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盛寵天下_瘋批王爺神醫妃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兄弟們,抄傢夥,搶寶貝嘍!

-天光大開,照在落月崖的山頂,那宛如天梯一般的光芒連接著天與地。

眾人蜂擁而上,爭先恐後,不知是去爭奪琉璃寶鏡,還是去爭奪登入仙境的機會。

可落月崖就那麼大的山,山頂僅能容納幾千人擁擠,仍舊有源源不斷的人湧上山頭。

有些人半途被擠的從半山腰滾下去,前麵的人為防止後方人上山,使儘了渾身解數阻攔,後上山的人為了阻止先一步上山的人暗下卑鄙手段。

總之,隨著數萬人湧上山,一路的血腥,能成功登頂的人十不存一。

“就為了琉璃寶鏡麼。”

已經抵達山頂的鳳無心微蹙著眉頭,看著眼前活生生的人間煉獄,眼中是嘲諷譏笑。

可作為做局之人,她明白自己和這群人冇有分彆,都是惡人之一。

“這就是人的貪婪。”

嶽清河臉上也冇有了往日的嬉笑,眼眸中浮出幾許悲憐。

不知是在悲哀人之本性,還是在憐憫眾生。

就在此時。

天空忽然間陰暗下來。

原本連接在天與地之間的光柱消失不見,那通往極樂之地的昇仙之門,此時已經被陰沉的陰雲遮蓋的嚴嚴實實。

壓抑著人心的雲層中,一道一道雷聲翻滾著,似咆哮著的惡龍要吞噬一切。

“怎麼回事兒,天為何瞬間黑了下來?”

“門在哪裡,昇仙的門在哪裡,我還要飛昇成仙去!”

“你們看,樹上那是什麼東西?”

一人所指,眾人的目光紛紛看向落月崖邊緣的一棵大樹,樹冠上一枚形似銅鏡大小卻晶瑩剔透的物件映入人們眼簾。

“這是……傳說中的天下三珍寶之一,琉璃寶鏡!”

人群中,鳳無心壓低了聲音告知眾人,樹冠上的寶物就是琉璃寶鏡,是南境國的鎮國之寶。

“哈哈哈,這琉璃寶鏡就是我的了!”

“癡心妄想,你也配得到琉璃寶鏡?這琉璃寶鏡是我們南境國的寶貝,豈容爾等雜碎沾染半分!”

果然,南境國的勢力潛入其中,一看到琉璃寶鏡,人群中數百人紛紛現身,將琉璃寶鏡團團護在身後。

“你們是南境國千機衛?”

“知道我們是千機衛還不速速退去!”

“嗬,千機衛又如何,阻擋老子得到琉璃寶鏡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死!”

還是那句話,貪婪的渴望是無窮無儘的。

飛昇成仙與天地同壽如此,得到琉璃寶鏡亦是如此。

在眾人眼裡,如今飛昇之門關閉無法成仙,那他們的目的唯有琉璃寶鏡。

即便對麵百餘人是南境國的千機衛。

就在千機衛與眾人互相放狠話,雙方誰也冇有進一步行動之時,鳳無心賊兮兮的一笑。

“乾死千機衛,琉璃寶鏡就是我們的,兄弟們,衝啊!!”

“琉璃寶鏡本就是我們幽朝的寶貝,誰人敢搶,死!”

“嗬嗬,幽朝的廢物,我天啟城的玩意兒何時成為你們幽朝的寶貝,渣渣!”

“兄弟們,抄傢夥,搶寶貝嘍!”

變換著各種音調,鳳無心拱著火。

果不其然,在某女人分飾不同角色之下,已經按耐不住貪婪的眾人一窩蜂衝上去,與那幾百人的千機衛廝殺在一起,搶奪琉璃寶鏡。

“調皮。”

前方打得火熱,後方三人吃瓜。

北辰夜輕輕的擁著鳳無心入懷,大手拂去她額前散落的一縷長髮,深邃的眼眸滿眼的溫柔和寵溺。

“這不叫調皮,這叫戰術,推波助瀾而已。”

落月崖山上風大,依偎在北辰夜懷中的鳳無心一點也不覺得冷,鳳眸看著眼前混亂不堪的血腥場麵,小小的歎了一口氣。

一旁凍成狗的嶽清河緊了緊身上的衣衫,瞧見鳳無心歎氣,多多少少有些鄙夷。

“怎麼著,現在心善了見不得血腥了?”

“人家本就心善純良,被你這麼一說,好似我什麼邪惡大反派似的。”

白了嶽清河一眼,鳳無心裝作無辜軟弱的模樣,更是看的某個老頭嘴巴撇到後腦勺去,順便嘟囔著吐槽著。

“純良兩個字你會寫麼。”

鳳無心歎的這口氣,可不是為逝去的生命而感到悲傷。

她又不是瑪麗蘇文裡的聖母白蓮花。

如果不用琉璃寶鏡將這群人引來落月崖,那落月崖今日的畫麵就會發生在夜王府。

到那個時候,羽兒也好,李漁安也罷,小七,李公公,夜王府的每一個人,包括與這件事情完全冇有乾係的青禾,都會麵臨著悲慘的下場。

她本就不是什麼好玩意,在乎的人也就那麼幾個,與其被彆人算計滅了親朋至愛,倒不如先主動出擊占得先機。

鳳無心的目光淡淡的掃過,眼尾上揚著,目光中藏著冷冽。

琉璃寶鏡是天下三珍寶之一,欲要爭奪之人不計其數,其中更有幽朝,天啟城之人蔘雜其中。

跳過人群,站在人群儘頭兩側的男人,一個身穿紅衣,一個一襲黑袍。

人群左右兩側的男人似乎也察覺到了鳳無心的目光,轉頭與其對視在一起。

“哈嘍,好久不見。”

依舊依偎在北辰夜的懷裡,鳳無心揮著手打著招呼,口中的那一聲哈嘍也不曉得倆人是否能聽見。

紅衣幽赤迴應著鳳無心的問候,丹鳳眼勾起,俊顏上掛著笑意。

黑袍男人則是冰冷的盯著鳳無心,劍眉挑起,冰冷的眼眸似乎在揣測著鳳無心的目的為何。

被黑袍包裹著的男人不是彆人,正是天啟城城主,鳳無心的親生父親帝恒。

父女相見,本該是抱頭痛哭訴說心中思念之情的畫麵,偏偏倆人一黑一白對立而站,父親冇有父親的父愛,女兒冇有女兒的親情。

“鳳丫頭,你跟誰打招呼了?”

嶽清河眯著眼睛尋著鳳無心招手的方向看去,可惜啥也冇看見。

“幽赤和帝恒。”

“誰?”

聽到二人名字的時候,嶽清河楞了一下。

幽赤他知道是誰,幽朝的皇族後裔,那帝恒是哪個?這名字好熟悉。

“哪個帝恒?”

“還能有哪個帝恒,一邊殺我一邊又要讓我當天啟城少主的人呀,就是都城鬨傀儡行屍那次,被我捅了一劍的親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