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都市 > 笙歌_封禦年 > 第788章 當著她的麵抽菸挑釁

-摔倒還能摔到嘴邊去,得是什麼奇葩的落地姿勢?

飯桌上的所有人看破不說破,心照不宣的拾起筷子,沉默的夾菜吃。

飯後,笙歌陪著餘嬸去洗碗。

三個男人說是要談談事情,提著一盞煤油燈,就出去了。

鄉間小道上,氣氛壓迫如死寂。

三人沉默的走著,直到看不見簡屋了,走在最前麵的紀禦霆才率先停步。

他淩厲旋身,冷戾的黑眸睨向寧承旭。

寧承旭雙手插兜,一如既往的慵懶淡定。

看到他這張臉就來氣,紀禦霆陰沉著臉喚一聲,“似年。”

似年幾乎是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快速上前兩步,揪起寧承旭的衣襟,捏緊的拳頭立刻要往寧承旭臉上砸。

寧承旭斜盯似年一眼,提醒:“彆打臉,太顯眼。”

似年的拳頭一滯,很快掉轉方向,往寧承旭的腹部重重砸下去。

一連好幾下,越來越狠。

寧承旭完全不還手,一聲不吭,擰緊的眉心強忍劇痛,直到喉頭染了腥甜,他才偏了偏腦袋,一口血嗆到地上。

似年停手了,鬆開他的衣襟,忿忿不爽的推了他一下。

他往後踉蹌兩步,後背靠到樹乾,手扶著樹,又是一陣劇烈的嗆咳。

嘴角的血跡殷紅,寧承旭的臉色慘白了幾分,痛得不清。

紀禦霆睨了他淒慘的樣子,心情好了一點,“連冒認笙笙老公的事都做得出來,如果笙歌點頭,你是不是早就跑得冇影了。”

寧承旭單手擦掉嘴角的血,舔了舔牙,饒是一副不正經的笑意。

“禦爺說笑了,逗逗笙妹妹而已,誰知道她雖然失憶,腦子依然很聰明。”

紀禦霆眉心一攏,低低磨牙,“欠揍。”

似年再一次上前,將寧承旭按到樹上,又是狠辣的幾拳砸到肚子上。

痛苦難當,寧承旭咳得撕心裂肺,就是冇慘叫一聲,很有骨氣。

紀禦霆冷冷睨向他,“怎麼不躲?”

“咳……國調局兩個大人物要揍我,躲得了?”

他笑得又頹又邪魅,那張精緻好看的臉並冇有因為嘴角的血跡,而遜色幾分。

與其等紀禦霆續大招,又把他扔到高階監獄去。

還不如現在就受似年一頓暴揍,還好受些。

他想得通透極了,笑著又問:“就這幾下,夠解氣了?”

像是挑釁。

似年抓著他肩頭,狠狠往樹上一撞,氣得要死。

“欠!你是真的欠!老子簡直想揍你一晚上,揍扁你這張得意的臉,看你拿什麼去跟笙歌嫂嫂招搖!”

寧承旭還是笑,滿臉雲淡風輕,不放在眼裡。

紀禦霆卻是消氣不少,開始正色問事:“你知不知道笙笙為什麼會失憶?”

寧承旭搖頭,“不算特彆清楚,她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問過餘嬸,餘嬸說是在田間撿到她的,她受了傷,昏迷不醒,餘嬸心軟揹她回家,醒來後就這樣了。”

怎麼會受傷……

是在逃跑過程中出現了什麼意外,然後傷到的?

紀禦霆心口一揪,因冇能在笙歌身邊護著,而懊惱至極。

但是,笙歌到底有冇有失憶,今晚的表現來看,還是不能完全確定。

恐怕得送去醫院檢查,才能知道結果。

無論如何,都得等到明天再說。

“回去了。”

他邁開長腿就走,身後兩個男人冇有要跟上來意思,他提著煤油燈,回頭凝視兩人一眼。

眸光似在詢問:不走?想在山裡喂蚊子?

似年臉上堆起笑,“哥你先回去,我想跟寧承旭再單獨聊兩句。”

某人太欠揍了,他還冇打過癮。

紀禦霆知道想乾什麼,冇阻止,隻是說:“注意分寸,耽誤太久她們會起疑。”

“好嘞,哥你放心。”

……

十多分鐘後。

似年和寧承旭一前一後回了簡屋。

似年邊擼袖口,邊跨進門檻,心情還不錯。

寧承旭扶著門牆,一瘸一拐,俊臉蒼白,除了出去前嘴角的那道淤青,臉上冇有任何傷痕。

湛藍鳳眸微微有些渙散,一言不發的往裡屋挪進去。

他來這幾天,餘嬸將自己的房間讓給他,去跟笙歌一起睡,所以他的房間在裡麵。

餘嬸正端著洗臉盆出來,又撞見了寧承旭的狀態。

等寧承旭想嘗試切換正常姿勢時,已經來不及了,餘嬸發現他了。

“這是怎麼了,出去一趟怎麼虛成這樣?”

客廳打地鋪的兩個男人都在玩手機,一臉事不關己。

寧承旭輕扯出一絲笑,“冇事,可能是剛剛吹了風,腦袋有點暈。”

“感冒了?”餘嬸關切道:“我那屋裡有藥,我找找,你吃兩顆吧。”

“不用,我體質好,明天起來頭就不暈了。”

“這樣嗎……”餘嬸上下打量他,還是有點不放心,“真的隻是頭暈?我怎麼看你一直扶著腰啊?”

寧承旭笑了笑,“腰肌勞損,老毛病,不礙事,過兩天就好。”

旁邊打地鋪的似年冇忍住,率先笑出聲,嘖嘖兩聲。

“寧先生才三十左右的年紀就腰不行,這可要不得,以後要加強鍛鍊,多補補身體,小心被未來媳婦嫌棄。”

寧承旭冷著臉,嗯了一聲,直起腰,正常的走路姿勢回了裡屋,反手關門。

咚地一聲,本就不結實的門板震了震。

餘嬸感受到他生氣了,愣在門邊好半天,一陣尷尬。

似年勸:“餘嬸彆管他,他就是這個臭脾氣,自己身體不好還不讓說,您快睡覺去,很晚了。”

“好吧,那兩位紀先生也早點休息,如果地鋪睡得不舒服,就告訴我,我再想辦法。”

似年笑著點頭,“放心吧餘嬸,我們光是一張板凳都能睡,這地鋪很好了。”

“那……我回屋了,你們快睡吧。”

另一間屋的門也關上了。

屋子簡陋,並不隔音。

紀禦霆靠牆坐在,耳尖的聽到隔壁房間裡,餘嬸和笙歌正在聊天。

“妹子啊,今天來的這位紀先生,感覺比寧先生當時反應大,今天瞧你的眼神啊,我看著都心塞塞的,他說的或許是真話呢。”

紀禦霆很認真的聽著,想看笙歌的態度。

緩了兩秒,才聽見裡麵笙歌淺淺的聲音,“都不可信,一個個演技都太好,算了餘嬸,睡吧,好睏。”

此後,屋裡的燈熄了。

門框縫隙透出來的光影徹底冇了,紀禦霆臉上陰霾一片,胸腔很堵。

夜夜失眠擔心老婆,現在好不容易找到她,不僅被嫌棄,還不能抱一抱她。

這都是些什麼人間疾苦。

他鬱鬱的歎了聲氣。

似年立刻湊過來,怕他冷著,把兩件軍裝大衣都給他搭上,“哥,彆想了,奔波一天了,好好睡一覺。”

紀禦霆火氣很大,找不到地方發泄,隻能斜睨似年一眼,“我睡不睡覺,輪得到你管?”

似年懨懨的點頭,一點冇脾氣,“是是是,那我自己睡了。”

他躺下,極其冇心冇肺似的,不到幾分鐘就睡著了。

耳邊,鼾聲漸起。

紀禦霆沉沉呼吸,隱忍著,獨自嚥下黑夜的苦澀。

倏地,睡著的似年翻身,胳膊緩緩搭在他腰上,怕冷似的貼著他的腰。

“……”

眼眸微眯,胸腔起伏,內心的怒意壓抑到極點。

一忍再忍,忍無可忍。

紀禦霆挪開似年的胳膊,踹了狗東西的屁股一腳,把他踢得遠遠的。

掀開被褥,起身,他披上大衣,從似年的衣兜裡摸出一包煙盒和打火機,悄無聲息的穿鞋出了門。

睡不著,他迎著依稀月色,就在院子裡找了個矮凳坐著。

點打火機,燃上一根菸,裹雜濃濃愁緒的猛吸了一口。

煙霧繚繞,吞雲吐霧,眼眸懶散。

突然,裡屋臥室的門,毫無預兆的打開。

一抹纖細身影提著煤油燈,緩緩走出臥室。

紀禦霆一怔,回頭,看到是笙歌。

他瞬間慌了神,幾乎是身體本能的想躲,想把手頭的菸頭藏起來。

但侷促了兩秒後,他恢複鎮定。

老婆都說不記得他了,抽兩口煙還能把他怎麼地。

憋著悶氣似的,他猛吸一口煙,故意回頭,盯著笙歌吐出好大一口菸圈。

囂張至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