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718章 番外:歐鷗34

-

雖然很突然,但聶季朗一下就從麵具上兩個洞露出的那雙明亮的眼眸,辨認出是她。

她的眼睛裡總是閃動一明一滅的情緒,很勾人,聶季朗冇遇到像她這樣,能將少女的純淨和女人的勾人融洽得恰到好處的小姑娘。

她是一個,即便不去深入接觸也很輕易令人生出好感的女孩。

深入接觸之後,則,更輕易就被她吸引。

“我覺得它很適合我。”她拿來攏在她臉上的麵具,明豔地笑著,蓬勃得如同這個盛烈的夏天。

在盛烈的夏天裡,一切彷彿都能朝著最生機最燦爛最美好的方向無限生長,擁有誰也無法阻攔的強大生命力。

轉而她伸出她背在身後的那隻手,亮出另一個麵具,往他臉上比劃。

聶季朗頓時隻能隔著鏡片從麵具上的兩個小孔看到她露出滿意的表情,聽著她說:“這個果然也很適合你。”

聶季朗捉住她的手,拿下麵具,掂在手裡一瞧。

麵具的圖案冇有出乎他的意料,是一隻狐狸。

她將她的麵具擺在他的麵具旁邊,另一隻手搭著他的肩膀,湊他很近,勾著唇角小聲說:“我這個捉妖師,捉的就是你這隻老狐狸。”

聶季朗笑了笑。

她把她的麵具往她後腦勺一套,又騰出她的雙手,去下一個煙燻火燎的燒烤攤。

聶季朗盯著她後腦勺的那張青麵獠牙,拿著他的狐狸麵具,慢步跟在後麵。

阿德走來他身邊,跟他彙報,民宿的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全部排查過一遍,住在民宿裡的其他遊客也被換成了自己人。

這其實並不是聶季朗交待的。阿德跟在他身邊久了,很多瑣事根本不需要他吩咐阿德。

阿德這樣做也完全是冇有問題的,是以往阿德的基本工作。

但,聶季朗第一次覺得阿德有點多事。

當然,既然阿德做了,那便做了。聶季朗略略頷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阿德最後告訴他,他的換洗衣物和生活用品也都送了一份過來,已經放在他和歐鷗住的那個大床房裡,包括床品也全換了。

“撤掉。”聶季朗說,“恢複原樣。”

阿德看聶季朗一眼,冇多嘴:“好的,二爺。”

在她轉回身來之前,阿德及時地走開,聶季朗繼續自己的步伐,行至她身側,嘴裡被她餵了一勺子她新買的飲品。

在小吃街晃盪結束,聶季朗又被她拉去明早要看日出雲海的地方踩點,然後一起回民宿。

回到空調房裡,她整個爽到的表情:“這天氣也太熱了。”

路上她其實就有在說,熱得她恨不得跳到海裡去遊個泳。

聶季朗撿起被她丟在沙發上的她的那個青麵獠牙的麵具,和他的狐狸麵具一起放到桌上,說:“去洗個澡,可以睡了。”

“哥哥這麼著急的?哥哥還怕我今晚跑了不成?”她笑吟吟去翻之前在超市裡買的東西,準備去洗澡。

聶季朗冇留在房間裡,走出去到露台上,駐足在露台的邊緣。

露台冇有做防護欄,露台的邊緣即是泳池的邊緣。

放眼眺望目之所及的海麵上閃爍著燈塔的光芒。

垂首,能看到的這家民宿草木繁茂的院子,和周圍比這家民宿低矮的小漁村裡其他村民錯落亮著燈火的房屋。

聶季朗覺得自己應該想點事情,比如之前聶鼎交給他的尋找丟失多年的他那個真正的哥哥的下落。

但他的腦子現在顯然不歸他做主。

她悄悄從他身後靠近過來的時候,聶季朗早早嗅到了味道。

今天從超市裡買的劣質洗髮水和沐浴露的味道。

但她溫熱柔軟的身體從背後抱住他的時候,聶季朗的鼻息間就隻剩她本身的似有若無的體香了。

“我洗完了。”她輕輕地笑。

她的兩條手臂圈在他的腰間,十根手指彈動,上麵的指甲蓋是新塗的豔麗的紅色指甲油,又點綴了一點鮮嫩鮮嫩的綠。

一般而言,紅配綠賽狗屎,偏偏她這指甲色的搭配丁點兒不叫人感到俗氣,反倒有種衝突的美感。

聶季朗轉身。

她穿的是超市裡買的那一套紅色係海邊休閒風的短袖套裝,之於她平日的著裝風格而言,實屬保守了些。

她繼續抱著他,微微仰著她青春的充滿膠原蛋白的臉看著他。

如同夏日初荷,含苞欲放。

當她勾起唇角一笑,波光流轉間,又彷彿盛夏滿池之中開得最豔的那一朵嬌荷。

“你可以去洗了。”她踮起腳親了一口他的下巴,脆亮的聲音隱約間比平日多出一絲嬌嗔。

嬌嗔得很動人,一點不矯揉做作,是麵對自己喜歡的男人渾然天成的自然流露。

聶季朗點點頭:“嗯。”

撥開她的手,聶季朗往回走。

當他回到泳池的這一頭,還冇進房間,他聽見她喊他。

“喂。”

聶季朗應聲駐足,下意識回頭。

隻見站在泳池那一頭的她,在他的視線之下,慢慢脫掉她的衣服。

瞳孔微微一斂,聶季朗並未移開自己的目光。

事實上,她裡麵也不是什麼都冇穿——露出的是她的泳衣。

摸胸分體款式的,非常突顯她的身材。

很亮的藍色,非常襯她的皮膚。

在光線朦朧露台上,她毫無疑問地醒目。

隔著泳池和他遙遙對視幾秒,她“噗通”一聲跳進泳池裡。

原本平靜的泳池裡水花四濺,原本不多不少剛剛好與池邊持平的水位因為她而溢位來,從露台邊緣往下流。

她像一條自由的美人魚,暢遊於池中,目標又很明確地,橫跨整個泳池,朝他所在的方向遊過來。

聶季朗就這麼定在原地,濃稠的目光始終追隨著水中的她的輕盈的身影。

不多時,有大概十秒鐘,她大概潛得比較深,水麵的動靜變小了。

而在這十秒之後,她猛地從他腳邊的水麵裡鑽出來。

她的蜷曲的長髮宛若薔薇色的海藻飄浮,她抹了一下眼睛上的水,雖然是仰頭看他的,但她的眼神透露著一種她好像纔是站在高處的那一個。

聶季朗莫名地知道,她在讓他蹲身。

所以他的膝蓋曲下去了。

聶季朗的腦子裡又莫名地閃過一個詞:臣服。

下一秒,他被她沾滿水的**的手臂勾住脖子,拉低他的腦袋。

她柔軟的唇瓣吻上來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