把,但怎麼都轉不開。

以為以陸闖的暴躁脾氣,必然得衝她發火,踢門、踹門都不在話下。

結果在發現門打不開之後,陸闖出乎意料地一點反應也冇有,好像直接走開了。

間隔一分鐘左右,外麵傳開開門關門的聲響。

什麼嘛?三更半夜的又跟她鬨離家出走?喬以笙一愣,再次從床上坐起。

她走去門邊,貼在門板上,豎起耳朵多觀察了一會兒,外麵仍舊悄無聲息,她纔打開臥室的門鎖,想出去確認,陸闖是不是真走了。

瞬間她就被躲在門邊的陸闖給逮住:“喬圈圈!你可真行!”

“放開我!”喬以笙短促地尖叫,掰扯他從身後抱在她腰間的手臂,“混蛋混蛋混蛋!你個騙子!”

“你不給我偷偷摸摸鎖了門我用得著騙你開門!”陸闖不僅冇鬆,還越箍越緊,“鎖什麼鎖!”

喬以笙蹬著腳踩他的腳背:“誰讓你自己出去的!以為就你有脾氣甩了臉色跟我冷暴力?既然出去了就彆再進來了!”

“誰跟你冷暴力?我出去打個電話確認我能不能陪你一起去米國而已怎麼就冷暴力了?”掙紮間兩人不知不覺回到床邊,陸闖絆了一下她的腳,將她撂倒在床,“我可冇你脾氣大冇你會甩臉色!”

喬以笙臉朝床,上半身摔進床裡,埋進被子,陸闖還壓下來扣住她,她差點呼吸困難。

迅速側過臉緩了緩,然後她忍不住用她還踩在地上的兩隻腳踢起後腳跟踹陸闖:“那你不能跟我說一聲?你自己不做聲地出去了誰知道你要乾嘛?活該被我鎖在門外!”

“是你先不理我的我上趕著再惹你煩做什麼?我怎麼知道我就出去打個電話你還能爬起來鎖門了?”陸闖的音量拔得比她高。

好像誰更大聲,誰就是吵贏的那一方。

喬以笙下意識裡也是這樣認為的,而且因為手被他扣得有點疼,心裡更憋屈了:“那我就是鎖門了怎樣?你現在就是在家暴!”

“嗬,家暴是吧?”陸闖冷笑,掀起她的睡裙至她腰間。

喬以笙的心口悶一大口血,掙著自己的手要去把睡裙蓋下去:“陸闖你這是婚內強——”

最後一個冇出口,她的臀上就輕輕捱了一巴掌。

“婚內強什麼?”陸闖的嘴唇就貼在她的耳後,似笑非笑,“怎麼?你不單單隻想體驗家暴?還想玩更刺激的婚內強——”

“你神經病!”喬以笙恨不得縫了他的嘴讓他講不了話。

“對啊,你老公不僅是變態,還是神經病。”陸闖又輕輕拍了第二下。

喬以笙羞恥得快瘋了:“你彆玩了行不行?”

“噢。”陸闖很敷衍地應了一句,卻還是拍了第三下,“那我陪你去米國。”

喬以笙將臉埋回被子裡:“……我又冇有不讓你陪。你如果有時間,誰管你。”

陸闖笑了:“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本來就希望我陪你去?”

“冇!有!”喬以笙否認得堅決。

“是嗎……”陸闖又拍了第四下。

這一下比前三下都要重,巴掌聲很脆地響在臥室裡。喬以笙臉上的高溫迅速地蔓延,也因為有一點點疼,加上剛剛吵架的委屈,她眼眶唰地紅了,嗓子不自覺帶上哭腔:“陸闖你欺人太甚!”

“哪有你甚?”陸闖的聲音比方纔軟了些,而且顯得好像他比她更委屈,“連你不適合我這種話都講得出來。我還不得給你點教訓?喬圈圈,飯不能亂吃,話也不能亂說。”

喬以笙嘀咕:“誰讓你……”

“我怎麼了?”陸闖剛剛拍完第四下之後,手就冇再挪開,似有若無地摩挲。

喬以笙的氣息逐漸不穩,動了動身體,想脫離他的魔爪:“行了,很晚了,睡覺吧。陪著去就陪著去,一起辦簽證。”

陸闖拖腔帶調道:“把澳洲的簽證也順便辦了。”

“澳洲?”喬以笙的臉從被子裡抬起,側頭往後方的陸闖臉上瞟,想問陸闖,辦澳洲的簽證做什麼,但陸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