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蓮花小宮女小說免費閱讀 > 《勸學詩全集》從萬歲爺那裡找著了!

-

如皇帝所料,蓮花正想方設法求證書是不是皇帝給拿了,偏偏又怕不是皇帝拿的,自己問了反而弄巧成拙,畢竟那本書是揹著皇帝和齊嬤嬤寫的。

不過在此之前,她得參加小祐祐爬行大賽,簡單來說,就是將小祐祐放到矮床裡,她和齊嬤嬤各在一側,拿東西拍手呼喚吸引小祐祐爬過來,最近幾乎每晚都來幾輪,十分好玩。

這主意是蓮花想出來的,主要是因為小祐祐隨她,精力很是充沛,最近大晚上不愛睡覺,幾個月大的奶娃娃,竟已鬼精鬼精的,能分得清誰是說話做主的人,三更半夜乳母和小太監怎麼哄都不肯睡,定要尋齊嬤嬤、蓮花和皇帝他們玩。

起初齊嬤嬤還心疼,熬夜陪著,導致白日冇什麼精神,冇幾日就扛不住了,蓮花和皇帝去陪玩了幾夜,困得眼睛都睜不開,這小子,訓又訓不動,輕輕拍他屁股,他以為在和他玩耍,咯咯直笑。

皇帝每日早早便要起身去早朝,如此幾次後,蓮花心疼得不得了,細細琢磨了一番,她白日減少小祐祐的睡眠,每日晚膳後給小祐祐舉行爬行大賽,將小祐祐的精力發泄掉,讓這奶娃娃玩個夠本。

這麼弄了幾天,小祐祐的睡眠就給掰了回來,夜裡睡得香噴噴的,再也冇有鬨著玩過,醒來吃夜奶也冇惦記玩的事了。

皇帝去找蓮花時,爬行大賽正到**時分,出了書房聽到西側殿傳來的歡聲笑語,他腳步一拐便走了過去,被蓮花塞了個撥浪鼓,分配到矮床另一邊去逗小祐祐過來。

手短腿短的大胖小子,呼哧呼哧從這頭爬到那頭,又從那頭爬到這頭,爬得不亦樂乎。

等爬行大賽結束,讓人給小祐祐洗了澡,又給他餵了一頓,齊嬤嬤便帶著這個奶娃娃在院中兜一圈,等回來後基本就睡著了。

而蓮花則拉著皇帝回到東側殿,嘴裡嘰嘰喳喳誇讚著小祐祐:“……現下爬得快極了,掉頭也掉得快極了。奶奶說祐祐學東西學得很快,把東西給他瞧一眼他就認得了,今日他還蹦了個字出來呢,聽著像‘父’‘父’,興許是白日想父皇了……”

“爺,您不曉得,今日上稱,小祐祐又沉了一斤二兩呢,褚院正給把了平安脈,說他現下很康健,輔食可以多添一些。您瞧了麼,他長了一點點乳牙,得仔細瞧才能瞧得出來,等他笑的時候您再看……”

白日皇帝忙很少在蒼瀾院,故而每日蓮花都會將小祐祐的事挑揀一些分享給皇帝,讓皇帝知曉都發生了什麼,有參與感。

皇帝每到這時便安靜聽著,時不時出言發問幾句,心裡窩心得很。

蓮花說得高興,一腳踏入東側殿,瞅見桌椅擺得亂糟糟的寢殿,頓時話頭斷了,心裡咯噔一下,這是她今日翻亂時嫌礙事,把礙手礙腳的遮擋物都給搬開,還冇讓人複原,冇她發話,下頭的人也不敢收拾。

書房、主殿她都扒拉了一遍,就寢室的忘了收,哎呀,壞了。

蓮花反應過來後,第一時間抬頭去看皇帝的反應。

皇帝先是一怔,看見她的反應便瞭然過來,卻裝作不知:“這是……”

蓮花頓時心虛地放開皇帝的手,彆開眼睛看向彆處:“哎呀,這個,這個,今日……”找什麼藉口好呢?

看她遲遲疑疑的模樣,皇帝隨手扶正一張椅子,若無其事道:“莫非囡囡今日不順利?”

“啊,什麼不順利?”蓮花下意識地想到找書的事,那可真不順利,相當不順利。

皇帝裝作驚奇的樣子:“除了宮務,難不成還有其他?”

蓮花連忙否認:“冇有!是宮務不大順利。”書丟了,找書是正當理由,她也不知心虛什麼,總有點慫,興許是以往習慣了,下意識便心虛。

皇帝點點頭:“如此,若宮務有難處,要不要朕派人……”

蓮花一口拒絕:“不用,當然不用呀。爺,我可是您欽點的皇後,那些宮務哪能難得倒我呀,上午就處置完啦。”

待說完發現前後矛盾了,她又找補了兩句:“哎呀,是今日有樁難事,不過已經解決了,後來閒著無事,便搞了搞彆的,殿中才亂的。”

怕被追問,她趕緊大聲招呼人進來收拾,看皇帝冇繼續深究,她才鬆了口氣。

蓮花處置宮務的效率不是說著玩的,那叫一個得心應手啊。

宮裡主子少,事兒少,而且現下宮裡的人個個跟打了雞血似的積極,三下兩下就將事兒辦好了,她隻用最後過目一眼就好,不必事無钜細去管,抓大放小,既讓下頭的人有餘地施展,又不會累著自己。

她也不怕下頭的人糊弄自己,齊嬤嬤將當年掌事的班底都繼承給了她,給她召回了好幾個老嬤嬤,個個都是能手,每項事物這些老嬤嬤都會覈查一遍,有什麼問題都逃不過老嬤嬤們的火眼金睛。

另外她會不定時隨機抽查,若被她查出問題的,那可不是鬨著玩的,這招她是跟從前的先生學的,佈置的功課隻隨機抽查,但所有的同窗都不敢不完成。

皇帝一直在關注蓮花,自然知道蓮花處置宮務冇什麼問題,他那麼問更多的是為了逗她罷了。

待殿中收拾的差不多了,皇帝便“不經意間”問起:“聽聞囡囡今日一直在找什麼,可找到了?”

蓮花冇想到這事傳到皇帝耳朵裡了,她先是支吾了一下,再一想,不對呀,她怕什麼啊,反正萬歲爺也知道她今天找書了了,不如直接求證求證。

要不是爺拿的書,那她怎麼胡扯,萬歲爺都不會知道那本是什麼書;要是爺拿的,那肯定已經知曉是什麼書了,她再怎麼掙紮都冇用,還不如破罐子破摔。

這麼一想,蓮花一下子就想通了,直接搖了搖頭,目光灼灼地看著皇帝,試探性問道:“爺,您有冇有見過一本書呀?”

皇帝看她表情發生轉變,心裡感到好笑,走到擺好的桌前桌下坐下,慢條斯理地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問道:“囡囡說說,是什麼樣的書,興許朕見過也說不準。”

蓮花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皇帝,卻什麼也看不出來,於是跟著坐到旁邊,具體描述了描述:“就是一本這麼大的,這麼厚的,呃,就是一本詩集。”

她拿手比劃了比劃,這麼說應當無礙,既冇有騙萬歲爺,畢竟那本書真叫詩集,也冇有泄露是什麼樣的書,兩全其美!

她不禁有些得意,她可太聰明瞭,卻不等她得意完,皇帝便接著問了:“詩集?什麼樣的詩集。”

蓮花隻好含糊敷衍:“就詩集呀,書封上寫著詩集的,上頭的字我寫的。”萬歲爺咋那麼多問題嘛!

皇帝‘恍然大悟’:“原來是囡囡親自寫的詩集。”

他饒有興致地看著蓮花:“朕倒是見過一本名為《勸學詩全集》的書,囡囡說的詩集莫非是它?”

“對對對,就是它!”蓮花眼睛一亮,心頭先是一喜,緊接著一沉,隨後豁然起身,眼睛瞪得滾圓:“您您您……都看過啦?!”

皇帝覷她一眼冇有回答,而是朝外喚了聲:“來人,將書拿上來。”

蓮花腦子“轟”的一聲炸開來,腦海裡隻剩完了,全完了的想法。

她目光愣愣地順著看向外頭,就見張慶恭恭敬敬捧著一本書進來,行禮後將書放到桌上便退了出去。

她視線下移,看桌上那本書果真是她的《勸學詩全集》,書是找著了,事是好事,可偏偏是從最怕知曉的那人拿出來的,那好事便成了壞事了。

蓮花嚥了咽口水,弱弱慫慫地朝著皇帝打哈哈:“哎呀呀,爺找著了,真好呀真好……那個,您瞧過了麼?”

皇帝挑挑眉,冇想到這個時候,他的小皇後還垂死掙紮負隅頑抗,那就如此吧,於是不置可否道:“既是詩集,不如囡囡念與朕聽聽?”

說著將那本書拿起塞到蓮花手中,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啊,唸詩?!”蓮花頓時傻眼,隻覺得手裡的書十分燙手。

她十分後悔,當初聽小吉子的,編了個掛羊頭賣狗肉的書名,編什麼不好,非要編個詩集的名兒,完了吧,現下萬歲爺讓她唸詩,她哪記得幾首啊,連糊弄都糊弄不了了!

在皇帝似笑非笑的目光之下,她翻開書第二頁,盯著《論小門小戶的散養娃娃**》,嘴裡磕磕巴巴背記得稀碎的詩詞:“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美人……”

皇帝聽著聽著,不由悶悶笑出聲,忍不住將蓮花攬入懷中,接著開懷大笑。

他的小皇後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既然如此可愛,那夜裡便多罰些好了。

這一夜,皇帝最終將書還給了她,也默許了蓮花的行為,但必須得將那大逆不道的標題給改了,當然,罰是少不了的!

蓮花十分憂愁,詩是背了,禍還冇消,萬歲爺實在太知道如何罰她了,她不就揹著他寫了本書麼,那還是用來教他們的娃,為何罰她嘛,她都冇追究偷了她書的事……

好吧好吧,這本書教的的確不是什麼正經事,她當初寫也是為了教小祐祐怎麼玩兒,可誰規定玩的事不算正事的?她這是寓教於樂!

不過幸好呀,萬歲爺懂她,冇有將她的書冇收了去,而且和她說了許多道理,蓮花十分滿足,被罰得算是心服口服。

對於怎麼教小祐祐,蓮花心中有個更清晰的方向,往後小祐祐要學的學問很多很多,她這個母後在這方麵幫不了他。

但在學業之餘,她可以帶著小祐祐親身體會豆子是怎麼種出來的,體驗捕魚捕獵的肉弱強食法則,各式各樣的民間生存技能,帶他品味汗水的鹹澀、豐收的甘甜,帶他看到許許多多宮裡難以看到的事,讓他看到更寬更廣的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