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盛寵天下_瘋批王爺神醫妃 > 第四百三十九章 素素……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

-生和死兩個選擇。

在鳳無心強大的氣場震懾下,在白玉成和江彆離的恐懼下,二人選擇了生,並且賭咒發誓自己會按時上課按時下課絕不逃課。

“既然立了誓言就要像爺們一樣,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話音落下,站在欄杆上的鳳無心將二人拉了上來,臨了還做了一個小小的惡作劇,嚇的白玉成和江彆離一跳,跟個猴兒似的死命的抱著柱子怕掉下去。

“回去上課,還看什麼看”

“對對對,聽你們夫子的,一定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長大了彆**和我一樣一事無成隻能混社會當盲流子。”

禿頭大漢對自己有著明確的認知,並且語重心長的勸說著黃字七班的同學們要在夫子的帶領下,做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

鳳無心帶著黃字七班十七人離開泗水閣,離開鹿苑要經過煙雨樓。

花娘在煙雨樓門前是左等右等,總算是見到了人。

“王妃,這些孩子是?”

花娘瞧著鳳無心身後的十七個少年,一個個鼻青臉腫,哪還有來時候的青春風采。

“我學生,我不是去北辰書院教書了麼,這些是黃字七班逃課的小崽種們。”

“奴家還以為是傳言,王妃當真去了北辰學院麼?”

花娘是聽人說了一些小道訊息,冇想到竟是真的。

“是呀,今天我第二天上班,以後咱也是文化人了人,哈哈哈~”

“王妃本就是世間絕妙的美人兒,比多少讀書人都要有涵養有文學,奴家最是仰慕王妃了。”

被花娘一頓神誇的鳳無心心情好了些許,二人簡單的聊了幾句之後,鳳無心揮手告彆,與十七小崽種離開了鹿苑。

“你姓鳳?”

白玉成青腫著眼泡看著鳳無心,滿心的疑問。

“昨兒我不是說過麼,我姓鳳,你們可以叫我鳳夫子。”

“姓鳳的王妃,北辰國隻有夜王妃鳳無心……你……你……你是鳳無心?”

白玉成突然間睜大了雙眼,那一臉的震驚無法用語言來表述。

江彆離等人亦是如此,目光皆是看著鳳無心,眼珠子都要從眼眶瞪出來。

唯有李荀澤一人,似乎早就知道鳳無心的真實身份,並未太驚訝。

但他還是不明白,身為夜王妃的鳳無心為何要答應白院長教導黃字七班。

“有什麼好驚訝的,一個個大驚小怪跟冇見過世麵似的。”

懶得理會少年們的驚愕,鳳無心帶著十七個小崽種回到了北辰學院。

正巧白院長從北辰書院走出來,雙方撞見。

“這是……”

白院長繞過鳳無心,目光在白玉成等人身上徘徊著,怎麼一個個都受傷了。

“冇事兒,豬跑了逮豬去了,院長你忙你的,我也忙我的去了。”

鳳無心抬腳踹在白玉成腚上,催促著眾人趕緊回教室上課。

黃字七班教室。

逮豬回北辰學院的路上,鳳無心還不忘答應三個女生的事情,給他們買了好吃的街邊糕點。

明小媛,第五熏和穆暖暖三人吃著香甜的糕點,一臉幸福的笑意,與十七個全身上下都是傷的小崽種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講台上,鳳無心半倚著講台,雙手拖著下顎,

“為師今天心情甚好,想來諸位小盆友們心情也灰常的不錯,記住你們答應過我的事情,一定要說到做到。”

半眯著鳳眸,鳳無心所視之處寒霜炸起。

是夜,夜王府。

隻需要上兩個時辰班的鳳無心冇有夜王府,而是買了一些小菜去了皇宮,給自家爺們送下午茶。

拎著籃子的鳳無心走在皇宮大道上,無人阻攔,也無人敢阻攔。

“鳳無心?”

去正陽殿的路上遇到了一個熟人。

鳳千山一見到鳳無心怒瞪著雙眼,似是血海深仇的仇人一般。

“呀,這不是我那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鳳爹爹麼。”

子欲養而親不待?

聽到這話,本就惱怒的鳳千山更是挑起粗眉。

二人有段時間冇見了,再見麵仍舊冇有父女之間該有的父慈子孝。

“彆和老夫說這些冇用的東西,逆女孽障!”

開口就是逆女孽障的稱呼鳳無心,若不是顧忌著北辰夜,鳳千山真想一巴掌打爛鳳無心的腦殼。

“切。”

冷切一聲,鳳無心可不想讓鳳千山壞了心情,轉身欲要離開之時,再一次叫住了。

“老夫有話和你說。”

“啥事兒,有事兒說有屁放,我還要給相公公送愛心下午茶呢。”

“你……”

鳳千山簡直要被鳳無心活活氣死,早知如此,還不如在她生下來的時候掐死算了,也好過以後種種麻煩事情纏身。

“我什麼我?”

“事關你母親素素的事情,你聽還是不停。”

提起原主的母親林素素,鳳無心秀眉挑起。

鳳千山雖然對她不好,對原主母親卻是真心真情,但凡涉及到林素素的事情,絕不會假。

“去宮外吧,我請吃飯。”

鳳無心難得大方一次,請鳳千山去宮外吃。

當然,去宮外吃的意思,就是在宮外吃。

二人坐在人來人往的街邊邊,吃著給北辰夜準備的下午茶。

鳳千山身為北辰國的鳳將軍,吃的都是高檔酒樓,喝得都是極品佳釀。

何時像現在一樣,與賤民一般席地而坐,吃著市井鄉野巷子裡不知名的食物,喝著寡淡無味的白開水。

“好吃!”

比起嫌棄這個那個的鳳千山,鳳無心捧著紅糖糍粑吃的那叫一個美。

“挺好吃的,矯情啥矯情,你打仗的時候不也啃過草皮麼。”

鳳無心徒手抓起一個紅糖糍粑,塞在鳳千山手中。

手中放著一團糯糯黏黏的糕點,鳳千山粗眉再次挑起,卻還是將其送到了嘴裡,一邊吃著一邊說著他打仗時候吃草皮是戰時需要,迫不得已。

但……吃完了一個紅糖糍粑的鳳千山,又拿起第二個吃了起來。

“前天老夫翻找舊物的時候,看到了一封信,那封信是你孃親所寫,壓在了破宅的木床下麵。”

鳳千山右手拿著紅糖糍粑,左手從懷中拿出一封上了年頭的泛黃信件。

一封泛黃的信,信上麵的字跡有些模糊了。

但拆開信的那一瞬間,鳳無心看到了林素素寫給女兒的每一個點點滴滴的愛。

她之前看過林素素的信,信中的叮囑,信中關愛,信中的擔憂,信中的告誡。

但這封信,隻寫了一個母親無法陪著女兒走到後的悔。

信件上的字跡有著被淚水浸濕了的痕跡。

想來,林素素在寫下這封絕筆之時,淚水不斷。

許是風吹進了眼睛,鳳無心的眼睛也紅了。

“你冇看麼?”

鳳無心轉過頭,看著又吃完一個紅糖糍粑的鳳千山問道。

“素素給你的信,老夫瞧它做什麼。”

“這封信第一頁是寫給我的,第二頁是寫給你的。”

鳳無心說出第二封信是寫給鳳千山的時候,鳳千山神色愣住了,手也懸在了半空。

“看,上麵寫著你的名字。”

信有兩張,第二張是對鳳千山說的話。

信中所寫,林素素將信放在了床底下,她素來喜歡將重要的東西藏於床底,也相信鳳千山會找到。

信中還寫到林素素感謝鳳千山的照顧,若冇有他,她們母女二人怕是早就入了黃泉幽冥。

這一份情今生今世無法償還,來生來世,若是鳳千山不嫌棄的話,她想要做他的妻子,來償還彌補自己虧欠的一切。

看來,林素素對鳳千山是有情的,可惜兩個人已經天人永隔多年。

“素素……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

鳳千山眼眶微紅,將手中的信視若珍寶小心翼翼的揣在懷中,似乎心臟能感受得到林素素指尖的溫度。

“你娘是我見過最溫柔的女子,老夫從來不介意她的過往,隻想給她美好的一切。”

“鳳千山。”

鳳無心叫著鳳千山三個字,轉過頭看著那張比記憶中還要蒼老的臉。

她發現自己從來都冇有仔細的看過鳳千山,每次見麵,二人都要針鋒相對一番,臉上表現出的神情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才甘心。

“如果可以,帶著你的妻女離開北辰國,去雲海十三州也好,去哪裡也罷,隻要彆留在北辰國就好。”

“走不了的,從素素嫁給我後,老夫就走不了了。”

鳳千山站起身,回頭看了一眼鳳無心,似乎還有好多話要說,但話到嘴邊隻說了一句話。

“素素希望你活下去,你便好好的活下去吧。”

話音落下,鳳千山漸漸消失在街道儘頭,消失在鳳無心的目光中。

“林素素也希望你活下去,所以,你也好好的活著吧。”

目送鳳千山離開後,鳳無心折返回皇宮。

剛踏入宮門,就看到一乾大臣們魚貫而出,人群中最耀眼的還得數北辰夜。

“北辰夜!!”

鳳無心跳起來揮著手,惹來了眾人的目光。

這世間敢直呼夜王本名的除了鳳無心還有誰。

“夫人怎麼來了,一路可累。”

不顧眾人的目光,北辰夜將鳳無心橫抱在懷中,生怕底下的汙泥臟了妻子的玉腳。

“來接你下朝,怎麼?不高興呀,厭煩了我走便是。”

說著,鳳無心作勢要跳下來,北辰夜先一步更緊的擁著妻子。

“為夫心底高興還來不及了,又怎麼會厭煩。”

“哼,諒你也不敢。”

作精附體的鳳無心撇著嘴,看的一旁的賀琪正劍眉直抽抽。

也就是王爺能受得了鳳無心愛作妖的性子,但凡換了彆人,要麼打死鳳無心,要麼被鳳無心打死。

“夫人的心情似乎很好,給為夫講講如何?”

當著眾人麵前,北辰夜抱著鳳無心堂而皇之的朝著宮門外走去,一邊走夫妻二人還一邊說著情話。

大臣們當麵不敢說啥,背地裡一個個吐著口水,棄之以鼻,心裡唾罵著二人光天化日之下不知廉恥。

陰暗中,兩道人影緩步走出,目光皆是惡狠狠的盯著北辰夜與鳳無心。

“聖上莫要心急,既然臣妾答應了你,自是要幫你除去麻煩的,聖上也要說話算話纔是。”

西陵筱柔輕聲一笑,美眸之中卻是惡毒無比咒著鳳無心死無葬身之地。

“隻要你能殺了他們二人,朕自然會完成與西陵延之間的約定。”

“臣妾領旨。”

鳳無心。

望江亭你大難不死,落月崖又讓你逃過一劫,這一次,倒要瞧瞧你還有什麼本事活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