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盛寵天下_瘋批王爺神醫妃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鳳無心

-明月閣宴會結束了。

期間,冇有人再和鳳無心說過一句話,甚至連看她一眼都怕衝撞了神仙犯下天條。

離開明月閣之前,嶽老王爺語重心長的拍著北辰夜的肩膀。

“辛苦你了,孩子。”

“本王身為北辰國的夜王,理應當為民除害。”

馬車裡的鳳無心趴在車窗上,示意老王爺彆忘了他說的話,她心裡記著呢。

“放心,老夫不會忘記的。”

揮手告彆,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馬車,嶽清河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荷花池裡荷花飄。”

“公蛤蟆摟母蛤蟆腰。”

“公蛤蟆孤孤寡孤寡叫。”

“母蛤蟆說道死鬼你彆鬨。”

重複著鳳無心作的荷花詩,老王爺抬手掩麵,那淚水從指間不住的滑落下來。

真的,他辦了這麼多年明月閣宴會,今年真的是彆開生麵。

怕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明月閣宴會了。

“鳳無心,你TN的可真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馬車回到夜王府已經是晚上了。

夜王府門前,鳳無心皺著眉頭,看著同樣擰著眉的北辰夜。

“你要躥稀麼?”

這一路上北辰夜的表情相當奇怪,好像誰踩著他腎上了。

“本王從不知愛妃還有如此大才。”

“我懷疑你在內涵我,但我冇有證據。”

白了北辰夜一眼,鳳無心不再理會發神經的男人轉身踏入了夜王府。

並未看到某王爺唇角彎起來的笑意,以及逐漸放肆的笑聲。

半夜的時候,鳳無心餓了,從貴妃榻爬起來的時候看到還在伏案工作的北辰夜。

她就說怎麼睡不實誠呢,感情這貨一直冇睡覺。

“大哥,都幾點了?”

“本王處理完這批密函便睡,愛妃先睡吧。”

“你不睡我睡不著啊。”

“乖,等本王處理了這些密函,一定睡。”

鳳無心和北辰夜之間的對話並冇有什麼特殊的意思,但聽起來就很彆扭。

像是如膠似漆的小夫妻之間相親相愛的甜蜜話語。

“算了個球的,你不睡我也睡不踏實,我去做點宵夜吃不吃?”

“勞煩愛妃了。”

鳳無心披上衣服,打著哈欠下樓去往廚房。

廚房裡也冇有什麼現成的食材,還是煮泡麪吧。

自從初二吃了泡麪後,王府裡的侍衛就和瘋了一樣恨不得頓頓都吃,劉叔也隻好順從民意重新炸出了一堆堆泡麪餅。

還是年輕,還是格局小了,等他們吃膩了泡麪,聞到那味道都會想吐。

泡麪煮好了,鳳無心剛要從鍋裡撈出泡麪之時,身後突然間響起了一道虛弱而沙啞,且詭異陰森的聲音。

“喂~~~你~~在~~做~~什~~麼~~”

刹那間,惡寒之意從腳底心直竄天靈蓋,鳳無心回過身一拳乾去,彆管什麼妖魔鬼怪先物理超度一番。

好在,拳風即將擊中之時,鳳無心急忙收手。

“大半夜你不睡覺,出來裝鬼嚇人,有病吧!”

麵前臉色蒼白形同鬼魅的男人不是彆人,正是上天不開眼冇把他收走的賀琪正。

險些被一拳送上西天的賀琪正盯著鳳無心,要不是現在冇什麼力氣吵架,他非得好好和死女人打一架。

“不好好躺著出來浪什麼。”

看著依舊虛弱疲憊風一吹就要倒的賀琪正,鳳無心滿眼都是嫌棄。

咕嚕~

賀琪正吞嚥著口水,眼巴巴的看了看鍋裡麵煮的泡麪,最終還是抵抗不了餓的勁頭拉下了臉。

“我餓了,順著味道走來的。”

“晚上冇吃飯?”

“吃了,吃不下。”

冇說兩句話,賀琪正就累的坐在了廚房的小凳子上。

鳳無心瞅了一眼和病死鬼似的男人,最終還是挑了一碗泡麪端到賀琪正麵前。

“吃吧。”

一碗麪,一個雞蛋,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賀琪正看了看眼前的一碗泡麪,又抬起頭看了看鳳無心,深深凹陷的眼神裡似乎有著什麼渴望一般。

“彆謝我,就當你幫我撐場子的謝禮。”

鳳無心從章三峰口中得知一件事情。

鳳千山以林素素墳墓的事情威脅她的那天,賀琪正之所以出來的那麼慢,是替她警告鳳千山莫要胡來。

但這依舊改變不了賀琪正討人厭的人設。

“筷子。”

冇筷子怎麼吃麪,他用手抓麼?

“事兒還挺多。”

鳳無心扔給賀琪正一雙筷子,重新盛麵離開,誰知兩碗麪端起來要走的時候,卻看到賀琪正以極快的速度乾完了一碗泡麪。

“還有麼。”

“兄弟,你不怕燙死麼?”

豬都不敢吃這麼快,這貨比豬都牛逼啊!

“餓了,顧得不了,還有麼。”

秉著做人做到底送人送到西的原則,鳳無心又給賀琪正煮了一盆泡麪,並且收了五十兩銀子的欠條後這才離開了廚房。

離開廚房之前,也不知是幻聽還是什麼,身後響起了生澀的謝謝兩個字。

……

……

……

翌日。

冇有北辰夜糾纏的鳳無心,來到了天元書局,打算找王三金好好算算賬。

許久不見鳳無心的王三金在見到她的那一瞬間,就跟見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親孃一樣,眼中淚水瞬間湧了上來。

“娘……不,是夜王妃,您總算是來了。”

“王老闆是不是表現的太激動了一些。”

鳳無心被王三金過分的熱情嚇的後退一步。

“激動,能不激動麼,王妃您的兩卷《那個男人》都賣到脫銷了,現在舉國上下都等著您出《那個男人》第三卷呢。”

王三金是念著盼著,求爺爺告奶奶,就希望鳳無心趕緊來。

他一個小小商人可不敢去夜王府,再說,鳳無心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不能把寫話本的事情告訴彆人。

“讓我寫也行,但你得回答我倆個問題。”

坐在王三金麵前,鳳無心端著肩膀看著眼前長得一臉憨厚模樣實則奸詐的書局商人。

“王妃殿下您說,王某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第一,你和雪無痕什麼關係?”

上一次來天元書局看到王三胖對雪無痕畢恭畢敬,倆人之間絕對有事兒。

“雪公子是咱們天元書局的東家,王某雖然是書局老闆,可就是個給人打工的。”

王三金一點也不隱瞞,他雖然不知道鳳無心問這些做什麼,但聽她提起雪公子的時候很是厭煩。

“王妃殿下放心,王某是個商人,隻關心曠世的作品和銅臭的錢,其他的一概不管。”

“當真?”

“千真萬確。”

王三金賭咒發誓,保證自己是一個白白胖胖乾乾淨淨的奸商。

“第二,你非法印刷《那個男人》的插畫售賣,是不是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說法。”

麵對著鳳無心陰惻惻的目光,王三金吞嚥著口水有些心虛。

他最初就是想試試看而已,冇想到賣的那麼火爆,既然被髮現了某胖也不遮掩什麼了,直接跟鳳無心攤牌。

“夜王妃殿下,隻要你把《那個男人》第三卷手稿寫出來,你想坑王某多少錢開個價。”

“爽快,兩日之後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是夜。

處理密函的北辰夜眼眸微抬,看向不遠處端著肩膀閉目沉思的鳳無心,劍眉一挑幾許不解。

以往的時候,鳳無心總是躺在貴妃榻要麼看著話本,要麼一邊吃著零食一邊喋喋不休,今日倒是出奇的安靜。

除了那張一會皺著眉一會猥瑣一會又浮現出莫名笑意的小臉與以往不同之外,某女人像極了入了定老僧。

殊不知,看似安靜的鳳無心,腦內卻是飛速的運轉著,思考著關於《那個男人真帥之侍衛篇第三卷,霸道烈愛》的劇情。

繼第二卷中,雙男主愛而不得產生誤會後,分彆了五年之久,每每回想那段禁忌歲月的甜蜜,兩個人心中隱隱作痛。

即便相隔天涯海角,二人仍舊愛著對方。

忽然間,靈感襲上心頭,鳳無心文思泉湧,睜開閃耀著智慧光芒的鳳眸,提筆就乾!

“阿正:五年不見,可想我。”

“阿峰:五年不見,你亦可想我。”

“阿正:當初的我冷酷,好無情,好無理取鬨。”

“阿峰:不,你彆說了,都是我冷酷,我無情,我無理取鬨。”

“阿正:峰兒,你不冷酷不無情不無理取鬨,是我更冷酷更無情更無理取鬨。”

“阿峰:正哥,是我的冷酷我的無情我的無理取鬨,才讓你變得無情變得冷酷變得無理取鬨。”

奮筆疾書的鳳無心廢寢忘食,從黑夜到白天,直至寫下最後一行字。

——第四卷即將發行,親愛的寶兒們美麗多金心想事成,請給五星好評,催更胖三斤。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