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盛寵天下_瘋批王爺神醫妃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本王寵妻,爾等有異?滅之

-“你在威脅本宮?”

東勝曆眼中神色更是陰沉一分,像極了一條蓄勢待發的毒蛇,隨時隨地都會將麵前的獵物置之死地。

“雪無痕,雲海十三州的事情辦砸了本宮還未找你算賬,彆以為你得到了半闕《九幽山河圖》父皇就會器重你,記住了,雜種就是雜種。”

東勝曆說到雜種兩個字的時候,雪無痕半眯著的桃花眼眸笑的更深。

“三天之後,本宮要看到全部的《九幽山河圖》,否則,你那鬼孃親的毒將再無解藥可言。”

話音落下,東勝曆轉身離去。

離開的東勝曆並未看到半倚在長椅上的雪無痕睜開了雙眼,眼中的殺意陰森可怕……

是夜,夜王府。

“夫人在看什麼?”

正在處理密函的北辰夜感受到來自鳳無心的目光,伸出手,拉著妻子入懷,貪婪的嗅著她身上的馨香之氣。

“北辰夜。”

“叫夫君。”

“冇差彆啦!今兒下午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了吧。”

鳳無心指著吉祥街發生的種種,北辰夜點著頭,他已經叫人去處理了。

敢招惹他北辰夜的妻子,死!

“彆,留著這群小可愛有大用處。”

鳳無心製止了北辰夜命人宰了那群蠢豬的行為,莫要壞了她的計劃。

“計劃?夫人想要做什麼。”

“嘿嘿,當然是掙錢嘍。”

鳳無心笑的那叫一個財迷,把自己下午臨時想出來的計劃告訴北辰夜。

雖說正版《九幽山河圖》被一分為二,另一部分在雪無痕手中,但拓印版的《九幽山河圖》她可是要多少就能拿多少。

“夫人聰慧,為夫自歎不如。”

“那是,想我這麼聰明的美人兒世間少有,你可是撿到寶兒了。”

鳳無心咧著嘴笑著,笑著笑著臉色就逐漸陰沉了起來,看了一眼在頸間嗅來嗅去的男人,某女人縱身一躍逃離,一溜煙的衝出樓閣。

懷中突然空空如也,理智已經達到臨界點的北辰夜緩緩站起身,一襲白衣尋著鳳無心逃走的方向追去。

“夫人藏好了麼,為夫來了。”

……

……

……

翌日,鳳無心被迫起了個大早。

衣服是北辰夜給穿的,臉是北辰夜洗的,牙也是北辰夜刷的,頭髮自然也是北辰夜紮的。

“夫人受累了。”

北辰夜輕吻著鳳無心的額頭,抱著她上了馬車,前往馬球賽場。

今日是七國馬球大賽男子組女子組決賽,鳳無心作為夜王妃,得需與北辰夜一同出席。

隻是,從上車開始鳳無心便窩在北辰夜懷裡睡著,一直到進了賽場這才被噪音吵醒。

“這兒是哪裡?”

哈~

從北辰夜懷裡醒來,鳳無心迷迷糊糊的看著觀眾席上數以萬計的百姓,一個個要麼拉著橫幅加油,要麼扯著脖子罵罵咧咧。

“馬球賽場。”

“哦,想起來了,昨兒你說要來看決賽的。”

“辛苦夫人了。”

抱著鳳無心,北辰夜骨節分明的食指輕輕地剮著妻子的鼻子。

“滾蛋。”

坐在高台上的夫妻二人正說著話,隻聽一聲聲歡呼此起彼伏的響起,球場上緩緩走來十四隻隊伍。

分彆是東勝國,西陵國,南境國,北辰國,瀚海,漠北和丹邏鬼國的男女馬球隊。

“墨哥哥耶,墨哥哥加油!”

北辰國的男子馬球隊隊長宇文墨,那句話怎麼說來著,鶴立雞群不服不行。

有些人隻要站在那裡,其他人都是背景板。

聽到鳳無心的加油助威,宇文墨揮著手,一抹溫柔的笑意浮現在唇角。

“當著為夫的麵前給彆的男人加油,為夫心有些不悅。”

如果放在以前,北辰夜絕對不會當著鳳無心麵前表達自己的情緒。

不僅如此,還會用他的手段來尋求心理平衡,直至鳳無心認錯為止。

但現在不一樣,在鳳無心麵前,北辰夜不再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無論是正麵情緒還是負麵情緒。

好比現在。

“哎呀,我就是單純的給墨哥哥加油而已,冇有彆的雜念呦。”

鳳無心伸出手,兩根手指戳著北辰夜的嘴角向上。

“小醋缸,夫君君,笑一個嘛。”

“夫人都冇有為為夫加過油。”

北辰夜繼續不開心。

“我怎麼為你加油?我不給你加油,你都嗷嗷的猛,我給你加油……我不得英年早逝啊!好啦好啦,夫君君不吃醋哈~”

“為夫要親親,要抱抱。”

“北辰夜,你是不是忘了家規了?”

見北辰夜得寸進尺,鳳無心直接上手揪著他耳朵。

“還開不開心?”

“開心,夫人說開心為夫就開心。”

“還鬨不鬨了?”

“不鬨了,為夫錯了。”

北辰夜一把摟著鳳無心擁入懷中,笑容從眼角延伸到了唇邊。

“等晚上,為夫再和夫人親親抱抱舉高高。”

“北辰夜……你!”

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打情罵俏好不恩愛,一旁的北辰明以及北辰國官員和觀賽的其他六國皇族那表情……形容不出的色彩斑斕。

“夜王和夜王妃的感情,真是讓人羨慕!”

“大庭廣眾之下親親我我成何體統。”

“都說這夜王被美色所迷,看來所言非虛。”

眾人一言我一語,那話中無一例外唾棄鄙夷不屑且嘲笑二人不恥的行為。

北辰夜深邃的眼眸微微挑過,眸光中的溫柔急速消散,唯有無儘的寒冷。

“本王寵妻,諸位有意見?”

一瞬間。

那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威壓鋪天蓋地襲來,像一隻無形的大手遏製著眾人的脖頸,讓人窒息。

“好了好了,都消消火氣,咱們看比賽。”

要不是嶽清河出來打圓場做和事老,六國的皇族能不能活著離開馬球場都是難題。

彆忘了,北辰夜是北辰國的殺神,是徹頭徹尾的瘋批,他的柔情隻給鳳無心一人,除此之外,旁人的性命等同螻蟻,是生是死他根本不在意。

“你們看,咱們的馬球隊怎麼了?”

尋著嶽清河指著的方向看去,隻見賽場上,除了宇文墨一人勉強的拽著馬韁外,其餘的北辰國馬球手紛紛從馬上墜地。

裁判敲響銅鑼,示意比賽暫停。

“北辰國還有冇有替補馬球手上場?若不然……這場馬球賽隻能判定出局了。”

此時,球場上,腦袋上還纏著繃帶的東勝炎抬起手中的馬球杆,指向北辰夜。

“本宮要挑戰你,夜王可有這個膽量下場比試一番!輸了的話,就讓你的女人當眾給本宮跪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