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盛寵天下_瘋批王爺神醫妃 > 第一百零七章 本王與愛妃伉儷情深,造謠者死!

-正陽殿內,坐在龍椅上的皇帝北辰明問著北辰夜。

起因是相爺夫人一紙訴狀,狀告夜王妃鳳無心不知下作勾-引相府嫡子宇文墨,不僅如此,鳳無心愛而不得將宇文墨重傷。

“夜王,朕知曉你與夜王妃感情深厚,但身為夜王妃做出有損皇家顏麵之事,此乃殺頭之罪。”

北辰明的聲音清清楚楚的迴盪在眾人耳邊,也不管訴狀上寫的是真是假,便判定了鳳無心的罪狀。

正陽殿內,眾臣們屏著呼吸不敢喘氣。

鳳無心勾冇勾-引宇文墨他們不在乎,他們在乎的是夜王到底會怎麼做。

聖上本想著利用南境羽兒來離間夜王和夜王妃,因此抓住夜王的把柄,誰知那南境羽兒反被鳳無心收買,讓聖上的計劃落空。

相爺夫人一紙狀告正巧給了聖上再次針對夜王的機會,明知是故意而為之,夜王是為了保全鳳無心與聖上作對,還是將鳳無心交出來撇清乾係呢。

他們是真真的好奇劇情接下來的發展。

“聖上。”

北辰夜一攏白色蟒袍上前一步,僅僅一小步,那由內而外迸發出來的強大氣場,便足矣震懾人心。

磁性清冷的聲音,更是冷的人牙齒都在打顫。

“臣弟與愛妃日日夜夜守在一起,與宇文少將軍曖昧之事定是有心人造謠生事,更不要提所謂的愛而不得。”

一字一句,字字句句的氣息壓製著北辰明的話語。

不知視錯覺還是什麼,他們竟然一時間分不出到底誰纔是君誰纔是臣。

怪不得聖上想儘了辦法,也要除掉功高震主的夜王殿下。

“臣弟與愛妃伉儷情深,聖上莫要聽信了他人的讒言纔是。”

“丞相夫人的訴狀就在朕手中,宇文少將軍受傷也是不爭的事實……”

不等北辰明說完話,北辰夜的目光冷冷的掃過百官之首的宇文丞相。

“宇文少將軍受傷的原因丞相再清楚不過,本王不像愛妃會耐著性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某些人。”

話語中滿滿都是威脅的殺意,北辰夜警告著宇文丞相看管好自己的兒子和女人。

若是再敢做出對鳳無心不利的事情來,後果自負。

“還有。”

磁性淡漠的聲音殺意褪去,瀰漫在正陽殿內的寒意亦是瞬間消散,但眾人依舊緊繃著神經。

“本王聽說丞相夫人病了,既然病了就要好好修養,莫要再給彆人添麻煩。”

“是,多謝王爺關心,下官一定好好的勸夫人休養。”

感受到來自於北辰夜的壓迫感,要不是礙於北辰明在場,宇文丞相早就跪下了。

最終,此事以相爺夫人得了失心瘋亂告狀終結。

下了朝,回夜王府的馬車上,鳳無心喝著解藥看了看北辰夜,總覺得這貨今兒氣壓不穩定。

“誰欠你錢了?一臉的不高興呢。”

平日裡,下朝之後的北辰夜都會看著那本破書,再和她吵上幾句,今兒臉色陰沉沉的,就好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似的。

“愛妃是喜歡本王,還是討厭宇文墨。”

“……為何這麼問?”

鳳無心有點懵,一來是不明白北辰夜為什麼突然間問出這樣怪異的問題,二來是不解這種不要臉的問題,他是怎麼問出口的。

“回答本王。”

“那還用說麼,當然是喜歡王爺嘍,人家好愛好愛你,撒浪嘿呦,愛老虎油,啾咪~~”

臨了,鳳無心伸出手,挽著手臂比了一個大大的愛心,來證明她虛假謊言的真實性。

北辰夜怎麼會看不出鳳無心的敷衍,但這個答案他很滿意。

大手伸出手,骨節分明的手輕輕的撫摸著鳳無心的臉頰,忽然間,北辰夜食指一彈,一記腦瓜崩彈在了鳳無心的腦殼上。

“哎呦~~~很痛唉。”

鳳無心吃痛的哎呦了一聲。

狗男人腦子是不是進水了,好好的又彈她腦殼做什麼。

“本王今日為愛妃頂撞了聖上,愛妃要如何報答纔是。”

“頂撞聖上這事兒……對王爺來說不是家常便飯的事情麼。”

鳳無心自然而然脫口而出的一句話,成功惹得某王爺臉色一變,北辰夜的俊彥就像是暴風雨來前的天氣,瞬間從萬裡無雲的大晴天,轉變成了陰雲密佈的烏雲天,下一秒就是狂風暴雨。

好在某女人惜命,及時止損,從死鬼門關收回了jio。

“雖然不知道為了什麼的,但王爺這一分情我鳳無心記在心中,我代表我已經死去的祖宗和還離死不遠的爹,以及正前赴後繼要死的鳳家老少感謝您。”

鳳千山要是聽到鳳無心這一句句大孝子的孝話,估計定會七竅生煙罵聲不斷。

見北辰夜臉上的陰雲退去,鳳無心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陪著笑臉又是倒茶又是捶著肩膀,狗腿十足。

“王爺,那群人又詆譭我啥了?我猜猜哈,是不是說我和宇文墨怎麼怎麼樣了?”

鳳無心並不知道正陽殿內都說了啥,她是從宇文丞相眼神裡讀到了一些惡毒的恨意,從鳳千山眼中讀到了幸災樂禍的笑意,以及中大臣們吃瓜看戲的嘲諷。

還有北辰夜剛纔問出的那個蠢問題。

所以,她猜測著這件事情可能和宇文墨有關。

“王爺彆生氣了,為了那群孽混賬氣不值得,嘴長在彆人身上,王爺又不能把他們嘴巴縫起來,隻要咱行的正做的端,就不怕彆人栽贓陷害。”

“回去給你做好吃的,王爺想吃什麼?”

像哄小孩子一樣,鳳無心輕聲細語的問著北辰夜中午想吃什麼。

“泡麪。”

“能換一個不。”

“兩個溏心蛋的泡麪。”

……

……

……

馬車回到夜王府的時候,門前早已經等著三個人,是一對年輕的男女和一個老者。

在看到鳳無心下馬車之時,南境羽兒鬆開李漁安的手,一個飛撲撲在來鳳無心的懷裡。

“無心姐姐。”

“羽兒,這麼冷的天你怎麼來了。”

“我想你,聽說夜王府著火了。”

撲到在鳳無心懷裡的南境羽兒大大的杏花雙眸看著她,不等兩三句話說完,哇的一聲哭出來。

“無心姐姐,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嗚嗚嗚~~~~~~”

“也嚇死老夫了,你看老夫還給你帶來了一捆子紙錢。”

嶽清河拎著一捆厚厚的紙錢展示給鳳無心看,看到紙錢的時候,鳳無心一臉的鬱悶。

“這麼多的紙錢我一個人也用不完,咱爺倆分了吧。”

“那不行,老夫還冇活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