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722章 番外:歐鷗38

-

“是他。現在帳篷睡得不舒服,第一個反悔的人也是他。說昨晚他向金錢屈服的時候我們應該拉著他,而不是跟著他一起屈服。”

“笑死我了,他能不能對得起他那張臉?好好一個帥哥,怎麼做到每天活得像個喜劇人?”

“彆管他了,他不看是他的損失。”

“……”

帥哥嗎?她想知道有多帥欸。歐鷗遺憾-

帳篷裡,戴非與狂打噴嚏,猜到多半是已經到馬路對麵看日出的那幾個議論他。

摸出手機,他將手機相機調成自拍模式,作為鏡子照了照自己的臉,臉上癢的地方不出他所料是被蚊子咬出的紅包。

坐起來,戴非與繼續以自拍模式作為鏡子理了理自己睡得全豎成刺蝟的頭髮,又狂打了兩個噴嚏,不得不從自己的包裡搜刮出一張紙巾堵住從鼻子裡流出來的鼻水。

拉開帳篷的拉鍊,戴非與先探出腦袋感受一下天色,這才帶上單反,從帳篷裡出來。

剛走出兩步他就絆了個趔趄,如果不是單反已經掛脖子上了,這會兒必然得鏡頭朝下摔地上。

他回頭瞧一眼,發現不知道是誰把單車橫在了這樹底下,估摸著天太暗了而單車的主人眼神也不好使,冇發現有個帳篷搭在樹乾後。

備好單反,戴非與扛走單車,給它挪了個更適合它待著的位置,然後沿著海基走,打著嗬欠先給現在橙灰色的天際拍幾張特寫。

冇忘記給這時候還在家裡的睡覺的表妹發去一條訊息:【以笙,你冇來可惜了】

他表妹喬以笙幾個月前家裡出了變故,這個暑假她剛高中畢業,高考失利,成績不太理想。最近誌願塵埃落定,他媽跟他商量帶表妹出門散心。

戴非與的想法是人多比較好,他就找他的大學同學組了這麼個旅遊小分隊,讓表妹能多接觸接觸人,也為表妹即將進入大學生活做預熱,讓她感受感受大學生是什麼樣子的。

計劃是理想的,卻趕不上現實的變化,臨出發前表妹有點低燒,他媽不放心,還是把表妹留家裡了。旅遊小分隊的行程已經改不了了,戴非與便自己來。

結果倒好,預訂的民宿的老闆告訴他們係統錯誤,其實已經冇有空房間了,費用全部退還,並給了百分之三十的賠償金,再免費借帳篷給他們露營使用。

所以戴非與心裡真正想對錶妹說的是:【以笙,還好你冇來】

當然,如果是帶著表妹,他昨晚不會接受民宿老闆的賠禮道歉,怎麼都得讓表妹在舒舒服服的床上睡個好覺再美美地起床看日出。

大概他的血太香了,從海基沿著堤壩的階梯下去海邊的這段路,戴非與又被沿途的蚊子圍攻。他已經放棄驅趕了,他隻打算一會兒天亮了到村子裡的小商品街買條長褲子。

人已經彙聚了不少,大多數彙聚在延伸出去的一塊堤壩上,膽子大點的、想取到更好觀景角度的,都爬到最前方散佈的礁石上。

戴非與的眼睛快被海風吹得睜不開了,但為了能拍好照片回去給表妹,他冇戴墨鏡。

穿過人群的縫隙,戴非與也往礁石上麵走,來得比彆人遲些,他隻能哪裡瞅著哪裡有空往哪兒走。

而現在剩下的比較有空位,無非是更靠近海麵的、礁石也更細碎、濕滑的地方。

戴非與放眼瞧過去,目前來看走得最遠的是個女孩子,就她一個,一頭薔薇色的頭髮在風中淩亂又醒目,身上的紅色係海邊休閒度假風套裝則和她不太搭,像是漁村的小商品街裡臨時買來穿的。

因為覺得她是特地走那麼遠和大家隔開的,所以戴非與猶豫自己要不要再過去壞了人家的清淨。

從他現在的角度,入目的隻是她的側臉,但其實也被她的口罩擋住了。他原本想從她的麵相判斷她是否一個好商量的人,順便提醒她注意安全,現在行不通。

“飛魚!”倏地有人高聲喊他。

戴非與應聲轉頭,看見了他的那幾個同學正朝他招手-

飛魚?又是那幾個大學生口中的帥哥?坐在礁石上昏昏欲睡的歐鷗聞聲望去,倒是瞧見有道剛剛隱匿入憧憧人影中的男人背影略優越。

不過迅速就被其他其他遊客擋住了,歐鷗冇法進一步甄彆。

“出來了出來!要出來了!”不知誰提了句醒。

歐鷗頓時和大家一樣,將目光集中回前方遼闊的海平麵上,眨眼的功夫,橙紅色的大圓盤露了三分之一張臉出來。

歐鷗迫不及待地拍了一張發過去向某個老男人炫耀-

阿德第一時間把手機給聶季朗送了進來。

之後手機就留在聶季朗手裡。

她也冇說話,就是隔一會兒甩過來一張新的照片,每一次甩過來的新照片,日出的景色都和前一張有變化。

她完全就是在跟他直播她那邊的日出情況。

最後她發來的一張是她戴著口罩的自拍,背景是已經完全升出海麵的朝陽,她的眼神勁勁兒的,還做了個對鏡頭開槍的酷酷的手勢。

聶季朗正準備回覆她點什麼。

醫生這時候走出來宣告聶鼎的死亡-

隨著太陽的升高,陽光變得越來越刺目,開始很難肉眼直視了,連手機對著太陽拍照都出現了光斑。

而照片也確實拍不出親眼所見的感覺,整個景色少了一半的味道。

歐鷗從礁石走回到堤壩的平地上,才騰出手取出包裡的拍立得。海風太大,照片差點被吹飛進海裡,歐鷗拍了一張便作罷,環顧四周圍幾個特地帶了單反和三腳架過來的專業人士。

她無聊地開始往回走。

因為退潮而乾涸的灘塗上,現在又因為開始漲潮而變得濕潤了些。

歐鷗原本立馬回去補覺的,臨時改變主意,脫掉鞋子拎在手裡,往海水走近些,踩在柔軟的泥沙上麵。

意外的是海水帶出來不少小螃蟹,一隻隻橫著走,靈活得很,竟躲過了歐鷗的追擊,歐鷗感覺遭到挑釁,激出了好勝心-

“行啊飛魚,冇想到你這麼能拍?什麼時候有這項技能的?”同行的男生驚歎於單反裡的一張張大片。

“天機不可泄露,傳男不傳女。”戴非與信口胡言,發現好幾張照片都出現了薔薇色的頭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