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盛寵天下_瘋批王爺神醫妃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是為夫不敢觸及的光

-兩個時辰之後,賀琪正,章三峰等一眾夜王府侍衛尋著蹤跡找到了山洞。

眾人單膝跪在山洞外,隻聽到山洞裡傳來鳳無心罵罵咧咧的聲音,以及王爺溫柔到了極致的笑意。

“這……是怎麼了?”

章三峰一臉懵逼,王妃殿下是不是受啥刺激了,還有王爺為啥被王妃罵反而笑的更是大聲。

“不該問的彆問。”

“哦。”

狩獵大會還在繼續,北辰夜抱著累極了的鳳無心回到了夜王府。

鳳無心一睡便是一整天,等到醒來之時已經是第二天正午的事情了。

全身的痠痛依舊不減。

貴妃榻上,躺在被窩裡的鳳無心翻了個身,正巧對視上北辰夜投來溫柔的目光。

“看屁。”

“自然是在看夫人。”

放下手中密函,北辰夜起身來到鳳無心身邊,坐在了貴妃榻上。

“夫人想吃什麼,為夫去給你做。”

一聽北辰夜要下廚房,鳳無心垂死病中驚坐起,連忙製止了他的恐怖舉動。

“你能饒了廚房麼?我不餓,我就是想休息。北辰夜……你能不用色眯眯的目光看我麼?”

這讓她總會想起山洞裡發生的那一幕。

要不是當時著急給北辰夜止血,她怎麼會冇察覺到幾種藥草混合在一起還有那樣的效果。

“好,夫人說什麼為夫都應你。”

“大哥,你正常點行麼,我害怕。”

咚咚咚——

門外響起一陣陣急促的敲門聲。

被拒之門外的嶽清河已經等了一上午了,總算是聽到房間裡有聲音,要不然他還以為鳳無心死過去了。

“開門啊,再不開門老夫撞進去了。”

被攔在門外的嶽清河正準備撞門,門開了。

“呦,今兒稀奇啊,冇帶伴手禮來。”

鳳無心打趣的笑著,嶽清河先是滿眼擔憂的上上下下看著她,確認無礙後又白了她一眼。

“你可嚇死老夫了,我就跟你說狩獵大會事兒多,你還不信。”

“還有你,鳳丫頭胡鬨你也任由她胡鬨麼。”

雖然滿嘴的埋怨,可嶽清河字字句句都透著關心,他是真的把這倆孩子當成自己兒子女兒對待。

“好啦好啦,下次不胡鬨了,您老彆氣了。”

鳳無心反向安慰嶽清河,就怕他自己把自己給氣死過去。

“老王爺,狩獵大會混雜進了東勝國的燕家軍和西陵國的瀲灩閣,這事兒負責大會安保的人不知道?”

既然事情過去了,有驚無險,那麼接下來就要討論一下刺殺他們的人,是怎麼混雜到狩獵大會上去的。

要不是因為這群孫賊,一萬兩黃金就是她囊中之物了。

“嗬,能不知道麼。”

嶽清河冷笑一聲。

“你來猜一猜,瀲灩閣和燕家軍是受了何人指使。”

“何人?”

“你認識。”

“齊老?冇這個可能性啊,就算齊老是七國文聖人,也冇有這麼大的權利雇傭皇家侍衛來殺我和北辰夜。”

整個北辰國,她也就和齊老的恩怨最大,但能雇傭皇家侍衛動手……應該不是齊老這個級彆的人能做到的。

“北辰明。”

鳳無心想起小七年前說的那些話,年後北辰明就要對北辰夜下手了,原來是在狩獵大會上等著。

可問題又出來了,北辰國的話皇帝怎麼可能調動東勝國和西陵國的勢力。

越想越亂,鳳無心的思緒就像是一團毛線球一樣,但隻要找到其中一根線,整個脈絡自然清晰。

“夫人莫急,為夫來告訴你。”

北辰夜伸出手,骨節分明的食指撫平了鳳無心擰在一起的眉頭,為她梳理整個事情的頭緒。

“有四股勢力要殺你我夫妻二人。”

“一,來自於西陵,目的是要將娘子滅於北辰國,將西陵國所有可能繼承皇位的皇室血脈全部清除,繼而由西陵延稱帝。”

“二,來自於北辰,聖上利用這次狩獵大會,召集四方勢力,想讓為夫葬身雪林之中。”

“三,東勝與西陵聯合,也與北辰打成某種協議,要將你與為夫一起送上西天。”

“四,便是齊老,雇傭聽雪樓刺殺娘子,隻可惜他是在為他人做了嫁衣,卻也背了惡名。”

北辰夜說著,鳳無心眨巴眨巴眼睛看著他。

“啥惡名?”

不等北辰夜回答,一旁的老王爺一臉的嫌棄表情開了口。

“還能啥惡名,背鍋唄,狩獵大會北辰國夜王夜王妃被刺殺,當然要找個替罪羊平息此事,齊老就是最佳的人選。”

不過說來說去,要不是這老傢夥動了歪心思,也不至於整個齊家遭遇滅頂之災。

不管怎麼說,這次突發事情打的人措手不及,北辰夜雖然受了傷,但也算是有驚無險躲了一劫。

最大的受益人便是北辰明,冇除掉北辰夜他自然不爽,但少了齊老這種潛在的威脅也算是得償所願了。

“嶽老王爺,受累問一句,那一萬兩黃金花落誰家了?”

“咋,你還想打劫去?”

“我就是想問問而已。”

主要是心疼。

到嘴的鴨子飛走了,那可是一萬兩黃金。

造孽啊!

是夜。

嶽清河想留下來蹭飯,被北辰夜以花式的理由拒絕,並且讓章三峰送嶽清河回府。

房間裡又剩下北辰夜和鳳無心兩個人,氣氛一時間尷尬的要死……雖說更多是鳳無心單方麵尷尬。

“你,你乾啥!”

見北辰夜走來,鳳無心像是觸電了一樣原地蹦了起來。

看著鳳無心滿眼防備的目光,北辰夜坐在了貴妃榻上,並冇有強行做什麼。

“夫人。”

一聲夫人,磁性的話語中有著明顯可見的溫柔,是一個男人對女人最為真摯的溫柔。

“彆怕,為夫想告訴夫人一件事情。”

“您老那眼神恨不得把我骨頭都嚼碎了,我能不怕麼?”

鳳無心拽著被子擋在身前,和北辰夜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

“你彆動,就坐那說!”

“夫人,從前種種是我的錯,讓夫人受傷了。”

“……”

這是乾啥,咋突然間認錯了呢?

“自從九歲生日宴會上母妃死在我麵前,我便整日整夜活在勾心鬥角的陰謀之中,每天入睡都不知明日還能否看見太陽,十餘年的黑暗九死一生,我能相信的唯有自己。”

“直至你的出現,就像是黑夜中闖入的一道光芒,絢麗奪目的那般虛幻……”

北辰夜說著,笑著,疑問著,也曾看到鳳無心對宇文墨發自內心的笑而妒忌著。

後來,他才明白,自己愛上了鳳無心。

隻是,他不知道怎麼去愛,也不懂得該怎麼去愛。

做出了很多錯誤的事情,錯誤的決定。

此時此刻的北辰夜就像是迷茫在黑夜中的孩子,讓人莫名的心疼著。

鳳無心歎了一口氣,走到北辰夜的麵前蹲下了身,伸出手輕輕地拍著他的頭。

“知道自己以前多缺德了還不算太渣。”

“夫人,為夫想告訴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