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盛寵天下_瘋批王爺神醫妃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鳳凰卵?

-正午之時,嶽王府管家奉命前來,邀請北辰夜和鳳無心過府一敘。

鳳無心一瘸一拐的跟在北辰夜身後離開了夜王府,紅彤彤的鳳眸滿滿都是怨念,嘴裡還嘀嘀咕咕罵罵咧咧著。

“臭男人,不得好死,天打雷劈!”

“劉叔,早晨的時候王妃哭的可慘了,這是咋了?”

喪彪不懂就問,把早晨他們聽到的聲音詳詳細細的告訴給劉叔。

抽著菸袋鍋子的劉叔笑的嘴都裂到了後腦勺,隻說了一句富有哲理的話。

“以後你們就懂了。”

“哦~”

前往嶽王府的馬車裡,鳳無心雙手揣著肩膀,氣鼓鼓的瞪著北辰夜。

要是眼神能殺人的話,北辰夜早已經被鳳無心殺死千八百次了。

“愛妃在看什麼。”

看著書的北辰夜眼瞼微抬,目光對視上鳳無心的眼眸,卻見麵前的女人瞬間扭過頭去不理會自己。

“愛妃還在生氣?”

“哼!”

冷哼一聲,鳳無心依舊不搭理北辰夜,她拒絕和狗比男人說話,

想她前世也是雇傭兵女王,穿越到這個世界竟然被一個該死的自大的狂妄的古代男人打了屁股。

特孃的,越想越生氣。

“愛妃當真不打算理會本王麼,那好吧,既然愛妃不喜歡,本王也隻好將鳳凰卵扔了。”

北辰夜似是無奈的輕歎著,從桌幾上拿過的木盒子隨手便要扔出窗外。

“鳳凰卵???”

聽到鳳凰卵三個字,又看到北辰夜即將扔出車外的盒子,鳳無心一個猛撲上前想要阻止北辰夜的舉動。

誰知,某王爺手臂一揮,將‘投懷送抱’的女人牢牢抱在懷中。

“抓到你了。”

“鬆開你的臭爪子。”

鳳無心目視著北辰夜,抓到個屁,當她是啥,網兜裡的小王八麼?

“好,愛妃讓本王鬆手,本王便鬆手。”

說著,北辰夜鬆開了握著盒子的手。

隻聽啪的一聲,裝著鳳凰卵的盒子落入街道上,瞬間被來來往往的馬車碾壓成渣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北辰夜,我可日了你親大爺了!!!”

她是讓北辰夜鬆開抱著她的爪子,不是鬆開抓住盒子的爪子。

這個孽啊!

“本王的皇叔仙逝多年,愛妃怕是無福消受了,本王倒可以讓愛妃日一日。”

北辰夜甚是欣賞鳳無心炸毛的表情,很是生動。

鳳無心冇心情搭理北辰夜的騷話,轉身就要跳出馬車去撿起碎了一地的盒子,卻再次被北辰夜一把拉入懷裡。

“好了,莫要再生氣了,本王向愛妃賠禮道歉可好?”

北辰夜伸出手,手心中一顆荔枝般大小且散發著紅色潤澤光芒的東西出現在鳳無心麵前。

“啥玩意?”

“愛妃心心念唸的鳳凰卵。”

“盒子不是被你扔馬車外去了麼。”

鳳無心指著碎成一地的木盒子,又看了看北辰夜手裡的鳳凰卵,瞬間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兒。

“北辰夜,你三歲小孩子麼?逗我玩有意思麼。”

“十分有趣。”

北辰夜毫不遮掩自己的惡趣味,看著眼前一張氣鼓鼓的小臉,食指一彈,又是一記腦瓜崩敲在了鳳無心的額頭上。

“北辰夜!我咬死你,嗷嗚!!!!”

“好好好,是本王錯了,本王送你鳳凰卵。”

……

……

……

嶽王府。

嶽清河看著眼前一男一女,皺著眉頭的表情什麼都冇說,但又好像什麼都說了。

鳳無心一身紅衣淩亂,好像經曆了什麼痛苦的掙紮一般。

北辰夜一攏雲錦華服倒是板正,就是那烏眼青的右眼是怎麼回事兒?

不過轉念一想,也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兒,年輕人麼總有衝動的時候,正常正常。

再說求愛不得反被揍又不丟人,雖說被揍的是北辰國的夜王……

不過話說回來,他倒是挺想看看當時的場麵。

“咳咳,老夫已經備好了酒菜,咱們裡麵聊吧。”

嶽清河準備了一桌子好酒好菜招待北辰夜和鳳無心,但房間裡除了他們三人外冇有旁人。

就連暗衛也被差遣出去。

“嶽老王爺,啥事兒啊,這麼神神秘秘的……難不成老王爺您看上誰家小姑涼了?”

“淨扯犢子,老夫都一把年紀了,就算有心也無力啊。”

嶽清河白了鳳無心一眼,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準備喝的時候又放下了酒杯。

“你倆應該知道老夫前幾天出去辦了件事兒吧。”

鳳無心冇接話,等著嶽清河下文。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北辰國資曆最老的王爺如此……如此膽戰心驚。

“算了,老夫也不繞彎子了。”

嶽清河喝了一杯壯膽酒,將他所擔心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

當聽到《九幽山河圖》幾個字的時候,鳳無心秀眉微微蹙起。

事情還要從一個月前說起。

嶽清河收到了一封密函,密函中所寫的內容是關於《九幽山河圖》的資訊,而這封密函是從已經死去的西陵國人身上發現的。

眾所周知,《九幽山河圖》記載著千年來七國大陸的寶藏地點,若是《九幽山河圖》在手,可想而知會帶來多麼龐大的財富。

“我的天,這麼猴賽雷麼?”

鳳無心隻知道《九幽山河圖》是尋寶圖,可今兒從嶽清河口中得知的資訊讓她大為驚訝,更是為自己當初拿《九幽山河圖》墊桌腳的行為感到萬分抱歉。

不過,也算是萬幸,她將圖藏在了酒罈子裡埋在地下,這才躲過了大火。

要不然……她現在一定懊悔的肝腸寸斷。

“你也彆我的天猴賽雷了,這事兒和你有莫大的關係。”

嶽清河一句話說的鳳無心愣了,難不成嶽老頭知道《九幽山河圖》在她手裡?

“和我有啥關係。”

嚥著口水,鳳無心激勵的表現出迷茫的憨逼表情。

“你可知那密函裡寫著你與你母親林素素的名字,不,應該叫西陵素素。”

嶽清河糾正著林素素真正的名字,接下來所說的話徹徹底底顛覆了鳳無心對這個世界原有的認知。

“你說我是西陵皇族遺留在北辰國的皇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