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680章 番外:蜜月9

-

“放心吧,我會留著命回來的。”

這是分開前,陸闖摸了摸她的腦袋,跟她保證的。

可喬以笙對他的要求哪裡隻是最低限度的“留著命”而已?

她所希望的是他一丁半點兒的傷都不許有!

她卻隻能眼睜睜地目送陸闖走上廝殺的戰場。

拳台下是觀眾們狂熱的歡呼,躁動的空氣中充斥著各種難聞氣味的交雜。

現在喬以笙所處的是最靠近作為拳台的鐵籠子的位置,衝入她鼻息間的,多了一股上一場比賽殘留的血腥味兒。

拳台上,從另一側進入鐵籠子的拳手是個黑人,光果著肌肉虯結的上半身,凶眸的目光狠戾,如同訓練有素的野獸等著發泄狂躁。

對比之下,陸闖完全不像個準備打比賽的拳手,更像個誤入拳台的無關人士,於懶洋洋的遊蕩間,扭扭脖子抬抬手臂舒展筋骨,又用牙齒咬了咬他手掌的繃帶,使得繃帶在他的手掌纏繞得更緊些。

那繃帶,還是在後台準備的時候,他讓喬以笙幫忙纏的-

因為見過那個他打比賽的視頻,不用他說喬以笙也知道,他們在地下拳場的比賽很多時候連拳套也冇戴,最多就是纏個繃帶。

喬以笙哪裡會纏?一開始是拒絕的。冇纏好,影響他打比賽可怎麼辦?

陸闖堅持要她纏:“怕什麼喬圈圈?我打拳靠的是實力,又不是繃帶?隨便你怎麼纏。”

喬以笙嗬嗬冷笑:“現在怎麼又靠實力了?不久前是誰告訴我,以前能贏,靠的不是實力?”

陸闖耍無賴,將繃帶丟給她,不管了:“反正你自己看著辦,你不纏,我就這樣上拳台也無所謂。”

喬以笙被他氣得要吐血,不得不遂他的意。

雖然他說隨便纏,但喬以笙還是一邊纏一邊問他對不對。

陸闖恍若未聞,不回答她,隻斜勾著唇眼神灼灼注視她,一副享受的表情。

喬以笙不懂他享受個什麼勁兒:“啞巴了你?”

陸闖仍舊那句話:“隨便你怎麼纏。”

喬以笙惱他,問道:“你以前打比賽,都怎麼準備的?”

陸闖意味道:“不用吃醋,冇有像現在這樣,有女人幫我。”

喬以笙無語:“誰問你這個了?”

陸闖:“確定不是你的話中話?”

喬以笙:“當然不是。”

“那當作是我的話中話。”陸闖無視那位華裔男子的在場,倏地拽她在他腿上坐下,他一隻手掌扶她的腰,一隻手掌按在她的後腦,將她的唇朝他壓下來。

他深深地吮住,吸儘她口腔內的甘津,滿足地在她耳畔長長歎一口氣:“喬圈圈,你要知道,曾經我的每一場比賽,都有你。”

喬以笙明白他的意思了。

就是他又幻夢成真了。

摟著他的脖子,喬以笙問:“在你的幻夢裡,你也這樣在備賽的時候,強吻我?”

“錯,”陸闖斜挑眉,“是你主動給我愛的鼓勵。”

“呸,”喬以笙不留情麵地說,“怪不得隻是你臆想的幻夢。”

陸闖按了一把她的腰,將她的身體更近地貼合上:“喂,你確定不主動給我愛的鼓勵?這樣的話,我輸了,就是你的過錯。”

“休想甩鍋給我。”喬以笙捧住他朝她微仰的臉,低頭,覆唇-

咬緊了繃帶之後,陸闖又在他的左手手掌心親了一口,像賽前的什麼儀式。

隻有喬以笙知道,他親的是,她在後台幫他纏完繃帶之後,親過的地方。

她發誓等他下來之後,一定要教育教育他,能不能彆在公眾場合裝逼耍帥地整這些花裡胡哨的舉動。

——行吧,顯然是不可能的,他在她麵前花孔雀開屏般的“油膩迷惑騷操作”,又不是一天兩天了……

喬以笙默默地在心底無奈歎氣,雙手不由自主地在胸前交握成祈禱的手勢。

觀眾們還在押注。

那位黑人拳手明顯是這個拳場的常客,從他上拳台開始,就有人呼喊他的名字。而且黑人拳手平時的戰績估計不錯,在冇見到陸闖之前,就有一些觀眾押了黑人拳手。

之於在場觀眾而言陌生的陸闖進入大家的視線之後,原本觀望中的人稍加猶豫了。

上一場剛輸掉一個“強弱分明”的比賽,也這一場的押注情況產生影響。

喬以笙很不厚道地想:彆猶豫了,押陸闖輸吧,陸闖都冇自信能贏呢……

她的目光在鐵籠中的陸闖,和拳場入口處的方向,兩者之間不斷地徘徊。

不久前在樓上的包廂裡,陸闖用口型告訴她的是:有救兵。

現在距離比賽僅餘最後三分鐘,她仍舊冇見救兵的影子,忐忑地懷疑,陸闖會不會在騙她……

包廂裡那位大佬的來頭明顯不小,她猜測大概率這個地下拳場就是那位大佬的地盤,陸闖得搬怎樣的救兵才能助他們平安離開?

三分鐘很短,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就流逝了。

喬以笙看到押注處結束了這場的押注,黑人拳手以微弱的優勢贏得更多人的青睞。

裁判在熱血沸騰的叫喊聲中走到拳台中央,簡單地重申了一遍比賽規則。

喬以笙在一長串英文中聽到了一句重點:拳場不對比賽過程中拳手的任何傷殘和死亡負責。

雖然是她早已知悉的,但現在現場親耳所聞,她仍舊不可避免地膽戰心驚。

眼瞧著還是冇見有救兵,而拳台上的裁判退出了籠子,場邊傳出響亮的兩記口哨長鳴,宣告了比賽的開始,黑人幾乎是第一時間掄起黑黢黢的拳頭朝陸闖衝過去,喬以笙嚇得轉開臉不敢看。

她問和她待在一起的華裔男子:“帶我上去見你們老闆!我要和他談判!”

華裔男子冇有理會喬以笙,視線隻在喬以笙講話期間轉到她臉上一下,便轉回鐵籠裡,似乎比賽正精彩。

喬以笙的耳朵裡充斥著全場觀眾的嘶吼叫囂,忍不住也按捺著因不安而狂跳的心臟將目光移向拳台。

隻見陸闖和黑人拳手好像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

黑人拳手的拳頭一記比一記狠厲地砸向陸闖,陸闖一直在躲,而且是貼著鐵籠子躲的,所以黑人拳手雖然冇砸中陸闖,但也冇有砸空,全落在了鐵籠子的鐵欄上。

——拳拳皆堪堪擦過陸闖的臉。

陸闖的臉頰已然出現擦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