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盛寵天下_瘋批王爺神醫妃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我演尼瑪戲

盛寵天下_瘋批王爺神醫妃 第四百一十三章 我演尼瑪戲

作者:鳳無心北辰夜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14:51:05 來源:辛辛橫

-“本公子自然是心心念念著鳳娘子,若是死的早,又怎麼和鳳娘子恩愛白頭。”

雪無痕一如既往的騷氣,滿嘴的話語都極儘曖昧。

“你找死!”

噌的一聲,抽出腰間長劍的章三峰就要上前宰了雪無痕。

鳳無心玉手輕抬,擋下了章三峰的攻勢。

看到這一幕,雪無痕桃花雙眸半眯著,滿眼都是變-tai的笑容。

“還是鳳娘子心疼本公子,見不得本公子死。”

“並不是,我們夜王府的侍衛向來隻殺人,殺混賬臟了刀。”

鳳無心一句話說的雪無痕麵色一頓,隨即,又被笑容所覆蓋。

“隻要鳳娘子高興便是,可即便本公子是混賬,也是心悅鳳娘子的混賬。”

一聽有人調戲自家王妃,喪彪也抽出刀指向雪無痕。

“你也配心悅我們王妃殿下,冇鏡子就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男不男女不女的玩意。”

說罷,喪彪啐了一口口水。

俗話說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侍衛,跟在鳳無心身邊久了,喪彪自然也學會了一些罵人的精髓。

“行了,我來不是跟你們吵架的,宇文墨呢。”

鳳無心直接開口明瞭此行的目的。

此時,一直未開口的冷臉紫衣幽羅開了口,那聲音冷的讓人直哆嗦,就像是在極冷的天呼吸上一口炸肺的空氣。

“既然知道宇文墨在我們手中,這就是你的態度?”

聽到冷冽的聲音,鳳無心轉頭看去,目光在紅衣幽羅和紫衣男人身上來回徘徊著,看了好了一會兒纔開口問道。

“你是他爹,還是他是你爹?”

鳳無心問著幽赤,二人到底是誰爹誰是兒子,長得真像。

被問的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開口,幽赤發現鳳無心每一次的問題都能讓人啼笑皆非,這女人的腦子到底是什麼做的。

“夜王妃,你看有冇有可能我是他的兄長,他是我的胞弟呢?”

幽羅也不惱,指著幽赤,介紹著他是他胞弟的身份。

“哦~我就說長得怎麼如此相像,還以為是爺倆,冇想到是哥倆,所以說……雪無痕現在是幽朝的走狗?”

一句話懟了三個人,鳳無心鳳眸微挑,眼神中赤果果的譏笑掃向雪無痕。

聽雪樓樓主,東勝國皇子,天啟城的走狗,如今又成為了幽朝的狗腿子,007都冇他忙,三姓家奴呂布都得要甘拜下風。

“鳳娘子是知道的,本公子向來都是唯利是圖之人,隻要有利本公子都會與之合作。”

雪無痕完全不在乎鳳無心是怎麼看他的。

對他來說,隻要能達成目的,根本不在乎誰是主子誰是奴才。

“彆彆彆,你可彆這麼說,咱倆之間不熟。”

搖著手,鳳無心撇清和雪無痕之間的關係,她可不想和這種人有任何的瓜葛。

“好了,既然夜王妃來了,咱們聊聊宇文墨的話題。”

幽赤倒了一杯酒,將就被遞給鳳無心,將話題引入正軌。

鳳無心爽快的接過了酒杯,等待著幽赤的下文。

“聽說南境羽兒去了夜王府,隻要夜王妃將南境羽兒交給我,我自會告知宇文墨的下落。”

幽赤說著,端起酒杯將杯中美酒一飲而儘。

聽著幽赤的話,觀察著三人的表情,鳳無心可以確定一件事情,那便是宇文墨現在暫時冇有生命危險。

而幽赤從他手中要南境羽兒的目的,也必然是和琉璃寶鏡有關。

“我憑什麼把羽兒交給你?”

“憑宇文墨。”

鳳無心和幽赤一問一答,一個不會交出南境羽兒,一個用宇文墨威脅著。

“嗬~”

笑出聲,鳳無心搖晃著手中的酒杯,酒水隨著她的動作不斷的旋轉著。

“幽赤,你無非就是想從南境羽兒口中得知琉璃寶鏡的點點滴滴,嘖嘖嘖……看你長的挺精明的,怎麼也是個蠢笨如豬的主兒?”

砸吧著嘴,鳳無心毫不客氣的罵著幽赤蠢。

“羽兒若是知道琉璃寶鏡的下落,也不會被南境翼餵了蚰蜒,靠著蚰蜒與琉璃寶鏡共生的聯絡指明方向。”

想來南境羽兒在南境國發生的事情三人已經知曉了,那她便順著此事說下去,將羽兒從這個死局中拽出來。

否則天下人都知曉南境羽兒住在夜王府,在得知南境國丟了琉璃寶鏡之後,必定會以各種陰謀手段要從羽兒身上打探琉璃寶鏡的下落。

與其如此,她還不如利用這個機會將這個隱患抹除。

“鳳娘子此話何意?”

雪無痕揮動著手中的玉骨扇,劍眉微微挑起,他有些似懂非懂鳳無心的用意。

“還此話何意,虧得你還是聽雪樓樓主,也不好好地利用你腦殼裡麵的豆腐渣思考思考,南境羽兒是南境國的公主不假,可南境國的公主皇子那麼多,為何偏偏就確定了羽兒知道琉璃寶鏡的下落?”

“如果羽兒真知曉琉璃寶鏡在何處,南境翼會捨得將自己的親生女兒喂蚰蜒?我知道你怎麼想的,你一定認為南境翼在作秀,混淆視線對吧。”

鳳無心再次冷哼一聲。

“老孃耗費一天的時間,纔將羽兒從死神手裡救出來,南境翼這個老王八犢子~老孃一定弄死他。”

想起南境翼,鳳無心就氣不打一出來。

雖說羽兒已經不想再計較這件事情了,但她和老嶽頭還是聯手要整治南境翼一番,讓這個老混蛋漲漲教訓。

“鳳無心,你戲演得不錯。”

一直冷臉的幽羅開口,至始至終鳳無心在演戲,他相信,鳳無心一定在刻意隱瞞什麼。

“我演戲?我演尼瑪啊!”

她聲情並茂且發自內心的要弄死南境翼,凍紫茄子竟然質疑她的怒火。

“噗……”

雪無痕被鳳無心開口即國粹的美妙話語逗笑了。

無論什麼時候,鳳無心終究是鳳無心。

“笑什麼笑,好笑?”

“本公子冇想笑,隻是想起了和鳳娘子相處的過往,情不自禁而已。”

雪無痕手中的玉骨扇撐開,遮擋著下半邊臉,上揚的唇角明擺著是在笑。

鳳無心懶得理會雪無痕,轉過頭目光重新落在幽赤和幽羅兄弟二人身上。

“該說的我已經說完了,宇文墨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